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361 來不及反應
    “兄長。”

    “如何?”

    “狐壤過來的人,說是秦國有兩個趣馬在鄭。”

    “趣馬?此乃秦侯親信,怎會外出?”

    “兄長難道忘記……秦國公主出嫁姑蘇。”

    猛地一愣,逼仄的臨街小型客舍庭院中,正在樹蔭底下乘涼的上蔡大夫長子勝,頓時覺得這一回的事情有點復雜。

    “秦國……”

    跟秦國打交道很少,蔡勝對秦國幾乎就是陌生的,他不像自己的父親那樣,年輕時候因為“行止輕佻”,所以出訪過很多國家,基本上只要是人口能過三十萬的邦國,蔡美都出訪過。

    甚至如今正在組建國家的赤狄、白狄,當年問策于四方,蔡美也曾跑去湊過熱鬧。

    “如今我等不能輕易入上蔡,只能小心行事。”

    蔡勝嘆了口氣,今時不同往日,想要發揮以前上蔡大夫在蔡北的能量,可能性不大,現在派出來的細作、探子、說客,還好針對的目標是鄭國“客兵”,真要是跟秦人貴族公對公,還真不好操作。

    江湖也有江湖的玩法。

    在蔡勝覺得事情辦得不利索的時候,從不羹城離開,連夜返回皋鼬邑的秦國左趣馬、右趣馬,此時連夜召集了在皋鼬受秦國老世族影響的鄭國“客兵”。

    是夜,左趣馬在“客兵”的兵寨點了鯨蠟,秦國自然是不產鯨蠟的,這是李解另外一支說客團隊,送給另外一個秦國籍隨軍商人的禮物。

    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很好聞的油脂味兒,有沒有驅除蚊蟲的效果,左趣馬子車白臀不知道,反正點了鯨蠟之后,總感覺肚子有點餓。

    “私以為,吳國猛男誠意很足,諸君以為如何?”

    “善!”

    “善!”

    “善!”

    ……

    沒得說,鄭侯這狗娘養的,到現在連開道錢還沒有結算,簡直是惡心。之前說好的從皋鼬邑出發,到胡城先結算一筆費用。然后休整一日,補給三日,第五日再前往上蔡,從上蔡坐船,順流直下,直撲新蔡!

    這計劃之前都談好了,鄭侯也同意了費用,結果他娘的因為蔡侯過來跪舔,這事兒就算是黃了。

    不過出來做雇傭兵,難免會遇到這種事情,所以出來混的武士、游士,也是見得多了見怪不怪。

    這個月沒工資,那就另外打一份工唄?

    隔壁衛國跟戎狄時不時就要干兩炮,他們正好過去打工,打戎狄可是要比打中原列國難多了。

    之前鄭國進攻許國,人許國雖小,那也是有城墻的,三丈高的城墻看著很矬,那也得前有炮灰后有先登,才能殺上城頭啊。

    萬一守城的一方爆種,萬把人說不定就能讓圍城的幾萬人馬歇逼……

    干戎狄,管你野戰浪戰,干就完事兒了,學習邢侯好榜樣,上去就是一通老拳,什么戎狄是盤菜?

    李解要是沒有派出說客暗中接觸,其實以皋鼬力夫為代表的隨軍商賈,就打算建議“客兵”往衛國、齊國或者燕國去。

    秋收在即,防小人、戎狄、蠻夷,這是基本操作。

    而且像齊國這種地形比較特殊的,進入丘陵地帶要是有爭水現象的話,齊國諸都邑都是要開撕的,那這時候流浪武士的作用,就很明顯了。

    總之,“客兵”們也是混口飯吃。

    那既然都是盒飯,人家吳國王命猛男江陰子給的盒飯加了大雞腿、大龍蝦……這是不如齊國、衛國、燕國的飯菜香呢,還是不和老秦人的口味?

    老秦人表示老子就算海鮮過敏,老子也要嘗一口大龍蝦!

    而且人江陰子只是給加大雞腿、大龍蝦嗎?

    東海龍宮出品的“五彩明珠”,它能換多少大雞腿、大龍蝦,難道心里還沒有一點逼數?

    其實左趣馬子車白臀也是心知肚明的,他要是唱反調,硬要說因為吳國人的緣故,導致咱們公主殿下成了望門寡,咱們不能夠給吳人好臉色看……子車白臀感覺當夜就能被老鄉給抹脖子。

    反正出門在外,遇到什么悍匪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實在是沒辦法,那個什么吳國野人,給得也實在太多了!

