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一百九十章 不會大兵團作戰怎么辦
    不會大兵團作戰,怎么辦啊,有點拙計!

    李縣長尋思著這宋軍要是莽過來,他貌似也有點亂啊,這是砍自己人還是不要砍自己人?真雞兒麻煩。

    “首李,如今列國‘義軍’齊聚,以待首李之命。”

    無腦相信李解能解決問題的,都是鱷人和勇夫。

    沒辦法,首李就是這么神奇啊。

    再說現在老大看上去就很淡定啊,你看他坐在辦公桌前,還有心思畫圖呢。

    “嗯,我知道了。”

    李縣長點點頭,然后道,“讓隊長都來見我。”

    “是!”

    此次江陰邑帶來的作戰人員,數量其實也不少。五百鱷人加五百鱷人候補,一千勇夫加一千勇夫候補。

    總兵力三千人,野戰干挺宋國一軍不成問題。以鱷人和勇夫的素質,宋軍起碼要正規軍三萬以上,才能讓李解高看。

    沒辦法,高組織度和紀律性就是可以為所欲為,而且江陰邑的披甲率極高,百分之兩百的披甲率。一人配發兩套甲具,挖礦燒炭小高爐,李縣長本來目標就是奔著“鳩占鵲巢”吃了吳國去的。

    只是出現了一點小意外,要跟宋國過不去。

    甲具用鐵數量其實并不高,主要還是皮甲。鱷魚皮、鯨魚皮、犀牛皮為主,武器裝備主要是長矛和弓弩,刀盾手也有,但大體上都是負責江陰邑的保衛工作。

    除此之外,李解還帶來了數量相當可觀的火藥,以防萬一。

    所以實際上李縣長苦惱的不是怎么干死宋國人,而是這場面一旦亂起來,搞不好鱷人、勇夫的主要殺戮作業,是在殺自己人。

    幾十方勢力,大大小小各種不同的武裝力量,然后還不能分辨他們到底是敵是友,這打起來要是有人搞事兒,萬一翻船,李縣長上哪兒說理去?

    甚至可以這么說,跑過來說要支援逼陽國的“義士”中,肯定有宋國的間諜。除了間諜,說不定還有數量可觀的反骨仔,收買嘛,宋國也不是差錢的主兒。

    正常來說,以鱷人和勇夫這樣的士兵素質,三千骨干,怎么地也能組建出五六萬大軍出來。加上后勤,可能人頭數就要奔著三十萬去了。

    但李縣長對于烏泱泱的烏合之眾一向沒好感,人數多不是一定沒有卵用,得看什么情況什么人來用。

    就這年頭的生產力水平,還有這酷炫到爆炸的組織度,人越多的情況下,主帥大將必須是頂級天才。

    想要“多多益善”,腦子里不自帶“全地圖”是沒辦法玩的,只會被人玩。

    所以李縣長也就更加不想讓鱷人和勇夫無腦擴編,像他這樣擴充,在吳王勾陳看來,帶忠臣,絕對帶忠臣。

    像羿陽君這種大奸臣那就不一樣了,跑路的時候,號曰十萬鹽城之眾,實際上真正的戰斗人員,也就是萬把人。其余亂七八糟的,夷人、野人都有,還有被裹挾的倒霉國人。

    當時姬玄這個老烏龜,那是給一把木棍就算一個兵。

    李縣長能這樣干?

    不過現在不想這樣干,貌似也得這樣干。

    因為沙東很快就把大大小小不同國家勢力派遣過來的“義士”進行了初步統計,把后勤、力役、奴隸都算上,雜七雜八有十多萬。

    初步統計是十一二萬,浮動誤差就看溝通方面有沒有精準。

    “十多萬,他娘的搞毛啊。”

    李解叉著腰,在作戰辦公室里來回走動著,“要不讓他們直接‘蟻附’送死?”

    “首李英明!”

