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282 頭皮發癢?
    “公子,是吳舟。”

    “前往迎接。”

    “嗨!”

    盡管有些精疲力盡,但是護衛們還是盡心盡職,該有的安保程序還是有的。

    一艘吳國特有的舟船緩緩靠岸,木制棧橋因為被水浸泡,太陽曬干之后,表皮上盡是淤泥和朽爛的木屑。

    兩邊蘆葦蕩也是倒伏了一片,一陣大水一陣曝曬,蘆葦也是有點扛不住。

    附近時不時還有臭味飄出來,像是尸臭,公子巳情不自禁掩住了口鼻,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在這里繼續呆下去。

    但是還有這么多大部隊,此刻離開,會進一步惡化他的地位。

    吳晉會盟一事,本該是轟轟烈烈的,把整個天下都燒得發熱發燙。結果十幾天的大水下來,兩個超級大國的貴族們都開始懷疑人生了。

    這他娘的到底是不是得罪了老天爺?

    我們干得事業,到底是不是正義的?

    更慘的是那些留下來拍兩個超級大國馬屁的淮上列國將軍和大夫們,他們麾下士卒本來都是各自國家中的精銳,現在……死了三分之一。

    淹死的,熱死的,渴死的,餓死的……

    這場大災,什么豺狼虎豹都發了狂。淮上列國的士兵完全不熟悉這種大自然瘋狂發飆的狀況,吳晉兩個超級大國還好,畢竟各自起家的時候,都是相當的艱難,披荊斬棘的歲月,留給了他們寶貴的經驗。

    反而這些撮爾小國,一個個抵抗天威的經驗都沒有。

    類似蔣國的部隊,甚至有十幾個蔣國士兵,是出去打撈水中蒲菜的時候,被一頭埋伏在水中的老虎一一撲殺!

    蔣國大夫姬飛直接自閉,他娘的都盯著水里的蛟龍呢,怎么水里還有老虎的?

    這符合常識嗎?

    然而吳國士兵就很清楚,不是什么貓都怕水的,老虎的水性之好,超出人的想象。

    甚至在五湖地區,還有過猛虎趴臥在溝渠中消暑,大腦袋遮掩在荷葉莼菜之間,一動不動,根本無法察覺。

    還有弦國將軍隗矢,他是緊跟著蔣國大夫姬飛自閉的,因為有士兵將淡水存儲在大缸中,第二天從缸中取水的時候,被不知道什么時候溜進去的土虺蛇咬了一口。

    一頓飯的功夫,這個士兵就涼了。

    至于被馬蜂蜇,被竹蜂追殺,倒是顯得微不足道,甚至連大蛟出沒,淮上列國的士兵們,居然也能淡定地看著鱷魚起起伏伏然后離開。

    實在是各種糟糕的體驗之后,淮上列國也是真的服了,吳國能夠崛起……它應該啊。

    江北尚且如此,何況江南?

    到了這個地步,也沒人去嘲諷吳人斷發紋身了,斷發紋身算個啥?這種惡劣的環境下,沒斷手紋個小豬佩奇,就算是精神大條心理素質過硬。

    甚至晉國人也非常佩服吳國人,有這種盟友牽制楚國,放心啊,太他娘的放心了。

    戰天斗地,與虎豹為伍,夠野,夠味兒。

    味兒還挺重的,因為長久不洗澡,都快餿了。

    哪怕是公子小雀,現在每天的重要工作,就是摁死身上的虱子。

    至于跳蚤,隨它們去吧。

    更讓公子小雀崩潰的是,這里的蟑螂個頭超大,而且還會飛,還朝臉上飛。

    “南蠻……”

    晉軍大營中,頭癢得也想斷發的公子小雀控制不住怒火,終于明白為什么祖先會罵南方人了。

    不過他又非常佩服祖先的兄弟,居然敢到這種鬼地方來生活。

    不,這不是生活,這是生存。

    祖先的兄弟真牛逼,太牛逼了!

    “公子,淮上似有吳舟前來。”

    “噢?”

    公子小雀整個人都干癟了一樣,糟糕的天氣,糟糕的環境,他現在很想回家,徐城這個鬼地方,說不定明天就會爆發瘟疫。

    雖然淮上列國的士兵,不知道為什么都在搜集石灰,也不知道他們為什么要把尸體集中起來焚燒處理,更不知道他們為什么要把死水排空……但他們說這樣可以避免瘟疫,就姑且信之吧。

    之所以說是姑且信之,因為淮上列國的士兵們說了,這是跟他們上將軍學的。

    他們上將軍是誰?

    李解。

    呵呵,一個野人,一個南蠻野人。

    “公子。”見公子小雀興趣缺缺,幕僚也是無奈,但還是勸說道,“若是淮上來船,定是江陰子。或是江陰子伐蔡成功,前來報捷。”

    “孤軍在外,豈能成功?”

