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387 各有掙扎
    平輿邑現在總共駐軍,除了蔡國的四萬多廢物之外,還有兩萬不到的鄭國主力,這些是實打實的“健兒”,用來跟“義軍”正面剛的。

    當然剛不剛得過兩說,但用途就是這個。

    原平輿司寇進場之后,蔡國的四萬多廢物先行崩潰,都不等他把優待俘虜的政策宣布一下,就開始四散逃亡。

    畢竟,大部分蔡國廢物都不是平輿本地人,而是其余郡縣的。

    反正他們跟著國君過來,也是被逼的,誰他媽想要打仗啊!

    還是跟吳人!

    加上之前跑來平輿,多少也摟了一點好處,米面糧油多少總有,再搞兩身衣裳,外加小幾百的錢幣,運氣好的,可能還搞了一頭豬幾只羊的,跑路回家,血賺不虧。

    那些個家在駐馬城的,更是當場游過汝水,留平輿干啥?!

    至于鄭國的部隊,原本是打算反抗的,可一看國君都被挾持了,當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最重要的是,蔡國部隊崩盤的時候,連帶著沖擊到了鄭國的營地。

    鄭國部隊根本沒辦法組織起來占領平輿城頭,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吳甲”進入。

    對于“吳甲”,中夏之國都是心有余悸,哪怕明知道眼前的“義軍”,其實根本不算是“吳甲”,但威懾力就是很微妙的東西。

    “上將軍,鄭師已經拔營,回師鄭國。”

    “很識時務嘛。”

    李解笑了笑,站在城頭,用望遠鏡看著鄭國部隊的撤離,亂糟糟的,真想帶兵沖一波,直接干死他們。

    不過打下鄭國部隊沒有意義,打下來得養著,李解沒有大屠殺的習慣。

    此時的財政壓力,已經到了李解的極限,再增加一兩萬張嘴,扛不住。

    而且這一兩萬張嘴,還得用更多的嘴去看管,畢竟,這些是武裝力量,曾經是有組織的,鬧事起來,威脅遠比農夫強得多。

    李專員現在只想求穩,不過沒有表現出來,依然用一種老子還要繼續干下去的囂張氣勢,震懾著對手。

    至于說上蔡岡山的鄭國“客兵”,管他們去死,反正他已經“打”下了平輿,信守承諾到了極點,可以說是誠實可靠了。

    只是情況大概和雇傭兵們想得不太一樣,鄭國部隊的主力,全須全尾地滾蛋。

    “上將軍,此刻若是追擊鄭師,必能全殲!”

    一向少說話多做事的原平輿司寇蔡夕,現在相當的激動,干挺了鄭國的主力部隊,從蔡國跳入中夏,還有毛個阻力?

    根本就是暢通無阻啊。

    然而李專員顯然興趣缺缺,對蔡夕道:“李某既然承諾放他們一條生路,就放他們一條生路。出來混,要講信用的嘛。說殺人……不是,說放人一馬就是放人一馬。這叫言而有信。”

    “善。”

    蔡夕一愣,雖然知道李解在胡扯,但胡扯的還挺有道理,躬身行禮,心中還是奇怪,為什么李解放了鄭人一馬。

    不過想想現在的戰果,蔡夕又興奮起來,簡直是前所未有的輝煌。

    鄭、蔡兩國的國君,居然都落在了李解的手中,而且現在并非是幽禁,理由相當的充分。

    鄭侯和蔡侯,為了表示誠意,親自前往姑蘇,哀悼吳威王。

    天下諸侯,誰也挑不出一根刺來。

    就算鄭國部隊回國之后,也只能這么認賬!

    “把蔡國這里雜七雜八的事情料理一下,就送蔡侯、鄭侯前往姑蘇!”

    “是!”

    整飭平輿,最佳人選就是原平輿司寇蔡夕。

    誰是王八蛋,誰是大好人,還不是小司寇一句話的事情?

    這是李解給蔡夕的獎賞,不必明說。

    蔡夕現在完全可以為所欲為,有仇報仇了卻遺憾。

    至于平輿城中,誰是大地主,誰是大財主,蔡夕只要不隱瞞貪了,該有的好處,一個郢爰都不會少。

    李解現在手中缺糧,不針對大貴族敲骨吸髓,難不成去折騰城外野人?渾身都是肉,有沒有五十斤能吃的?

