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385 學習姿勢找專家
    “嘿……你這小子,還真是夠皮啊。你皮一下就這么開心?”

    李縣長返回淮中城的時候,沙皮可高興了,一個勁地湊跟前邀功。說首李咱這武功,不比“哼哈二將”差吧,次夫人可是說了,我一矛戳死的,可是柏舉斗士。

    “嘿嘿……”

    很是高興的沙皮感覺自己的檔次,應該提升了,就算比“哼哈二將”差一點,比“東南西北”弱一點,起碼跟特種勇夫沙瓜,有得一拼。

    以后他跟沙瓜,就是“瓜皮”組合,一個擼,一個戳,絕對都在各自的領域創造佳績。

    “這個斗士,還真他娘的是斗氏家族的名人,你小子,有運道啊。”

    說罷,李縣長拍了拍沙皮,“到時候讓你去給沙東做副手,怎么樣?”

    “謝首李!”

    沙皮很機靈,立刻行了軍禮,挺得筆直,然后笑得合不攏嘴,“我現在感覺自己能指揮十個大隊!”

    “嘿……”

    看這小子顯擺的模樣,李縣長還挺高興,給他腦袋上拍了一巴掌,“這次干得不錯,守護后方有功。滾吧。”

    “是!”

    離開作戰室之后,李解看了看地圖,此刻總算是松了一口氣。最大的危機,算是解除了。

    只要有活動空間,拉開了打野戰,李縣長都根本不怵。

    麻煩的就是擁擠在一塊,調動不便不說,發揮不出優勢。

    除了組織度更強之外,單兵素質這一批義士和義從,都是非常出挑。

    李解可以很負責地說,去年的鱷人素質,絕對比不上義士中“技擊”出身的。只是鱷人顯然磨礪的更加強悍,在褪去“技擊”那種油滑散漫之前,鱷人的優勢依然很明顯。

    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鱷人不會猶豫,并且高效執行李解的意圖,而義士遠遠達不到鱷人的標準。

    不過連戰連捷,經歷了疲憊和饑餓的考驗之后,這一批的義士、義從,顯然發生了蛻變。

    這是由內而外的,當再有類似極端情況的時候,他們適應的能力,只會更強,堅韌度也只會更高。

    “淮水徹底被打爛之后,剩下要做的,就是等著小蛇兒上位稱王。到時候,這江北淮南,就是全天下最大的工地。”

    李縣長拍了拍地圖,很是美滋滋,打爛的江淮流域,那么多國人野人要吃飯,上哪兒吃飯?

    東南江陰找猛男啊,猛男那里糧食管夠,先到先得,人人都有。

    “小蛇兒啊小蛇兒,你可趕緊去姑蘇吧,早點上位,早點稱王,本大爺也好早點開撈啊。”

    搓著手,李縣長一想到是姬巳成為下一任吳王,整個人心情也是不錯的。

    有吳國在上頭拉仇恨,這感覺棒棒噠。

    出去東征西討,想打誰就打誰,為什么?因為我是吳國帶忠臣,我他娘的給大王盡忠呢,有問題?

    “李子為何這般高興?”

    生活秘書陳國小青蛇看著“姐夫”,雖然才幾天不見,但還是怪想念的。

    看到“姐夫”之后,小青蛇就想纏著姐夫討論哲學和文學。

    尤其是“君子如玉”這個偉大命題,要深入深入再深入,才能加強印象,銘記在心。

    而且作為美玉,被盤的時候蠻爽的。

    一看陳國小青蛇又露出了那雙好奇的大眼睛,李縣長虎軀一震,情不自禁就哆嗦了一下,一屁股坐椅子上,竟是差點起不來。

    也不知道為什么,可能是急行軍有點累著了,腿有點軟。

    “如今淮中大定,以后我在江北招工,就不愁沒人來種地做工,當然高興啊。”

    “招工?”

