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235 本非國士
    大軍出行要收集糧草,糧是用來吃的,草的用途就多了,可以作為牲口的充饑飼料,也可以當做引燃物、燃料,還能當做御寒物。

    “他媽的的鬼天氣!”

    雨季,進行時。

    在李解的咒罵聲中,大暴雨變成了……特大暴雨。

    大概是之前給泗水君寫了好多封信,讓泗水君舍不得老李這個朋友離開,所以就給老李送上了一份大禮。

    “正義聯盟”的“淮上分部”,沒有死在逼陽之戰的戰場上,也沒有傷在逼陽國“二環”大工地上,但在泗水入淮口,死傷破萬。

    可以肯定昨天晚上持續到現在的暴雨,已經把淮上列國的部隊,直接搞垮。直接死亡的,初步估計破千,剩下有七八千失蹤,還有一二千人泡成了王八,能不能挺過去,也是個未知數。

    不出意外的話,疫病很快就會出現。

    更糟糕的是,淮上列國對于管控是相當粗放的,這也是這個時代的特點。

    人們能總結大災之后又大疫,但防治手段卻很落后。

    實際上,只要管理再到位一點,就能有質的飛躍。

    “首李!”

    “我部損失初步估計多少?”

    “失蹤三十二人,傷者三百二十七,沒有死亡。”

    沙哼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沙北在高地搭建了營寨,土地硬實,不會滑坡。”

    “干草數量?”

    “三十船,夠用。”說著,沙哼又道,“沙北已經帶人烘干木柴,加上攜帶的二十船木炭,我軍當是沒有問題。”

    泗水暴漲,兩岸田地又一次遭受了肆虐,今年的收成,不會太好看。

    李縣長現在腦子里轉過的念頭,就是在琢磨著,徐城這個鬼地方,到時候會盟,會出什么樣的幺蛾子?

    但是想了想,這他媽的關他屁事!

    一片澤國的洼地,幸虧李解出行的時候,把能在水里飄起來的東西都帶走了。逼陽子妘豹現在就是繼續“二環”大業,整個逼陽國只要把周圍的土地開發出來,就是個小“小強”。

    泗上抗洪澇能力最強的,目前就是逼陽國。

    溝渠縱橫,還有直通低地的溝渠,不怕泗水君想念老李,然后跑逼陽國找人。

    “首李,淮上諸部,如何處置?”

    “你怎么看?”

    李解問沙哼的時候,眼神很冷靜。

    沉默了一會兒,沙哼手掌成刀,緩緩地向下一切。

    在沙哼看來,這些弱雞這時候不若一股腦兒全部做了,到時候攻蔡只需要帶著幾只象征性的弱雞就行了。

    至于淮上諸國……也他娘的一口氣做了。

    這些菜雞國家的主力,有一半就在這里,然后被泡成了水王八。

    “我們動手,不好。”

    李解拍了拍沙哼,這小子本質也是個猛將,平時話不多,但努力地在讓自己變得話多起來。

    和沙哈不同,沙哼是愿意動腦子的,也愿意總結經驗。

    “還請首李指示。”

    “我們攻蔡的消息,這時候應該傳到蔡國了。”

    李解笑容極為陰險,“你說,蔡國會不會大量征兵,以防不測?”

    “會!”

    “那現在再放一個消息過去,就說淮上諸國的部隊,已經遭遇暴雨,損失大半,你說蔡國會怎么干?”

    “怎么干?”沙哼一愣,然后道,“換成是我,自是先行下手,攻滅諸國!”

    “不錯,有失道義不假,但鄰居這么弱,還沒有反抗能力,還叫冤無門,憑什么不干死他們?!”

    目露兇光的李解盯著沙哼,“列國紛爭,猶如惡狗爭食。一句話:落后就要挨打!”

    “是!”

