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210 無可奈何
    打下薛國,李縣長直接帶著薛侯前去逼陽跟他的老婆孩子們相聚,人性化管理嘛。

    子曰:優待俘虜。

    “首李呢?”

    逼陽“二環”大工地的工程指揮部中,商無忌黑著臉看著一臉尷尬的沙東,作為老大的左膀右臂,沙東把手中的雞腿放下,然后一本正經地看著商無忌:“有事出去了。”

    “你放屁!”

    大舅哥瞬間暴躁了,口水都差點噴到沙東臉上,“他是不是出戰了?!說啊!說啊!裝你母親的忠心!說——”

    雙手用力地攥住了沙東的領口,瘋狂地搖晃起來:“你既是首李爪牙,當知為上者不可輕易犯險。你還當是小小陰鄉之時?現如今拓地五百里,大王……那位只要一去,首李就是天下諸侯!你還不懂嗎?!你這頭蠢驢!蠢驢——”

    口水狂噴,噴得沙東一臉懵逼,可沙東縱然是個天才,但畢竟是真·崛起于草莽,他識字也就一年出頭,學來的東西,全是李解教的。

    至于什么其他的,他是真的沒有揣摩透徹,也不太懂。現在商無忌這一通狂噴,他整個人都炸毛了起來,頭皮發麻的那種,從天靈蓋到尾巴骨,渾身都是一種緊張。

    “商、商君,這下如何是好?”

    “說!首李去了何處?!”

    兩人交談的方式,越來越沒有傳統吳人的風范,從語法、措詞甚至是口吻,都和李解全面一致,他們自己可能沒察覺到,但這種影響,就是如此的潛移默化。

    “這可是軍令,讓你不說?”

    沙東搖搖頭,“不是軍令!首李只說讓我留在此處,迷惑敵我。”

    “嗯?!”

    略微詫異了一下,商無忌冷靜了下來,這兩天他一直以為老板還在加班工作,心中還挺高興,這樣的老板,起了帶頭的模范作用,工地狗們自然也無怨言。

    老板都這么成功了,還在加班,你們憑什么不加班?

    加班是一種快樂,要享受其中啊加班狗們!

    然而萬萬沒想到,老板不是在加班,而是出去做點副業,可能是“滴滴打人”的提成有點高,所以親自出馬。

    冷靜下來之后的商無忌不再激動,反而心平氣和地放開了抓著沙東領口的手,然后摩挲著長須,來回地走了一會兒:“既如此,倒是不必擔心。”

    言罷,他又問沙東:“首李帶走多少鱷人?”

    “鱷人、勇夫兩個大隊。”

    “怎么蒙騙我軍的?”

    “讓候補勇夫穿上備用甲具。”

    商無忌連連點頭:“首李布置,倒也妥帖。”

    其實李縣長哪里是思謀妥帖,實在是習慣性了。以前做工頭那會兒,有些low到爆炸的開發商,為了讓投資方股東安心,會組織工作視察或者項目進度觀摩,這時候工地上人山人海的沖擊力不是很大么?可沒多少人啊,又不可能額外雇傭那么多。

    于是這些low到爆的開發商,就從“友商”那里借點人過來湊數,戴上安全帽,披上小馬甲,勞保手套解放鞋,一片工地人山人海彩旗飄飄,一看就是實力雄厚規模龐大。

    這樣大的規模,怎么地投資也得再翻兩番吧。

    然后很多老牌包工頭,也有樣學樣,經常互相借人湊數,來彰顯實力,好從甲方那里騙來項目,再分包出去。

    有錢大家一起賺嘛。

    基本操作,無需驚訝。

    不過大舅哥可能見得少,所以覺得很稀奇,還覺得自己這個妹夫雖然是野人出身,可這腦袋瓜子……的確挺野的。

    “商君,莫非城內有人知曉這里變化?”

