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388 唯唯諾諾
    蔡侯最初名為“董”,出生時,蔡國祖傳的一只大鼎下面,居然從石頭縫里蹦跶出來一撮“董草”,于是老蔡侯就以“董”來給這個兒子命名。

    時人多稱呼公子董為“鼎董”,也是為了討個好彩頭,因為“鼎董”代表著監察,有洞明世事的意思。

    然而此刻,蔡董真的很迷茫,雙眼無神回到老家的時候,宮室還是那個宮室,但主人卻是明顯換了人。

    “為何淪落至斯啊……”

    在新蔡宮中,蔡董茫然地嘆了口氣,這他媽才多久啊,老子就落到這種地步了?

    懷疑人生的不僅僅是蔡董自己,隔壁鄭爽幾次想要尋死,都被勸了回去。

    李解還拍著胸脯告訴他,絕對不會宰了他,鄭國的國君,除了你鄭爽,我李某人誰都不認!

    誰要是敢在鄭老哥去吊唁吳威王的時候玩顛覆,他李某人第一個不答應!

    鄭爽表示老子信了你的邪!

    內心有句話很想說,但是他不能,也不敢。

    “兄長!”

    銀鈴一般的歡呼聲,讓蔡董身軀一顫,整個人也精神起來。

    “阿芙?!”

    “哈哈,兄長果然在此,李君倒是不曾欺騙。”

    說著,蔡芙連忙向后招呼了一聲,“快些將東西拿進來。”

    “是。”

    很快,就有奴婢將各種瓜果食物弄了進來。

    “兄長,聽說要去姑蘇?”

    “……”

    一看妹妹這么興奮的樣子,蔡董挺高興的,完全沒有想打死她的沖動。

    “阿芙,吾身陷囹圄,汝焉能這般雀躍?”

    “兄長放心便是,李君言只是去姑蘇游玩,他言而有信,世人皆知。”

    “……”

    蔡董有句話超級想說,但是當著自己的妹妹,他不能口吐芬芳。

    言而有信,是啊,言而有信,反正他是放屁都沒人聽的狀況了,說啥有意義?

    “阿芙,汝可知李……李子當如何處置蔡國?”

    “為何處置蔡國?”

    蔡芙一臉奇怪,“李君說,兄長前往姑蘇之后,由上蔡大夫監國。”

    不提老頭子還好,一提上蔡大夫,蔡董整個人感覺頭昏眼花,眼睛都快冒金星。

    “蔡美……”

    兩個字簡直就是從牙縫中艱難擠出來的,那種恨意,簡直就是要把七十六歲的老頭子挫骨揚灰!

    然后再把灰掃起來,拌飯喂狗,狗吃了之后再殺狗吃狗肉!

    “君不似君,臣不似臣。蔡國,亡矣。”

    蔡董一臉的灰敗,這個國家,居然要亡在自己的手上?

    這簡直是從未想過的事情,然而偏偏就發生了。

    現在整個蔡國的公族,大概都等著他死吧。

    想起蔡國的公族,蔡董臉色更加難看,那些跟他逃往上蔡的雜碎們,恐怕就等著擁立新君吧。

    想著想著,蔡董又不想死了,感覺自己應該振作。

    只是前往姑蘇,千里萬里的,萬一水土不服死在路上,當真是不劃算。

    看著眼前的妹妹,蔡董悲從中來,有點想哭,但突然一個激靈:吾妹若得野人喜愛,豈非猶如臂助?

    腦洞一開,蔡董頓時來了精神,小聲地問蔡芙:“阿芙,李子待汝……如何?”

    “甚好。”

    蔡國小公舉現在覺得李解丑是丑了點,人還是不錯的,對她也挺照顧,一應吃穿用度,比以前做公主的時候,還要豐厚一些。

    以前要什么寶物,還得央著做國君的兄長。有時候怕有什么惡劣影響,往往還求不到寶物,金銀財帛都不那么寬裕。

    哪里像現在,感覺自己這個公主,真的是貨真價實啊!

    唯一比較難受的,大概就是吳國猛男心情好的時候就找她干一炮,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找她干一炮,這時候完全沒有獨立自主的時間,哪怕想去看看書也不行。

    之前吳威王駕崩的消息傳來,蔡芙感覺自己都要成仙了。

    累到不行。

    但總體來說,蠻爽的。

    “甚好?”