    “別人我信不過,這里有沙哈守著,你放心就是。此次,你親自帶隊,扮作吳地商旅護衛,前往蔡國。”

    聽到李解的安排,沙哼有些驚訝:“首李,我……”

    處理這種事情,沙哼有點不自信,讓他殺人,他毫不猶豫;讓他沖鋒,他無所畏懼。但是這種和人打交道,然后釋放流言,擴大流言的差事,他真是沒底氣。

    “我給你配一個副手。”

    說罷,李解拍了拍手,喊來一個鱷人親衛,“去把新編‘義士’一大隊大隊長賈貴叫來。”

    “是!”

    泥濘的土丘上,鱷人走得不快,但是很穩,反而比那些急匆匆趕路的還要走得快一些。

    泥濘,很難快速行軍的。

    看到了這種糟糕的狀況,李解只能慶幸,他準備了足夠的船只,還有大量的竹排、木筏。

    此時并非是雨季的開始,而是雨季的尾巴,但即便雨季可能快要結束,江淮地區的強降雨,一旦碰上合適的條件,持續到冬天都沒問題。

    甚至全年都在降雨的時候,也不是沒有。

    淅瀝淅瀝的小雨,誘惑這是霧蒙蒙一樣的毛毛細雨,這種降水,入秋之后都會很頻繁。

    “幸虧老子從出道的時候,就準備了足夠多的船只啊。”

    操船小能手在“百沙”雖然不多,可是姑蘇多啊。還好早先拍老妖怪的羅圈馬屁拍得好,大量的優質船工船夫,江陰邑都搞了不少。

    加上“百沙”雖然不擅長操大船,但操一下小船還是沒問題的。

    泗水、淮水,還沒有到需要大量風帆船的地步。

    撐船工的技術,反而決定了通航的能力。

    過了一會兒,已經換了頭銜的賈貴,踩著泥濘渾身沾著泥巴往李解這里趕路,到了李解營地前,他首先在一旁的水桶中用布巾打濕,然后再把身上的泥巴擦拭干凈,整個人清爽之后,這才前來見李解。

    “一大隊賈貴,參見上將軍。”

    賈貴抱拳躬身,很是恭敬。

    “貴,我有重要任務,要你配合沙哼,前往蔡國!”

    “是!”

    丑是丑了點,但回答的時候,就是秒回,根本沒有猶豫。

    毫無疑問,這個丑出特點的家伙,是真的想在李解麾下好好地捧住飯碗。

    “此次,我需要你配合沙哼,在蔡國散布流言。”

    “是!貴,保證完成任務!”

    “嗯,你是新編‘義士’一大隊的大隊長,本來應該讓你先行熟悉本部人馬,不過,此事事關重大,非心腹,我不能信任。”

    聽到“心腹”二字,賈貴頓時欣喜若狂,直接行了大禮,也不管地上還是一片泥水,大聲道:“貴,愿為上將軍效死!蒙上將軍拔擢于荒野之間,貴,愿為上將軍肝腦涂地,赴湯蹈火!”

    這騷話……有一種熟悉的味道。

    李縣長回憶了一下,貌似是自己曾經跟大舅哥裝逼過的騷話。

    萬萬沒想到啊,現在不是一個男人在發騷,而是大家一起騷……

    但不管怎么說,騷歸騷,聽著就是舒服啊。

    媽的,怪不得佞臣有前途,這真的是好爽啊。

    李縣長心中嘆了口氣,然后對賈貴道:“自行挑選得力人手。”

    “是!”

    賈貴依然回答的很堅決,他現在從來不問李解下達的任務有多么艱難多么高風險,也不問李解敵人是誰,他只需要知道,敵人在哪兒。

    打不打得過是一回事,態度必須堅決。

    顛沛流離這么多年,賈貴第一次這么接近人生巔峰,而且活得像模像樣。

    不管旁人如何吐槽江陰邑是何等的土鱉,吳國又是何等的野蠻,但現實就是,李解讓他吃飽飯,李解讓他有地位。

    賈貴想法很簡單:我非國士,但以國士報之!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