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339 難以抵擋
    吳王勾陳再度誓師,五湖之北,姑蘇之外,旌旗烈烈,車馬蕭蕭。

    誓師的規模,決定著戰爭的規模。

    而這一次,姑蘇王畿地區的王師,上上下下所有軍官,哪怕是最底層的徹行百人將,也得到了吳王勾陳的接見。

    “寡人老矣。”

    這是誓師大會上,吳王勾陳的開場白。

    “寡人時日無多,與五湖英雄君臣一場,請助滅越,以慰寡人。”

    很平靜地在幾百個軍官面前,勾陳很直白甚至很坦然地說著自己時日無多,至于什么時候死,似乎就是近在眼前的事情。

    而臨死之前,勾陳想要滅越。

    至于理由,他已經給這幾百個姑蘇王師軍官準備好了。

    之前派往會稽的行者,是向越國討要公主,嫁入吳國,同時行者還透露了一件事情,以后最受寵愛的大王妃子,可能會被殉葬。

    越國斷然拒絕。

    拒絕,就是動武的理由。

    以往的吳國,想要滅越,并不能動用全部的兵力,因為要保護邗溝兩岸不受淮夷侵襲,因為要保護江西地區不被楚國干涉,因為要分兵駐守江北,以防北地強國的蠶食鯨吞。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姬虒。”

    “臣在!”

    少年小心翼翼地出列,在勾陳面前行禮之后,就見勾陳伸出手,沖數百軍官道:“王孫虒為儲君,今日,寡人滅越示之以威。滅越之后,諸君助姬虒懷之柔。”

    “大王——”

    “大王啊——”

    “王上!”

    “王上——”

    最耿直的老臣子,同樣頭發斑白,見一向霸氣十足的大王,居然像個普通人家的太公一樣,在那里絮絮叨叨,頓時悲從中來,呼吼之間,竟是老淚縱橫。

    只是勾陳面色平靜,竟是面帶微笑,起身沖前方行了一禮:“有勞諸君。”

    “大王!”

    “大王——”

    蹡!

    勾陳抽出了自己的佩劍:“何人為東南方伯?!”

    “大王!”

    “大王!”

    “大王——”

    “何人威震齊魯,力壓晉楚?!”

    “大王!”

    “大王!”

    “大王——”

    “何人之心,為萬眾之心——”

    “大王!”

    “大王!”

    “大王——”

    三問之后,五色高臺之下,人人雙目含淚,卻又人人氣勢高昂!

    “出征。”

    咚!咚!咚……

    戰鼓響起,甲兵烈烈,無數的旌旗,無數的矛戈,軍將們的熾烈傳遞給了王師;王師的熾烈,傳遞給了王畿國人……這是烈烈洶洶的時刻!

    誓師來得如此突然,滅越的決心來得如此突然,姑蘇內外,根本來不及反應,甚至那些昨天還在姑蘇食肆之中高寬闊論的列國士子,今日卻一個個面色駭然,手足無措。

    “滅越?!”

    “滅越——”

    “王師開拔!王師出征!王師滅越——”

    “大王親征!大王親征!大王親征——”

    姑蘇城中,剛剛抵達的公子卯,神色同樣的激動,他知道自己的父親會有行動,但完全沒有想到,行動居然是如此的暴烈。

    滅越……

    更驚人的是,吳王已經跟王師的軍官們講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滅越,是他勾陳要滅的,他的酷烈霸道,都會烙印在越人的精神、記憶之中。