    三拳打不出個悶屁的沙哼,嘴里蹦跶出來這么一句話。

    “英明你媽呢英明。”

    瞪了一眼沙哼,李縣長來回踱步,眉頭緊鎖,“這我要是宋國,直接就先照著軟柿子糊上一臉。不過瞧這宋國慢吞吞的架勢,大概也是有點怕。烏合之眾也有烏合之眾的好處嘛,人多了也挺能嚇唬人的,還壯膽。”

    “首李,要是不用‘義士’,命其待命就是。”

    “你當人是牲口呢,說呆著不動就不動?這里面要是有奸細,晚上來個炸營,會死很多人的好不好?然后第二天咱們一看,嚯,死得全是自己人,你說這士氣傷不傷?”

    又瞪了一眼沙哼,但沙哼一臉無辜,因為剛才那話不是他說的,是沙東說的。

    “不用‘義士’……”

    沙東沉吟了一會兒,然后沖李解行禮道,“首李,何不讓‘義士’為輔,從旁相助?”

    “總不能讓他們挖坑……挖坑……嗯?挖坑……”

    李縣長突然眼睛一亮,手掌在逼陽國的地圖上拍了拍,這地圖是重新測繪過的,比列國的地圖精致多了。

    看著地圖,李縣長突然眉眼猥瑣地彎成了曲線:“小的們,老子突然想起來,這逼陽國早晚都是要歸附吳國的啊。這將來,不就是吳國的疆土?”

    “首李所言甚是!”

    “你閉嘴!”

    再次瞪了一眼沙哼,李縣長摩挲著下巴,然后道,“自家土地,早晚得經營,這破壞了多不好。都是好地,種糧食肯定能大豐收。又靠近泗水……嘖嘖,真是好地方。”

    一眾鱷人、勇夫隊長都是一臉懵逼,完全沒搞明白老大在想什么。

    很快,李縣長笑容越來越變態:“這讓老子指揮十幾萬人打仗,老子干不來。不過這指揮十幾萬人做個大工程,一直是老子的夢想。”

    言罷,李縣長推門大喊:“我是包工頭之王——”

    鱷人、勇夫們也都沒聽懂,因為老大說的是普通話。

    按捺住激動的心情,李縣長當時就有了打算,對鱷人、勇夫們道:“這樣,正好現在手頭有十幾萬勞力可以用,我們把泗水給治理一下,然后開溝挖渠,引水灌溉附近土地。打仗嘛,說不定就是曠日持久呢?咱們得種地,屯田以待時機,對不對?”

    “……”

    “……”

    幾十個隊長都不傻,老大分明就是打算拿盟軍當苦力,搞一個逼陽國大開發。

    “這為了讓戰車跑得快,原本的道路就得休整休整。還有那個什么,不能讓友軍吃虧啊,幕天席地挖洞穴,那怎么能行?這都入夏了,蚊蟲鼠蟻的不少,得蓋房子啊。”

    說到這里,李縣長的思路越來越清晰,打仗?打幾個雞兒的仗。老子這是逼陽國一帶一路好不好?

    然后李縣長迅速開始整理調理,給幾十路志愿軍分配任務。

    首先打仗嘛,為了不讓一顆糧食一根木頭流落在敵軍手中,我們得“堅壁清野”。

    堅壁,顧名思義,要讓壁壘更加堅固。所以,這是土木作業。得讓人蓋房子,修城寨,到處都是堡壘,還怕個毛的宋軍?

    清野,就是要把野外的東西都清掉。所以,該燒荒的燒荒,該砍伐樹木的就要去砍伐樹木。

    這全套作業,怎么地也得有挖掘組、打樁組、伐木組、燒荒組等等工作小組吧。

    其次打仗嘛,壕溝地道都得有,檑木滾石不能少,萬一宋軍特別牛逼,直接打到逼陽城下呢?