    歪著頭,陳國小青蛇一臉的不解,她的皮膚保養的很好,即便是夏天,也沒有因為酷熱變得燥紅,反而有一種水潤亮澤的感覺。

    不得不承認,“小青”簡直就是廣告里面走出來的美人。頭發烏黑靚麗,可以拿來拍洗發水、護發素廣告,男裝的時候因為盤了起來,還不覺得如何,可只要解開頭冠,一頭秀發垂落的瞬間,宛若瀑布一般好看。

    李縣長總會在那一瞬間想到“潘婷”“飄柔”“海飛絲”……

    而“小青”的雙眼,很大,但又不是大得突兀,搞得跟ET外星人似的,是那一種明明看著很大,但實際上比例又恰到好處的感覺。

    水潤晶瑩的雙眸,總能透露出一種微妙的好奇,那是求知欲,那是想要一探究竟,像嬰兒,像學者,像萌萌的小菇涼。

    看著這雙眼睛,李縣長還是會想到廣告,“XX滴眼液”“XX護眼寶”……沒辦法,李縣長只是紡織學院畢業的優秀畢業生,不是文學院畢業的。

    “小青,你覺得我軍陣勢可還雄壯?”

    “小青?”

    “不要在意細節,君子如玉,在我眼中,你就是一塊不可替代的青玉。”

    “我軍陣勢,確實雄壯。”

    “較之列強如何?”

    “不差分毫。”

    “為何齊國‘技擊’有如蟊賊,離開齊國之后,到了逼陽國,到了我的手中,就會如此勇猛如此善戰如此堅韌不拔堅持不懈堅毅剛強呢?”

    “……”

    不知道為什么,陳國小青蛇有句話想要說,但是她不知道該說什么。

    雙方大眼瞪小眼,停頓了一會兒,陳國小青蛇很突兀地問了一句:“李子,何謂‘臥槽’?”

    “……”

    李縣長猛地站了起來,沖到門口吼道:“沙皮——臥槽你……你好好休息!”

    面不改色回到位子上,李縣長正色道:“就是個語氣助詞,就好比‘力拔山兮氣蓋世’里的那個兮。”

    “力拔山……臥槽……氣蓋世?”

    “……”

    好吧。

    李縣長實在是編不下去了,索性化身李老師,又開始教育起陳國小青蛇來。

    腿軟也不影響盤玉,反正美玉通靈,很有靈性的那種,玉自己會行動起來。

    盤玉是個體力活,休息到了中午吃午飯,陳國小青蛇換上了女裝,沒有繼續在辦公室里學習,而是去姐姐那里學習刺繡。

    松了口氣的李縣長在下午的時候覺得有點無聊,心想著還是早點返回蓼城,說不定這時候夏氏、廖氏已經洗心革面,把極品美女貢獻了出來,這里里外外省了多少事情,減少了多少人的麻煩。

    正想著呢,從淮中城東面,來了騎傳,跑死馬的騎士到了淮中城就有點體力不支,雙腿夾著馬腹,那真不是人干的事情。

    下馬之后,有經驗的鱷人直接將騎士的褲子扯下,然后用絲巾趕緊包住已經爛了的大腿內側。

    做完處理之后,這才把人用擔架抬到了淮中城中。

    “首李,徐城騎傳前來!”

    “徐城?哦,看來是吳晉會盟有結果了,以后咱們回家,就只管造吧,吃香的,喝辣的,老子帶你裝逼帶你飛!哈哈!”

    搓著手起身的李縣長帽子都沒戴,直接光著個腦袋,套了一條無袖布衫,就到了會客廳。

    正廳之中,趟擔架上的騎士正在喝水,臉色已經恢復了不少,看來趕路非常急。

    李解見狀,頓時有一種不好的感覺浮上心頭。

    能夠讓騎傳這么拼命,這他媽絕對是大消息啊。

    “吳水參見江陰子!”

    “你不是普通王畿衛士。”

    李解目光嚴肅,“你是王宮親衛!”

    “正是!”

    已經緩和過來的吳水坐在擔架上,臉色相當的悲切,沖李解抱拳道:“李子,我等有負王命,公子……公子……”

    “小……公子如何?!”

    “公子中計,有死士行刺……公子已沒!”

    “什么?!”

    李解頭皮都炸了一下,他媽的怎么回事?小蛇兒就這么死了?!

    洪水那么大,刺客怎么進去?不不不……就算能進去,得是什么樣的勢力,才能夠安排這樣一場刺殺?!

    李縣長臉色相當難看,他和嬴劍、商無忌,都有推斷,天下刺客云集這件事情,本身就有推手,至于是列強摻和還是列強順勢而為,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有一個主謀。

    而這個王八蛋,居然在這樣一個不上不下的時刻,直接弄死了姬巳!

    “死士來歷!”

    “查不到!”