    “還不曾,只是列國將軍大夫,幾日不見首李,很是想念。”商無忌也懶得吐槽,他對這些列國將軍大夫們,是真的沒啥指望了。

    來得時候還挺有節操,現在徹底完蛋,一個個覺得日子得向前看。打打殺殺多不少,還是得學習大吳猛男啊,有錢大家一起賺,好處大家一起分,四海之內,都是好兄弟,講義氣的嘛。

    “義士”們摟錢也不少,不過普通的搶劫是比不上大宗物資交易的。

    現如今列國諸侯都盼著宋國早點輸,輸了之后就好去逼陽國做生意。要知道李縣長現在拿出來的好東西可是真不少,別說“大紅01”和“大紫01”,就是陶瓷、玻璃、蜂蜜、海產、油脂、咸肉、熏肉等等等等,都是列國非常需要的。

    至于中下階層的消費,也有麻布,而“白沙麻”的價格還能下探,這一點是李縣長保證過的。

    別人保證,列國諸侯當放屁,但是李縣長的保證,靠譜,穩妥,有力,信得過。

    沒辦法,誰叫現在“一諾千金”名動江湖呢?

    尤其是公子巴的老家,一聽說自家丑到爆的公子,居然混出了大名聲,頓時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當然“一諾千金公子巴”的主角兒,并不是公子巴,而是李某人。

    諸侯們看到的,不是公子巴收了錢沒跑路,而是李某人明明是個窮逼的時候,居然還敢一擲千金。

    這種霸氣,是諸侯們尤為佩服的。

    要知道,好些個諸侯為了“千金”,連親媽都能賣。

    毫無節操的那種。

    “唔……我已放心。東,你繼續留在大本營。”

    “商君放心便是。”

    別過沙東,商無忌直接坐著馬車返回逼陽城,此時已經有了一條非常平整的車道,一直通往逼陽城的護城河。護城河上,更是有一座非常夸張的石拱橋,石拱橋聯通一座更夸張的城門,橋頭豎著“誹謗木”,用的是白玉打造,總之一個字:貴!

    “誹謗木”就是華表,關你什么制度,李縣長豎了一個在城外,列國將軍大夫們紛紛交口稱贊,說這豎得好,堪稱列國表率。

    李縣長相當驕傲,畢竟他就是“表率”啊。

    整個“二環”大工地,已經平整了很多土地,原本一些不大的小丘,全部被挖平,優質土壤混合河泥,再加上腐草混合發酵過的糞水,三個月后就能出一批豆子。

    有了豆子,就有豆芽、豆腐、豆干、豆奶、豆汁兒、豆泡、豆餅……

    一直用豆腐當肉的工地狗們,現如今一點怨言都沒有。猛男別說讓他們種豆子,種青春痘都沒問題。

    居高臨下看逼陽國“二環”大工地,密密麻麻的道路、溝渠、壟溝、田塊,像是一個奇葩的蜘蛛網,但總體而言,原本逼陽國沒有利用上的那些土地,這一回是真的得到了開發。

    水利工程的作用,首先就是增產,至于說防御自然災害,比如說大洪水什么的,那都是逼得沒辦法了,才要搞一搞。

    不然有病啊,跟大自然對抗。

    逼陽國是肉眼可見地爆發出了潛力,列國將軍大夫們又不是傻逼,此時已經回國味兒來,這要是迎來了和平,這逼陽國豈不是就能擴張了?

    然而逼陽子妘豹笑而不語,絕大多數的列國將軍大夫們,都不知道逼陽國已經時刻準備著并入吳國。

    吳國沒有攻打逼陽國,但逼陽國卻已經打算跟吳國合并。

    妘豹也算過了一筆賬,以他現在的資產,帶資入股進入吳國集團,怎么地也算一個大股東。

    一般賈氏、徐氏等等老牌家族,還真不定能跟他比。

    畢竟逼陽國小是小了點兒,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該有的人才也是有的。在吳國混,怎么看也是個山頭啊。

    再說了,還有金大腿在。

    現如今妘豹別的也不認,就認李解。他也沒動過歪腦筋,比如說把李解一腳踢開,然后自己帶著逼陽國發展壯大走上人生巔峰。

    真要這么干,估計他自己的大夫們先把他給剁了。

    也不是沒有諸侯的使者來偷偷接觸妘豹,明里暗里就是咱們結個盟,互相遞交國書的那種,非常正式,絕對不是嘴炮。

    這結盟之后呢,大家有錢一起賺,何必讓二道販子再摟一茬,對不對?