    這木工組不能少吧,這石工足不能缺吧,萬一李縣長想把拋石機弄出來,這還得新增一個木工設計組。

    再次打仗嘛,大鍋飯得燒,可想要大鍋可不容易,臨時弄個冶金組,也是很科學很符合常識的事情。吃飯又不能用手抓,盛飯也得有餐具,這燒制一些陶器湊合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最后打仗嘛,糧食加工很重要,這后勤壓力本來就大,那說不定就要自力更生呢?到時候雞鴨魚肉不可能點個外賣來解決吧,少不得要養一點雞,養一點鴨,然后還得伺候這些雞鴨……

    除了家禽家畜,主要還是伺候人,這人吃東西也不可能都一樣,軍官肯定吃肉,戰兵吃飯管飽,輔兵輜兵吃個半飽,大概也就是差不離了。可打仗時候,肯定得管飽,那舂米多出來的糠,就不可能給軍官和戰兵吃,得勻出來一點,配合野菜之類的,就能給奴隸們嘗嘗鮮。

    這么一套下來,怎么地也得再上七八個工作小組吧。

    整個工程,李縣長琢磨著得分包出去幾百個子項目,具體到一個作業區,可能就得讓友軍嘗嘗鮮。

    皇帝還不差餓兵呢不是?

    具體操作上,其實還是很麻煩,對指令傳達,小隊小組工作執行要求依然不低。

    不過和直接指揮十幾萬大軍比起來,至少這玩意兒屬于李縣長的老本行。

    曾經是老本行。

    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啊。

    制度管理建設上可能有點差距,跟現代化條件不能比,可有一樣李縣長現在很有優勢。

    威望。

    高舉“義”字旗,他就是大佬,不摻假的那種。

    燕國游俠都當他精神領袖了,你說這事兒上哪兒說理去,燕國國君都做不到的事情,李縣長都沒在燕國游俠跟前表演過胸口碎大石,可燕國游俠就認定了李縣長很牛逼,毫無水分的那種。

    這讓李縣長不得不感慨,燕國人……有眼光!

    他也覺得自己很牛逼。

    李縣長的計劃分了三個部分,短期內主要是挖溝蓋房子,中長期主要是屯田開荒挖溝蓋房子,長期主要是修橋鋪路拓展城市挖溝蓋房子。

    首先逼陽城外要開通溝渠,將護城河拓寬,并且將接通泗水的溝渠,直接和護城河打通。

    這有一個好處,節省運力,竹排輕舟就能運送一兩百斤的物資,對吃水要求不高。春夏時期,本來就是河水上漲,這也能預防可能出現的泗水泛濫。

    圍繞溝渠,修建哨塔,依托哨塔再建立圍墻,土木混合圍墻的總物料消耗是不高的。因為開挖溝渠產生的土石,可以直接版筑夯實。

    人力富余的情況下,同時十幾二十里作業,都是允許的,只要沒出現宋軍突然一波流沖過來,都不怕。

    手頭掌握三千鱷人、勇夫以及候補鱷人、候補勇夫,足夠應付突發情況。

    宋軍就算要偷襲,也只能是輕兵上陣。這種情況下的短兵相接,宋軍來多少都不怕。

    第一期的作業范圍并不大,主要是圍繞逼陽城來作業,講白了就是套圈挖溝。

    如果原先的逼陽城護城河是內環的話,此刻李解要干的,就是修一條二環出來,然后再開一條“高速公路”,把二環和泗水連起來。

    列國志愿軍的軍寨,就設置在二環以內,不讓他們進城。

    這樣就算有什么變故,逼陽城本體只要還在,就能繼續茍。

    最不怕的就是打消耗戰,友軍在李解這里就是死狗,死完了他也不心疼,除非這些友軍變成真正的舔狗,那么,他可能會稍微憐憫一下。

    否則,他是一個包工頭啊,又不是開發商,憑什么給客戶畫餅?他有毛病啊。

    “讓逼陽城所有通宵多國之語的,都出來聽候差遣。”

    “是!”

    “召即來,不來斬!”

    “是!”

    新的一年,當然得有新的軍事管制嘍。

    那些去年在逼陽城吃過苦頭的,自然曉得吳國猛男不是開玩笑的。更何況,今年的吳國猛男,還不僅僅是吳國猛男,他還是逼陽國的相國,更是吳國江陰子。

    在國際上,都屬于上流貴族,身份不一樣了。

    “列國‘義士’領兵之人,通傳爾等,前來此處聽候!”

    “是!”