    一臉疲憊的公子小雀瘋狂地抓著頭皮,“啊啊啊啊啊啊——虱如星斗,恨之厭之!”

    他抓得厲害,幾乎都要把頭皮撕掉一般,一只只虱子抖落,幕僚看了也是渾身難受,情不自禁撓了撓自己身上。

    這鬼地方……和晉國完全沒法比啊。

    別說淮上列國要懷疑人生,晉國士卒同樣如此,甚至晉國士兵和吳甲爆發的沖突,就是因為這種躁狂帶來的……進一步躁狂。

    加上食人事件的發生,兩國結盟的正當性正義性,顯然蒙上了一層陰影。

    別說是底層士兵,就是公子小雀自己,都不覺得和吳國的結盟會有什么好結果。

    晉國大概率會提前離開這塊鬼地方吧,太可怕了,在沒有人整飭水利之前,這種地盤誰想要給誰吧。

    “公子,江陰子非是尋常莽夫。”

    “何人不知?李解當然不是尋常莽夫,他是天下罕有之莽夫!”

    一向溫文爾雅的公子小雀,現在就是典型的晉國暴躁老哥,“走走走,這便去陪同公子巳,汝便是此意不是?這便去,這便去!”

    說罷,正要出門,卻又恨恨然地拿了頭冠重新戴上。

    只是戴上之后,又感覺一萬只虱子在進進出出,要瘋了,真的要瘋了。

    晉國的隊伍出動,前往公子巳迎接淮上舟傳的地方。

    淮水之畔,吳舟之上,出來幾個布衣,一人出來抱拳喊道:“稟公子,上將軍命吾前來報捷!”

    “噢?”

    公子巳終于咧嘴一笑,這么多天過去了,終于有了一個好消息。

    仿佛炎熱的天氣,也沒有那么熱了。

    “此乃上將軍之密信。”

    說著,單膝跪地,雙手呈上絹布,公子巳的護衛將絹布接過,略微抖開,并沒有看絹布上的內容,然后轉呈給了公子巳。

    公子巳拿到絹布,看了看上面的文字,愣了一下:“李子手書,倒是井井然。”

    旁人倒是覺得沒什么,江陰子嘛,寫點東西工工整整,不挺好嗎?

    但是陪同的淮上列國將軍和大夫們,卻是有點奇怪,什么時候我們上將軍還有這手藝了?

    不存在啊。

    吳舟上下來的數人,都是行禮在前,很是恭敬,等待著公子巳看完捷報。

    “李子竟是兵臨蔡下,好!好!好!”

    公子巳連道三個好字,正要繼續夸贊,卻聽一人大叫:“公子小心腳下,有毒蟲!”

    一條藏在棧橋淤泥爛草之中的土虺蛇,不知道什么時候就鉆了出來。盤著的蛇軀,三角蛇頭嘶嘶作響,蛇眼之中,全然沒有人類該有的感情。

    嘶嘶、嘶嘶……

    “公子避讓。”

    護衛直接抽出佩劍,一劍斬死了這條毒蛇。

    土褐色的毒蛇,瞬間就被斬成兩截。

    周圍的人都是松了口氣,連連慶幸,公子巳要是被這條毒蛇咬了,那真是事情嚴重無比。

    一陣慶賀聲中,卻見幾個身影沖了出來,臉上還掛著“心有余悸”神情的護衛,雙眼圓瞪,卻根本來不及反應。

    那幾個吳舟上下來的傳信之人,居然一個個手中緊握短劍,一擁而上,撞開神經剛剛松懈的公子巳護衛,或是拉扯或是跳躍,三人踩著別人的軀體,一躍而起,直撲公子巳!

    四周列國將軍大夫們,都被著突如其來的刺殺嚇住了,連日來的疲憊,他們的精神本就被消耗殆盡,此刻,連叫喊的氣力都沒有,只是和護衛們一樣,本能地瞪圓了眼睛,然后眼睜睜地看著刺客們撲殺公子巳!

    三柄短劍,電光火石之間,不知道刺向公子巳多少下,一個呼吸之后,公子巳連慘叫聲都沒有,若非人皮相連,頭顱就要從肩膀上掉落。

    嗤——

    血水如箭,噴射而出!

    “有刺客——”

    有人大叫著,周圍的護衛們這才反應過來,長矛佩劍刺出,五六個刺客,當場伏地。

    “留活口——”

    然而這些刺客伏地的同時,手中短劍直接扎穿自己的脖頸。

    “死士!”

    “死士——”

    不遠處,原本頭皮發癢的公子小雀,看到血水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的剎那,立刻從頭皮發癢變成頭皮發麻!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