    然而逼陽子妘豹繼續笑而不語。

    肯定笑而不語啊,媽的智障,所有的高檔貨都是江陰邑出品,現在大吳國王命猛男幾乎占了一半的沿江地區,觸手都偷偷地摸到了淮河邊上,瘋了才繞過他。

    沒了逼陽國,李某人依然是揚子江最野的狗;可沒了李某人,他妘豹去年的墳頭到現在,大概野草三尺高吧。

    反正妘豹很堅決,國際環境這么惡劣,我就是要賣國!

    并且不是說逼陽子一個人堅決,是他主動帶著臣子們一起賣國,并且賣出一個好價錢。

    臣子們也愿意聽君上的,現在賣國,還能搞不少好處,這要是以后國際環境再度變化,別說賣國了,國還有沒有那都是兩說。

    至于底層蒼頭黔首們,也是很高興賣國,至少現在有活兒干不是?還是真給錢的那種。

    以前種地,那是真的看天吃飯,明明就在泗水之畔,可地種不起來,那就是個廢,只能做生意。

    可做生意賺錢的才多少人?還是得地里刨食啊。

    這么多年下來,底層最好的日子,就是現在。

    雖然在打仗。

    可他們也沒說去送死啊,那么多“義士”呢,真是令人感動。

    逼陽城中,列國干部活動中心香氣繚繞,各種香,木香、花香、龍涎香;茶香、熏香、女人香。

    娛樂活動也不少,比如說象棋,比如說飛行棋,比如說斗獸棋,比如說麻將……

    麻將是最好的,很受干部們的喜愛,已經這很容易拉近兩個不同國家貴族們的感情。

    你是極國的大夫,我是英國的將軍,為了同一個夢想,一起走到了逼陽。

    這是什么?!

    這是緣分吶!

    革命感情最是真,革命感情最是深。

    老鐵,不好意思,清一色……

    整個逼陽城,就像是戰場中的孤島,只是這個孤島,像是避世的桃源,很是安逸祥和。

    雖說軍事管制,嚴控娛樂活動,但那是針對庶民,不是針對貴族。

    貴族們每天都要努力地為了戰爭的勝利也絞盡腦汁,一天的疲憊之后,肯定是需要放松放松,精神上的,肉體上的。

    齊國國營企業三班倒都跟不上逼陽國的需求,市場實在是太過火爆!

    要不是本地民營企業拔地而起,成為了市場經濟的重要補充,可能列國將軍大夫們,就要壓力大增,事業就會遭受挫折,影響深遠,影響深刻。

    “商君!”

    “運奄子可是從上將軍處歸來?”

    “宋軍退回河西,上將軍依舊嚴陣,真是令人欽佩。”

    ……

    列國的指揮官和外交官們看到了商無忌進來,都是不約而同地放下了手中的娛樂活動。

    觥籌置案,美人一旁,一個個起身行禮,很是給商無忌面子。

    可以這么說,哪怕運奄氏的大族長親臨,也絕對沒有這樣的禮遇。

    而這一切的根源,就是王命猛男的勝利。

    跟對了老板,就是這么爽!

    商無忌面帶微笑,沖四周還禮之后,語氣很是平靜地說道:“相國梳理戰況,不能抽身,便命無忌前來告罪。”

    說罷,他拍拍手,便有二十幾個美人進來,都是齊魯出品的高端妓女,在老家都是官營賣藝不賣身,屬于獻技換錢的高端服務。

    不過在國際上就不一樣了,法律不一樣嘛,可以理解。

    “諸子盡興便是。”

    言罷,商無忌很是識趣地告退,一眾指揮官和外交官們,頓時又放浪形骸起來。

    這樣的度假,實在是太爽了!

