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我的美利堅 > 第一百三十章 愛迪生道歉
    對愛迪生言論進行抨擊的并不僅僅是威爾金斯一個人,南方共和黨人在南方各州本就處境艱難,承受民主黨人的絕對優勢。一旦南北問題被引爆,這些共和黨人的日子會更加不好過,現在聽聞愛迪生的說法,紛紛同仇敵愾起來,表示自己作為共和黨人,在這里根本就沒有發現什么分離趨勢。

    共和黨常年在南方各州都沒什么根基,就是南方公民看不見的敵意在作祟。經過最近幾次的選舉,共和黨人已經發現,北方各州公民已經對拉仇恨不感冒了,在提及南北戰爭對選舉有害無益,真正沒有忘記內戰的是南方公民。

    這種情況下彌合矛盾還來不及,怎么可能再次引爆南北公民之間的矛盾?對于內戰的事情閉口不提已經成了共識,現在有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談南方各州的分離,這不但是南方迪克西人的敵人,也是共和黨的敵人。

    路易斯安納、弗吉尼亞、佛羅里達,當地共和黨的領袖或者資深共和黨人,一個接一個的跳出來發表自己的看法,表示愛迪生這種言論非常的不合適。此種言論才是真正的分裂合眾國的行為,并且要求愛迪生必須誠懇的作出道歉。

    “真正的商人能夠離開政治么?不能!”謝菲爾德翻看著報紙,臉上充滿了得意。

    “真正的商人能夠離開政治么?不能!”年近六旬的摩根冷漠的看著眼前的愛迪生,雖然對方也算是一個被世人稱贊的富豪,但對真正涉及到一個國家深刻層面的東西,還不甚了解,愛迪生沒有成長到這個階層,自然對政治上的事情一知半解。

    作為合眾國當中金融界的權威,摩根對自己在金融業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手段十分自負。比較謙虛一點的說,他認為自己并不存在對手。自從當年擊敗羅斯柴爾德以及聯盟者之后,他就已經沒有對手了。

    從哪個時候他就知道,真正的商人不能離開政治。這樣才能對即將到來的變化有深刻認識,確保立于不敗之地。

    但是顯然,在普通公民眼中已經是成功人士的愛迪生,對這個層面的事情還沒有認識。

    “摩根先生,其實我并不是這個意思!”見到端坐在椅子上的摩根久久沒有說話,愛迪生不得不心懷忐忑的開口說道,“是報紙曲解了我的意思,而且這種擔憂是有道理的,如果南方各州確立了另外一套電壓標準,確實可能會增加分離趨勢。”

    愛迪生在摩根面前大氣也不敢喘一聲,他知道自己這個在普通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在眼前這個人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不是這個意思?”摩根玩味的盯著愛迪生的臉,“你的意思是?這話你沒說過?”

    “說過,但是這種懷疑是有道理的!”愛迪生有點焦急的解釋道,“難道不是這樣么?”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說出來,內戰已經過去了,那就是過去了。現在南方各州的共和黨人都在說,你的懷疑是錯誤的,那就是錯誤的。不能懷疑,不能提,內戰不能提,就算是懷疑都不能懷疑!”摩根冷著臉深沉的道,“你就應該焊上你的嘴巴,但是你沒有做到,明明是技術上的爭端,現在卻變成了地域問題,你的名望,你的財富都因此可能消失,這個后果你想過沒有?”

    “沒有!你只是想到了標準不同可能你的推廣會受到限制,同時剝掉了你大發明家的光環!”沒等愛迪生回答,摩根便絲毫不客氣的大喊道,“你的眼里只有哪一點錢上的問題,但是一旦波及到了南北問題,加上共和黨要重新執政,這就不是錢的問題了。好好做你的大發明家,電氣發展自然由我來操弄,這是你應該關心的問題么?這件事要是鬧大了,你該失去的還會失去。”

    摩根也算是強壓著怒火對愛迪生說了這些話,“你和特斯拉并沒有區別,要說有區別,那只不過是你的公司得到了我的支持,并不是你多么有才能。有才能的工程師有很多,你的直流電是我推廣的,沒有我推廣根本不可能有這么快的進度。”

    “可是摩根先生,一旦南方的電壓標準不同,我們不是出現了一個競爭者么?還是應該想想辦法。”愛迪生聞言,趕緊強調了自己的好心,也許結果有些不好,但剛開始確實是好意。

    “你還是在想著你的光環,你覺得安娜夫人好搞定?你見過她么?我告訴你,要不是他丈夫早早走了,你就知道什么才叫難辦。”摩根心里也十分為難,無奈的道,“現在這個時間很為難,克利夫蘭總統的第二個任期出現了經濟蕭條,共和黨正在等待重新執政,但是馬上到來的選舉年到底是什么結果,誰都說不好,這段時間內最好就是什么事都沒有,等到選舉開始,所以南方各州的共和黨人才會對你的言論十分不滿。”

    “那就什么都不做么?”愛迪生品味著摩根的話,看起來摩根好像不準備替自己說什么了,可這不是摩根一貫的風格啊。

    “除非謝菲爾德能夠以非常快的速度,將電網覆蓋南方各州,我想這不太可能。我們完全可以等到選舉之后,慢慢處理這個問題。”摩根最終下了決定道,“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須對前幾天涉及到南方的言論進行道歉,不然出了一點意外,共和黨肯定會想起來找你麻煩。”

    等就是最好的應對方式,度過了這段選舉年開始的時間,再回過頭來處理應該也還來得及!這是摩根的想法。

    至于愛迪生本人,不管他愿意還是不愿意,都必須為之前的言論做出正式道歉,為自己后知后覺,不了解政治以及政治正確付出代價,至于交友不慎他暫時沒想起來。

    “我想我把自以為是的幽默用錯了地方,一時口快忽視了內戰是一場巨大的悲劇,現在感到深深的歉意。”愛迪生用非常誠懇的口氣進行登報道歉。這次撞上了政治正確,就算是他也不敢說太多,老老實實的按照摩根的指示,開始平息事端。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