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262 君子如玉
    邸陽,作為潁水之畔的城市,底子其實并不差,只是陸續經歷了幾個國家的覆滅之后,失去了國家力量的維持,又要面對南北國家的競爭,自然而然地就衰敗了下去。

    此時在邸陽邑的坐地戶,也只剩下董姓這么一個獨苗。

    蔡國部隊迅速占領邸陽之后,立刻收服了董姓各支,四散潁水兩岸的斥候,主要就是靠董姓或者董氏子弟。

    只是一個晚上的事情,董氏子弟就發現一個問題,新蔡“玄甲旅”的蹤跡,突然就沒有了。

    就像是,突然消失一樣。

    一開始董氏子弟認為這會不會是“玄甲旅”正在作戰,后來發現在入淮口附近的津渡關卡,似乎有大部隊活動的痕跡,頓時就推翻了這個猜測。

    之后,又陸續發現旗號古怪的部隊在“游蕩”,雖然沒有接觸,但能夠感覺到,這支部隊,明顯不是楚地風格。

    “諸君,傳言吳國江陰子李解盡起義士討伐蔡國,莫非……晝時所遇,便是逼陽義士?”

    “可要告知蔡人?”

    “蔡國兵臨潁陰,侵占邸陽,彼時楚人在時,尚可周旋。如今蔡不如楚,更顯艱難,又何必為蔡人效命?”

    “正是如此!”

    “蔡人野心甚巨,吳國江陰子李解乃是客兵,必不能久留江淮。今蔡人為狼,李解為虎,不若引虎前來,撲殺群狼。”

    “以諸君所見,‘玄甲旅’……”

    “義士尚存,玄甲不見。”

    “善。”

    很快,邸陽董氏的人,就假裝不知道,只當沒看到“玄甲旅”的痕跡,雖說同行的蔡國斥候也看到了義士,但董氏的人,卻用“或為淮夷”這個理由糊弄了過去。

    畢竟那些義士的裝扮,實在是古古怪怪的,蔡國貴族或許認得出來,但是蔡國軍隊中的中低階層,還是沒出過國的那種,自然不可能認識。

    是夜,“玄甲旅”還是沒有消息傳回邸陽,邸陽邑的蔡國駐軍覺得可能有點不對,但是深更半夜的,就算察覺到有問題,也無法出去尋找。

    有什么事情,也只能等到天明。

    而這個月朗星稀的夜晚,潁水和淮河的水面上,飄蕩著大量的船只,除了大量物資之外,還有一部分不暈船的蔡國俘虜。

    其中就有“玄甲旅”的旅帥蔡英,讓蔡英極為驚訝的是,大半夜操船的吳人,居然一個有“雀蒙”的都沒有。

    他的“玄甲旅”中,都有數人在夜晚完全就是廢品,什么都看不見,必須要有光亮,才能稍微恢復一點視力。

    這個發現,蔡英直接爛在了肚子里,他聽說過李解,自然也知道李解的行事作風。

    逼陽之戰的結果,就是大量的俘虜被李解順著邗溝往南運輸,下場如何,蔡英感覺可能這些倒霉蛋都要喂魚。

    吳人,野蠻啊。

    “唉……”

    一聲嘆息,悶熱的夏夜,在船上漂泊,讓蔡英很是悲傷。

    “唉……”

    同樣一聲嘆息,是在淮中城中。

    “李子何以嘆息?”

    “我以赤誠待蓁,蓁不以赤誠待我啊。所謂君子相交,坦誠相待……”

    黑燈瞎火的池子中,李縣長剛脫光了下水泡著。

    他娘的,這夏天不好受啊,到了夜里居然還這么熱,李縣長琢磨著,最少三十九度半。

    實在是熱得受不了,這才又跑去沖涼。

    宅子里有個池子就是方便,加上還有冰鎮酸梅湯,周圍還燒了點艾草,也不怕蚊蟲叮咬。

    白天跟小姨子吹牛逼,靠著一點點九年制義務教育積累的知識,終于把青蛇給糊弄的在池子里洗了個冷水澡。

    不過“小青”說了,要有禮數,所以李縣長沒偷看,他爬到屋頂上,居高臨下光明正大地看。

    反正“小青”也沒有抬頭望天的習慣。

    看完之后,李縣長下定決心,今晚上必須去去火。

    自己丟失已久的興趣愛好,得撿起來。

    “李子之赤誠,是何赤誠?”

    夜里也是熱,加上小姨子自己也要面子,雖然那個面子很奇怪,但她堅決不要冰塊,而是把冰塊讓給了姐姐“白素貞”。

    然后熱到不行,一聽“姐夫”要去沖涼消暑,順便欣賞欣賞夜景,然后念兩句連珠妙語陶冶情操,頓時心頭一顫,跟著去了。

    香燭去了之后,“小青”才穿著紗衣下水坐在石階上,月光照耀之下,水面漂浮著木盆,盆中放著酸梅湯。

    時不時地淺飲一口,滋味真是極好。

    薄薄絲綢做的紗衣,一沾水就顯得質量不行,會讓人感覺是不是紗衣壞了破了沒有了,總之就是看著質量很差的樣子。

    要不是李縣長堅持要做優良產品,他肯定也以為自家生產的紗衣,是偽劣產品。

    不過晚上只有月光,多少還是會讓人眼神不太好,大概是白天多吃了幾個桃子,李縣長借著月光,總覺得“小青”身上帶了好幾個桃子。

    有大桃子,還有更大的桃子……

    “所謂桃子……不是,所謂赤誠,猶如人之降世,赤條條而來;猶如人之消亡,赤條條而去。來去赤條條,是為至誠之道!”