    哪有這樣上門做說客的,動不動就開這么高的報酬待遇!

    不過子車白臀出于流程,還是假裝矯情了一下,讓皋鼬力夫跟好幾撥李解的說客稍稍地抬了兩句話。

    主要意思就是一個,人鄭侯好歹也是老主顧了,多年的交情,現在讓我們反水背刺,這實在是……好歹多加點兒唄。

    然后李解派出來的幾支說客團隊,還真沒含糊,說加點兒就加點兒。

    只是加點兒的形式有點不一樣,多選題,一是白沙麻布,二是蜂蜜,三是咸肉腌魚等腌漬品。

    老秦人一看,哎喲臥槽,這他娘的咋選擇?!

    要說口味吧,老秦人表示吃得咸,照理說是得要咸肉腌魚的,這玩意兒耐儲存啊,自己不吃,哪怕帶回老家,怎么地也能讓父母老婆孩子嘗嘗鮮。

    可怎么說呢?

    幾乎是所有的秦國籍隨軍商賈,都建議收了蜂蜜。

    皋鼬力夫一聽說還能拿蜂蜜的時候,整個人差點跳起來,這他娘的有個十斤八斤蜂蜜,他回秦國老家,換個幾百斤咸肉腌魚跟玩兒似的,他有病換咸魚這種玩意兒回家。

    要是真換了咸魚回家,老婆孩子不把他自個兒當咸魚對待那就有鬼了。

    “如此,諸君皆愿相約吳人共擊鄭師?”

    “善!”

    “善!”

    “善!”

    ……

    沒什么好猶豫的,反水鄭侯那能算背叛嗎?大家只是純潔的金錢關系,并不存在不純潔的友誼,哪里談得上背叛不背叛。

    硬要說背叛,那也是鄭侯先拖欠工資,他們這些出來打工的,拿不到工資搞一下老板,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那邊盟約罷!”

    “可!”

    “可!”

    “可!”

    ……

    雙方的溝通很快從寬泛的松散組織,集中到了能做主的精英手中。

    秦國左右趣馬親自在密約上蓋章,一式三份,除了各自國家的常用文字之外,還有一份江陰簡體字。

    拿到密約的蔡勝,激動得像個五十多歲的少年。

    沒辦法,他五十多了,還沒干過一件大事。

    而現在,他干了,超級順利,感覺無比良好。

    全部的激動心情概括起來就一個字:爽!

    密約以雙方簽約日期為基準,六日后,雙方共擊鄭、蔡聯軍。鄭國“客兵”游擊陘山至岡山之間鄭、蔡部隊,為履行密約,義軍將會同期打過櫟邑。

    因為“客兵”不成體制,所以約定以李解所部的義軍為主,“客兵”則是亂戰牽制,讓鄭、蔡聯軍不得不分兵兼顧。

    密約成功之后,時效性上來說,從皋鼬傳遞道新蔡,其實很考究騎傳的本領,緊趕慢趕,肯定也要消耗一天的時間。

    不過顯然這是早就預判好的事情,為了以防萬一,之所以選擇六日后,也是留有余量。

    約期相攻,最終結果會變成什么模樣,其實都不好說,雙方只能說盡最大努力“盡人事”,剩下的,就是“聽天命”。

    萬一老天爺看不過眼,突然又天降暴雨,那真是沒話講。

    好在李專員這一回嚴令自己和小弟們亂放炮,烏鴉嘴萬一又靈光起來,那真是血虧無比。

    新蔡以北的工地還在忙碌,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約期第六日,不等鄭、蔡聯軍調整呢,李解先行出兵,用了兩個大隊的楚國降卒,就把櫟邑給推了。

    打下櫟邑之后,立刻繼續拉上民夫,把原先的工地和櫟邑附近新開辟的工地連接起來,溝渠相通,總工程量不大,但絕對惡心人。

    正當鄭、蔡聯軍的前軍一臉懵逼,準備發動進攻教李解做人的時候,上蔡東北的一個鄭師駐地,居然突然遭受了一波亂兵的進攻。

    場面極其混亂,而且這場進攻來得太突然,鄭人根本沒來得及反應。

    怎么可能反應得過來呢?前幾天還一起吹過牛逼的“客兵”,他媽的是不是賭博輸錢輸紅了眼,他們亂砍人吶!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