    “廢物!廢物——”

    李解沖騎士咆哮著叫罵,“活口呢?!活口——”

    “死士一擊得手,立刻自戕!我等……我等……”

    “廢物!大王怎會拿你們這種廢物當寶,真是廢物,廢物至極——”

    暴怒的李解并非是因為姬巳被殺,而是姬巳被殺之后,他娘的誰上位?要是公子丑的話……誒?也挺好啊。

    突然李縣長就不怒了,摩挲著下巴心中暗忖:這要是公子丑上位,老子跟他有仇,他肯定要搞老子,老子就合情合理地不讓搞,不讓搞就得搞回去,還可以搞死他,到時候,這吳國不就是老子的了?

    哇塞,老子真是個天才!

    差點笑出來的李解扭頭看著騎士:“姑蘇可有消息?大王怎么說?”

    “騎傳、舟傳已將消息傳回姑蘇。”

    騎士吳水說罷,又道,“李子,行刺公子之死士,偽裝成李子屬下。”

    “嘁。”

    李縣長冷笑一聲,“天下間,沒人可以模仿我的人。想必你們也發現了問題所在吧?”

    “正是。”

    細節什么的,李縣長不想知道了,他只知道,這個暗地里算計人的王八蛋,算是徹底得罪了他。

    李縣長現在就一個想法,這個王八蛋別他娘的讓他抓著,抓著之后,活活剮死他,千刀萬剮,少一刀都算他于心不忍!

    以前做工頭那會兒,被人算計沒辦法,只能忍。

    遇上有靠山的同行,那也沒辦法,打贏了進法院,打輸了進醫院,總歸都是血虧。

    還是現在好啊,法律就是管了,他娘的連法律一起打!

    “把前因后果,以及大洪水之前的事情,都詳細說說!”

    “嗨!”

    見李解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吳水也有點害怕,作為姑蘇王宮宿衛,多少有點驕傲,原先還相當看不起李解這個土鱉的。

    崛起于草莽之間,就是個野人頭子,結果狗運滔天,受了大王的賞識,居然加官進爵,實在是讓人羨慕不已。

    只是等到后來,發現公子寅的戰果都沒有這個野人輝煌時候,輕視之心蕩然無存。

    乃至到現在,公子巳只是鍍金而已,偏偏就是這個鍍金,屢屢出錯也就罷了,現在連命也丟了,對比李解的戰績,簡直是天上地下。

    吳水不敢怠慢,連忙把天降大暴雨之前和之后的事情敘說了一通,他畢竟是姑蘇王宮宿衛,雖然資歷比較淺,但能力肯定是過關的。

    很快,從吳水的描述中,李解發現天下刺客和游俠云集的時間點,有點小問題。而且其中有明顯的波次,說明推波助瀾的國際范圍不小,以為地理上前往徐城,肯定有遠近。

    而且李解從吳水的描述中,還發現一個問題,于是問道:“你剛才說,洪澇發生之后,徐城內外,發生過游俠之間的仇殺?”

    “正是。”

    吳水有些不解,不知道為什么李解要問這個,在他看來,李解應該會更加關注晉軍的變化才對。

    “你在此稍等,我去去就來。”

    李解起身,直接前往兩條陳國蛇精的住處,一邊走一邊琢磨:“老子路過徐城的時候,可以肯定沒那么容易被水泡了,這他娘的肯定是有人在挖坑。事后就有仇殺?老子不信出來混的都是傻逼,都這么個節骨眼了,還互砍十八刀?這不是鬧么。”

    有些事情,還是得問專家。

    列國風土人情上了解,李縣長拍馬都追不上這些專家。

    姿勢,不可能全都掌握的。

    到了路室廊下,李縣長稍微整理了一下形象,然后伸出雙手,把嘴角頂了起來,露出了一個和藹可親的笑容,邁步走進了路室。

    正在安靜繡花的“桃花姬”一看李解這副德性,頓時哆嗦了一下,差點針線戳到自己的手指,將手中的東西放下之后,連忙道:“君子,豈可一而再、再而三?且不說‘以身作則’之禮儀,君子身為‘義軍’主將,自當珍惜身體,不可太過疲憊。”

    “嗯?”

    有著“和藹”笑容的李縣長指了指自己這張臉,“我現在這表情,想干嘛?”

    白蛇和青蛇沒有說話,她們只是點了點頭。

    鯊魚禪師說

    PS:昨天我居然更了兩萬字,簡直臥槽……我自己都沒想到!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