    蔡侯一愣,略微皺眉道,“阿芙,李子此人有貴氣,不可松懈啊。”

    “貴氣?”

    聽到兄長說的話,蔡國小公舉笑得花枝招展,“李子自己都自稱江陰野人,吳國莽夫,何來貴氣?”

    翻了個小白眼,看傻子一樣看著自己的哥哥。

    “……”

    蔡侯一看妹妹這沒心沒肺的模樣,頓時一股無明業火升騰起來,有心口吐芬芳,但想起來自己的妹妹已經不僅僅是自己的妹妹,頓時又慫了下去。

    不過他還是勸說道:“阿芙若得李子寵幸,蔡國必興啊!”

    “此乃妄想,兄長勿要再去思量。陳國‘桃花姬’‘小桃花姬’亦受李君寵幸,也不見陳國大興啊。”

    “陳國‘桃花姬’‘小桃花姬’怎可同……嗯?!”蔡董突然跳了起來,“陳陳陳陳陳……陳國公主!”

    “兩位陳國公主,就在淮中城,也就是以往楚國之州來城。”

    見哥哥一副活見鬼的模樣,蔡芙更是笑道,“前幾日,‘小桃花姬’還曾前來新蔡,似是已有身孕。”

    “……”

    突然間,蔡侯就覺得自己好像也沒什么慘的,這有什么啊,李解這條瘋狗,根本就是無所顧忌!

    “陳……陳國如何反應?!”

    蔡侯突然想起來,要是陳國有反應,他陳、蔡親善,說不定能有機會。

    “無甚反應,不過太康尾田前往陳國借糧,想來陳國……”

    “他還借糧?!”

    這操作讓蔡侯懵逼了,李解這么狂野的嗎?!

    你搞了陳侯的兩個女兒啊!

    而且還是聞名汝、潁之間的一雙“桃花姬”啊!

    然后就一副成了親家的模樣,跑去老丈人那里借糧?!

    這都是什么狗屁道理!

    “兄長?”

    “吾……吾無事。”

    本就懷疑人生的蔡侯,迅速進入了自閉狀態,他突然挺想去姑蘇看看的。

    到底吳國什么樣的水土,才養活了勾陳和李解這兩頭變態珍獸。

    而且李解不僅僅是搞公主這個問題,他還把公主肚子搞大了,貌似還一點都不怕被人知道一樣。

    突然間,蔡侯覺得自己妹妹作為齊侯的“未婚妻”被李解搶走,也就是小事一樁。

    大概在那個吳國野人心里頭,這根本就不是個事兒吧。

    正自閉們,卻聽外頭一陣嘈雜,隱隱約約就有聽到“上將軍”三個字,蔡侯一愣,心想李解現在前來這是干啥?

    “哈哈哈哈……好!蔡侯精神矍鑠,看來恢復得很好!”

    李解大步流星邁入殿內,一看蔡侯跟蔡國小公舉都在,心情也是非常好。

    他身材高大,此刻穿著常服,更顯雄壯的體魄,站在蔡侯跟前,頓時讓蔡侯感覺渾身不適。

    之前在平輿城外的畫面,還是歷歷在目,鬼神在世的感覺,對蔡侯的沖擊力極大。

    “讓李子費心。”

    起身行了一禮,李解隨意抱拳還禮,笑呵呵道:“蔡侯,少待還請蔡侯跟李某走一趟。”

    “啊?!”

    蔡董立刻嚇了一跳,以為要殺他,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脖子,當時李解一斧子砍死戲童叟的時候,連戲童叟那巨大的身量都經不起一下的,何況是他?

    “慌什么?!老子說不殺你,就是不殺你!你慌什么?!”

    “不、不慌……”

    “讓你跟老子游街,吳、蔡親善,你是蔡侯,得作表率啊。”

    “是、是……”

    “游街就是為了安定蔡人之心,之后再給上蔡大夫蓋個章,委任其為‘攝政’,監國新蔡!”

    “是、是……”

    之前還開了無數腦洞的蔡董,此時此刻,哪里還敢胡思亂想,只管唯唯諾諾。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