    等商無忌離開之后,有些正在搓麻將的大夫們卻是神色有點嚴肅,現在的行情變化,有點出乎意料。

    宋國聯軍雖然連續遭受挫折,但并沒有傷筋動骨,真正的大損失,也不過是折了前軍,可前軍司馬戴邑大夫戴舉可是跑路成功的,還成了和談大使。

    至于戴國旅賁……那就是個屁。

    沙飛率眾投降之后,現在都是蝸居在家,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除了見過一次李解之外,就再也沒有出來活動過。

    不過,列國諸侯都是知道的,沙飛是在等他的族人。

    從逼陽國有情報傳出去,那就是李解已經把沙飛的族人接了出來,有些人已經繞道魯國,從尼丘山過來逼陽。

    有些人還在路上,但大體上算是逃過了戴侯的堵截。

    至于路上會不會有刺客追殺,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沙飛真正歸心,或者說,真正讓逼陽國放心,讓猛男放心,就看沙飛的族人有沒有到逼陽國。

    到那時候,才是真正的大損失。

    宋國聯軍整體而言的大損失!

    宋軍戰敗的后果,不可能再像去年一樣賴賬,去年宋國還有“盟友”還有很多小弟,今年就小貓兩三只,要是連小貓兩三只都維護不了,那就是徹底完蛋。

    拼了老命,宋國也得割肉,哪怕平時踩戴國踩得很爽,但那是另外一回事。

    “諸君以為,宋傅兩國和談……會有何成效?”

    “私以為,傅人定會奪取河東之地。”此人美髯絲滑,顯然平日里打理的極好,他目光閃爍,壓低了聲音道,“宋人不知傅人變化,我等時時在此,自是親眼所見。”

    “日新月異,不外如是。”

    整個逼陽“二環”大工地,那是肉眼可見地在擴張,并且“三環”的規劃,已經擺上了日程。

    “義士”們的收益每天都在增加,盡管開支還是極其龐大,可源源不斷的“白沙麻布”運來逼陽之后,“義士”們的信心極為堅定。

    “不知諸君有無察覺,東南城寨,似有數個大倉?”

    “噢?”

    “莫非有何妙用?”

    “器具、布帛、糧食、魚肉……”

    摸牌的時候,念叨著這些詞,頓時讓另外三家都是臉色一變。

    “如此看來,吳國是要化逼陽為縣?”

    “怕是步步為營,先行開辟市場……逼陽本為南北散貨之地,今又有吳晉兩國會盟,徐國故地一分為二,倘若經營,不拘吳晉,擇選利市之處,必是此地。”

    手指在桌子上點了點,說話的大夫臉色一變:“便是這桌子……又何嘗不是精妙器具?”

    逼陽城中很多東西都比較“新奇”,但是,都是非常實用又美觀的,行銷列國,根本不愁銷路。

    連秦國都在打通商路,為此不惜跟吳國淮縣縣師聯絡,甚至還要攀上一門親戚。

    “無可奈何啊。”

    “無可奈何。”

    “……”

    沉默了一會兒,搓麻將的幾個人都是嘆了口氣,正常來說,諸侯分分合合都是很正常的,今天跟你合伙打誰誰誰,明天為了誰誰誰就跟你鬧掰,很正常,利益使然。

    現在對很多小國來說,其實不愿意看到逼陽國做大,更深刻一點,不愿意看到吳國的霸權真正地落實在揚子江南北,或者淮河以北。

    因為一旦吳國落實霸權,日后很多小國的日子,將會無比艱難。

    所以,這時候干趴下宋國之后,按照以往的傳統,是要鬧一鬧散伙,讓逼陽國的囂張氣焰壓下去。

    事情壞就壞在這里,為了拿到逼陽國的優良商品,誰也不敢鬧事。

    誰鬧事誰就和宋國一樣,別說“大紫01”,連“大紅01”都沒有。

    很多國君都等著“赤霞”下葬呢,做臣子的難道讓君上死得都不安寧?

    所謂無可奈何,那是真的無可奈何,眼睜睜地看著逼陽國如火如荼,越做越大。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