    嘩啦!

    說罷,老李手攥裝著酸梅湯的酒杯,大喇喇地從水里站了起來,“這,就是李某的至誠之道!”

    雖然看不清李解表情,但是媯蓁能夠感覺到“姐夫”的堅定和誠懇,想了想,她竟是微微點頭:“李子所言,確有道理。”

    說著,媯蓁將手中的杯子,輕輕地放在了身旁漂浮的木盆中,然后站起身來,緩緩地解開腰帶,濕漉漉的紗衣,略微交疊,便擱置在了臺階上。

    “君子坦蕩蕩,小人藏雞……常戚戚。蓁果然為女中豪杰,是女君子,真君子!”

    老李一雙氪金狗眼,哪怕只有月光反射,都快要放出電來,忙不迭踩著水花就溜到媯蓁一側坐下,然后朗聲道,“來,李某敬陳君一杯!”

    喝了一口,老李頓時哈哈一笑:“酸梅小氣,不若飲酒!”

    “來人,拿我‘百沙琥珀’來!要兩壇!”

    “是,上將軍。”

    岸上兩個小婢女聽到之后,連忙應了一聲,走到回廊之上有了燈火,這才小跑去了庫房拿酒。

    “‘百沙琥珀’?”

    一臉好奇的媯蓁,坐在那里淡然問道。

    “那是李某珍藏,非貴客不予招待。蓁乃至誠君子,豈能用這等俗物?”

    說著,老李順手就摸到了媯蓁的手,將她手中剛拿起來裝著酸梅湯的杯子接過,然后一飲而盡:“此情此景,此時此人,若無美酒,豈不可惜?”

    不多時,兩個小婢女就氣喘吁吁地抱著酒壇過來。

    糖渣酒其實味道還不錯,李縣長拆了兩壇酒,一壇自己喝,一壇給了媯蓁,然后道:“李某敬陳君。”

    “請。”

    媯蓁慢條斯理倒了一爵,然后跟李解對飲。

    喝了一口糖渣酒,媯蓁很是意外,眼睛頓時亮了,很是欣喜地扭頭看著李解:“李子果然至誠,這‘百沙琥珀’,誠乃佳釀。”

    “我大吳國,唯有大王才能從李某這里獲此佳釀!”

    李縣長說話間,又屁股在水下挪了挪,靠近了“小青”不少。

    喝了幾杯之后,李縣長一只手耷拉在媯蓁的肩頭,哈哈一笑:“痛快,能有陳君這等酒友,真乃平生幸事。”

    媯蓁沒有說話,只是打了一個酒嗝,然后銀鈴脆響,笑得很是歡暢。

    “……”

    這個妞的笑點,總是很詭異,李解發現她總是不經意間被某些事情給觸動。

    不過無所謂,妞的性格不是重點,顏值和身材才是。

    庸俗無比的李縣長向后一躺,腦袋枕著一塊臺階,看著天空中掛著的亮月,也是打了一個酒嗝,然后鬼使神差地來了一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有酒,有美景,有豪宅,豪宅還帶游泳池,游泳池還有美女……

    這他娘的不就是做工頭那會兒的夢想嗎?

    實現的真容易啊。

    “共此時?”

    微醉的媯蓁,湊近了李解臉頰便,吐著含香帶酸的酒氣,一雙仿佛永遠充滿好奇的大眼睛,盯著李解看著月亮的雙眼,直愣愣地好一會兒,才道:“何人共此時?”

    “誰知道呢,說不定是一條江東的狗,在跟李某同看一輪明月。”

    撇撇嘴,粗鄙之言脫口而出,只是媯蓁卻沒有說什么禮不禮的,反而又笑得宛若銀鈴,她的笑聲很甜很好聽,很不一樣。

    “你這妞的笑點啊……真是低。”

    “?????”

    歪著腦袋的媯蓁,一臉懵懂,只是她此刻側著身子,自然是蹭到了李解的肋部胸膛,仿佛是過電一點,撓人的心癢癢,讓人又是舒服又是急躁。

    片刻之后,卻見這懵懵懂懂的青蛇精,居然饒有趣味地自己踢騰著水花,然后自己被自己給逗笑了。

    見她如此,李解的心情又好了許多,咕嘟咕嘟連喝兩口:“哈……”

    “李子當真狡猾,竟是偷飲佳釀。”

    說著,媯蓁伸出一根尖尖手指,在李解的鼻子上,嗔怪嬌叱一般地點了一下。

    叮!

    李解把手中的銅爵一拋,還管那許多,一把將青蛇精從水里抱了起來。

    “呀!”

    “噓……小點聲,莫要吵醒你姐。”

    “嘻嘻,李子果然至誠君子。”

    “我不但至誠,我還至深!”

    抱著媯蓁,李解一路小跑,到了大屋門前,一腳踹開大門,進門之后,隨手扯了一把羅帳,胡亂地把媯蓁身上的水擦干,到了榻前,輕拿輕放,微弱的光亮之下,那雙永遠好奇的大眼睛,此刻越發好奇地看著李解。

    她看著李解忙不迭地擦干自己身上,好是一陣忙活之后,也跟著躺在榻上,同樣用好奇的眼神,打量著自己。

    “李子在看何物?”

    “有云:君子如玉。”

    然后李縣長伸手緩緩地撫過,一遍、兩遍、三遍……

    “故李某在看美玉。”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