    吳國的威嚴,威嚴的符號,就是他勾陳。

    而儲君王孫虒,他將會給越人帶來柔和,懷柔的君王,是王孫虒。

    這個時代,人人畏懼勾陳的威嚴。

    但下一個時代,這份威嚴,只在記憶中。

    似乎并沒有阻攔消息四散的意思,列國商人、行者,在勾陳誓師之后,立刻像是炸鍋一樣,朝著四面八方亂躥。

    勾陳把能帶走的王師,都帶走了。

    整個姑蘇王畿,不會再有哪怕一個王師。

    吳甲、健旅,甚至是宮中宿衛,這些精銳,全部帶走了。

    這是沒有后路的滅國行動,但是,姑蘇城中,沒人會認為這是沒有后路。

    碾壓淮水兩岸的人,是吳國的人,勾陳沒有后顧之憂。

    吳王勾陳突然要滅越的消息,很快傳到了江陰邑,“舟傳”立刻將這個勁爆消息飛快地送往邗邑。

    心神不寧的商無忌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個人腦袋里“嗡”了一下,他簡直不敢相信,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滅……滅越?!”商無忌的聲音都變了調,“國戰——”

    臨死之前的吳王勾陳,居然還要干出這么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嗎?!

    商無忌完全無法想象,當一個人在短短的時間內,經歷了吳王勾陳那樣連續喪子的變故,還能保持如此毅然決然的心境嗎?

    商無忌自認做不到。

    “君子!如今假‘大常侍’正率眾前往各縣邑鄉市,假‘大常侍’持王命詔書,招募國野之人,以助滅越!”

    “征發之數?!”

    “不論城邑、鄉野,凡舉五百青壯,首領可為‘庶常吉士’!”

    “……”

    聽到這個消息,商無忌比剛才聽說吳王伐越還要震驚!

    因為吳王勾陳這樣一道命令,可以說直接讓整個揚子江以南徹底瘋狂!

    庶常吉士……這是可以世襲繼承的。

    僅僅是這一點,商無忌就敢肯定,原先那些夾著尾巴做人的小族、商人、落魄大族,都會像瘋狗一樣,全力以赴地支持吳王伐越……不,是滅越!

    滅國之戰,在頃刻之間決斷,在倉促之間發動。

    但是仔細想想,卻又并非頃刻倉促,或許這一刻,在吳王勾陳的心中,已經謀劃了不知道千萬遍,只是現在,它成真了。

    “來人——”

    商無忌猛地站了起來,他突然迫不及待地希望陰鄉商氏也組織青壯,前去支援前線。

    但是片刻之后,他又立刻強制打斷了這個誘惑無比的念頭。

    “來人!騎傳、舟傳齊備,傳訊淮中城!”

    “是!”

    下達完這個命令,商無忌整個人大汗淋漓,就像是從水中撈起來的一樣。

    要抵抗這樣的誘惑,太難了。

    但是,抵擋不了也要抵擋,商無忌必須明白這一點,他的靠山,他的家族,依靠的終究不是吳王,甚至連吳國都不是。

    他早早地把一切押在了一個“野人”身上,那么,就要從始至終!

    更何況,自己的妹妹,快生了。

    商無忌因為李解,因為妹妹,或者因為其它任何一個古怪的原因,于是抵擋住了誘惑,但是大多數的地方家族,根本無法抗衡。

    消息傳到棠邑之后,整個賈氏徹底瘋了。

    哪怕是大宗本家,也完全壓不住那些小支近宗的躍躍欲試甚至是歡呼驚叫。

    組織五百人支援滅越之戰,組織這五百人的首領,就可以成為“庶常吉士”。

    這是士,不是販夫,不是走卒,不是商人!

    盡管大家族并非不知道,這樣一來,士根本就是變得不值錢,但這根本無法阻攔,這是放在明面上的誘惑。

    或許一夜之間,就會在姑蘇誕生幾百個“庶常吉士”,或許整個揚子江以南,“庶常吉士”就會和草狗一樣變得不值錢,但不重要。

    一個頭銜,就能改變命運!

    野種變正宗,賤人成貴人,這足以讓人為之而瘋狂。

    當這個消息傳到淮縣、善道之后,那些流連淮水、中原之間的列國商人,立刻毫不猶豫地選擇移民吳國,然后再毫不猶豫地押上身家,組織一個又一個五百人,前往五湖,追向王師!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