    “若是言辭拒絕,‘義士’之憑,不予發放。”

    “是!”

    所謂“義士”之憑,就是用“大紅01”穿孔打結的木牌。這玩意兒很好認,因為全天下只有李縣長愿意把“大紅01”浪費在土鱉們身上。

    有了這個,就等于受李縣長的認可,承認是“義士”。

    至于木牌,只要來領的,都可以在上面刻上自己的名字,自己刻,也可以自己寫,隨意。

    這是一種差異化,也是一種警告。

    有了“義士”之憑,至少在逼陽城下,那地位就是不一樣的,你沒有說明你不中用啊,否則猛男怎么不給你發憑證?肯定是你有什么問題,不然不可能的,大家有,就你沒有?難道猛男差你一塊“赤霞”?不存在的……

    而這番操作,還能警告那些懷揣小心思的諸侯,既然派了人過來給老子打下手,那就好好做好工作,別想有的沒的,得聽話,不聽話就沒“赤霞”,高檔絲綢喲,名貴絲綢喲,只有江陰邑才能提供喲。

    威逼利誘,總歸是有效果的。

    再說了,大部分前來湊熱鬧的小國,本身就干不過江陰邑,別說江陰邑了,連以前的白沙村都干不過。

    所以想拒絕交出本部指揮權的國家,其實數得著的。

    李解就是要形成一種壓力,讓那些懷揣小心思的國家,也不得不認慫。

    不打你,你也得認慫。

    十幾萬人看著呢,你表演一哈跳反?

    多國部隊的問題除了指揮權,溝通也是極大的麻煩,所以李解要把翻譯人才全部抓在手中。這樣在一個包干區或者一個工段上,就能調和兩三個三四個甚至更多國家的部隊參與協作。

    比如唐國人和蔡國人,講話完全不一樣,互相交流就是雞同鴨講,但有了在江淮和漢水一帶走商的商人,就能進行翻譯,即便不精準,配合文字,也能傳達命令。

    工程上的命令,本來就很少廢話,這種條件,已經完全滿足精準傳達的要求。

    各國部隊把指揮權交出來之后,李解還能調和某些有仇國家之間的矛盾,比如就不必把六國的部隊,放在舒庸國的旁邊,因為這兩國最近幾年,一直在互相賣隊友,并且在國際上互甩對方的黑材料,總之就是臉皮撕破的冤家。

    要是沒有指揮權,兩國要是湊合著找地方安營扎寨,結果扎對方隔壁去了,那百分之一萬要出事兒。

    營嘯都是小意思,直接兵變互砍是可以預見的。

    同時統一了指揮權之后,分配各個部隊的駐扎地,就不會出現厚此薄彼的地方。

    反正都是在內環以外二環以內,再好能上天?再差能下地?不都是不能進城嗎?

    李解召集了人手,除江陰邑的嫡系之外,還有逼陽國、郯國、六國、曹國、郠國等等國家的士人。

    尤其是曹國,偷偷摸摸地派出了不少公族子弟,曹伯也是挺能折騰的,下了死命令,就算吳國猛男讓公族子弟去掏糞,也要遵守命令。

    李縣長尋思著這不是白送老子一批管理人才嘛,當然了,李縣長也不要什么高端管理人才,能夠負責精準傳達命令和監督工程進度,就已經綽綽有余。

    他這一套就是問責制,老大找大隊長,大隊長找中隊長,中隊長找小隊長。

    然后大家伙兒一起拎著鞭子,開工抽友軍,開打抽敵軍。

    兩邊都要抽,兩邊都要硬!

    “命令:江北農具盡數抽調逼陽!”

    “是!”

    “命令:于逼陽增設柳營,招募健婦入營!”

    “是!”

    陸續又下達了幾條命令之后,李解又把去年的“義膽營”重新拉了出來。

    老規矩,戰爭期間,肯定是要施行軍事管制的。

    那么,再度設置“肅清反逼陽和消極怠工”委員會,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能會有友軍不能理解,但是“義膽營”是很專業的,經驗也很豐富,只要跟友軍講過道理,還能不順利溝通嗎?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