    只是針對大貴族敲骨吸髓,不能他親自下場,得有干臟活的,而平輿司寇,顯然就是最佳人選。

    反正蔡無力原本就是干得罪人工作的,仇家肯定遍布平輿,正好借著這個由頭,公報私仇一起清賬。

    將來真要是出現平輿叛亂,要報仇啥的,跟他李某人有啥關系?

    蔡夕干的!

    不過李專員也沒想過借誰人頭一用,伐蔡戰爭中,蔡國表現出來的素質,簡直讓李解覺得辣眼睛。

    就這種矬到爆棚的國家,到底是怎么做到五路出擊的?

    對手得多菜,才能比蔡國還要菜?

    此刻,李專員自己還悠哉悠哉的時候,白邑城中,已經一片沸騰。

    原先那些想要復國的“淮上列弱”忠臣,此刻已經驚得渾身冰冷,像弦國將軍隗矢,他感覺已經把上將軍無限拔高了,然而……蔡侯、鄭侯被活捉?!

    這是什么鬼故事!

    可偏偏就是真的!

    “將……將軍!”

    白邑城中,一身袍服的弦國將軍隗矢焦急地在一家逆旅中來回踱步,隨著“義軍”在前線的節節勝利,隗矢越來越后悔,當初路過徐城的時候,為什么要留下!

    一失足……來錢快。

    是挺快的,當初在徐城,借著“吳晉會盟”,弦國將軍隗矢沒少在公子巳面前拍馬屁,畢竟公子巳是誰啊,吳國儲君啊,隨時可能成為吳國新王的啊。

    那時候巴結公子巳,顯然就是天理!

    可誰能想到后面的事情發展,簡直急轉直下,比淮水泛濫還要糟糕。

    “如何?!平輿戰事!”

    “鄭師已經回國。”

    “啊?!”

    隗矢聽了這個消息,頓時踉蹌了一下,被手下扶住之后,這才站穩腳跟,“大事休矣,弦國……亡矣!”

    雙手一攤,隗矢頓時大哭,他現在還帶著弦國的部隊呢,可偏偏弦國亡了。

    有家不能回啊,家還是那個家,可國不是那個國啊。

    他要是敢帶兵入境,哪怕無人阻攔,事后怎么辦?

    李解一道命令過來,讓他隗矢自裁,他只能自裁,別無他法。

    舉族性命,就在一念之間。

    “快!快!快備厚禮!隨吾拜見上蔡大夫——”

    “嗨!”

    仆役隨從們忙碌開來,然而隗矢卻是一屁股坐在案幾上,“唉……”

    悔不當初,當時真的是被迷了心竅啊。

    仔細想想,公子巳就算是儲君,他到底還不是吳王啊。

    而上將軍呢?逼陽之戰打得宋國“喪權辱國”“割地賠款”,連宋侯子橐蜚都“大厥”了,這樣的威名,前途還用說?

    更重要的是,上將軍提供的待遇,簡直好得不能再好。

    一時貪念,讓隗矢悔不當初。

    只可惜沒有后悔藥,甚至連隗矢自己也清楚,琢磨著復國,只怕也是做夢。

    李解是什么狗脾氣,逼陽之戰列國將軍大夫們都清楚,記仇,無比記仇,超級無敵記仇。

    和隗矢正在做最后的掙扎不同,息國遺民卻是淡定的很,除了大貴族,中小貴族及普通城市自由民,明顯平均收入在增加。

    原本息國武士根本沒啥機會升遷,但是在“義軍”體系中,卻是有了機會,只要通過選拔,就能加入新編“淮上義從”。

    曾經的息國武士,大多都是直接充當小隊長,少數更是代理中隊長。

    福利待遇,相較原先在息國時候,直接翻了十多倍。

    尤為突出的一點,“義軍”從不拖欠工資,月月發的。

    如此狀況,還要啥國君?!

    國君就留在鄭國好好度假吧。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