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意外發現
    “君子這就要前往逼陽?”

    挺著個肚子,商小妹一臉的不舍。其實她的不舍比較假,對于自己老公實力怎么樣,她比誰都清楚。

    之所以還專門過江來送君一別,主要是為了告訴別人,老娘的肚子大不大?你們猜是誰搞大的?

    過了一個春天,商小妹的肚皮其實也就稍微圓了一些,離大肚婆還有十萬八千里。只是她拼了命挺著肚子,倒是讓人覺得這女子肚子里果然有貨。

    “你裝什么呢,怕別人不知道你懷上了?”

    橫了一眼小老婆,商小妹頓時一臉嬌羞,掩嘴竊笑,又掩飾不住自己的得意,這小妞眼珠子忽閃忽閃看著李解:“這幾日來了不少外國人,興許會有奇女子,君子自去逼陽就是,妾眼明心亮,定能幫君子尋覓幾個良家。”

    “……”

    聽聽這話,是人話嗎?

    李縣長頓時情緒激動起來,這么背德的言語,實在是讓人……感動。

    情不自禁就摟住了商小妹:“商姬賢惠啊,好,等我回來,給你專門蓋一棟大榭!”

    聽到老公這話,商小妹更是爽到不行,現在除了她,只有美旦有了一個李雷,她生了子女,顯然就是僅次于美旦。

    “君子待妾至深,妾亦不負君子。君為天,妾為地。”

    “不,地還是地,但我是牛……”

    不遠處,輪式重犁前頭慢悠悠地六頭耕牛,已經快要不行了的樣子。

    但是李縣長尋思著自己興趣愛好也不多,愛好務農,也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嘛。

    只是聽到商小妹說起最近外國人變多了,李縣長眉頭微皺:“最近老外特別多?”

    “連燕人都有,還有‘狻猊’人。”

    “狻猊……人?”

    李縣長一臉懵逼,狻猊是幾個意思?

    “秦國巨賈帶來的奴隸,有狻猊入貢姑蘇,黑白二獸,甚是丑陋。”

    然后商小妹就在那里描述著這狻猊到底長什么模樣,李縣長聽著聽著就覺得不對頭,眉頭一挑:“那畜生是不是長得跟老虎一樣,然后腦袋上有一圈毛?”

    “對。”

    “這他娘的就是獅子嘛,狻猊……狻猊個雞兒。嗯?等等,獅子?”李縣長雙眼圓瞪,“臥槽,秦國已經這么牛逼了嗎?能弄到獅子?”

    而且還是黑白雙色獅子喲。

    李縣長尋思著自己還是做工頭那會兒,白獅子倒是見過,黑獅子,那是真沒見過。

    曾經還是工頭那會兒,李解差點因為大象吃皇糧,后來就不收國家保護動物了,國內沒有的動物,李解也不知道算不算保護動物,但尋思著都是動物,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一概是不收的。

    但是哪里有獅子,李解還是知道的。

    有一次給阿三的一個村莊修小水壩,當地的土王公一看中國兄弟多快好省保質保量,頓時就不想全額支付工程款,把祖傳的獅子捉了幾頭出來,說是多的錢沒有,剩下的拿獅子抵。

    李工頭沒辦法,只好把獅子賣給了馬戲團,總算也不虧。

    一只公獅子,在當時也能賣個五六萬。

    有了這個寶貴的經驗,李解對獅子也略有了解,這獅子吧……如果秦國真的在兩千多公里外有影響力,那逮到獅子也沒什么,很正常。

    因為波斯獅極其亞種,曾經廣泛地流竄在里海到帕米爾高原之間的大草原上。

    李解沒見過,但馬戲團的宣傳手冊上,是這么說的。

    反正他也不關心,獅子看著就不好吃。

    “狻猊人。”

    李縣長摩挲著下巴,照商小妹說的,這大概就是跟著秦國商人進入中原的野生老外,不出意外講話都是帶著烤串味兒的那種。

    金發碧眼種,李解在吳國不是沒見過,姑蘇就有。但屬于王子公孫的玩物,宴會上的助興之物,私人聚會上,當時還是李鄉長的李解,也悄悄摸摸地瞄了兩眼,嘖嘖,那真是……太讓人羨慕了。

    要不是怕得病,當時還是李鄉長的理解,真想跟老妖怪討要幾個細皮嫩肉的。

    能賣到東方來的奴隸,品質果然都不差,質量上乘啊。

    檔次不夠的蠻夷,大多都有體味,而且毛發濃密,看了不吐就已經相當了不起了,還能微微一硬的,那真是鋼鐵俠中的鋼鐵俠。

    “君子可是要看看狻猊人?”

    “老子要看那些東西干嘛?我就是覺得奇怪,怎么突然就多了這么多老外?這不科學啊。”

    “唔……”

    聽到老公神色嚴肅,商小妹一邊撫摸著肚子,一邊也在思索著什么,過了一會兒,不等李解說要保重,她開口道:“倒是還有一樁流言,姑蘇、太倉、延陵、江陰,都有商氏子弟聽說過。”

    “噢?說說看。”

    所有小老婆當中,商小妹最有把握重點的才能,要不是撿到李縣長的是美旦,否則現在生李雷的,指不定就是商小妹。

    “有流言稱,有人欲刺公子巳……還有晉國公子小雀。”

    公子小雀,因出生時有青雀入晉侯懷中,故而給這個兒子取名為小雀。只是提到這個名吧……讓李縣長的雙眼,瞬間從猥瑣變成了超級猥瑣。

    “刺公子巳還有晉國公子。”

    李縣長沉吟了一會兒,微微點頭,他覺得這個事情,還真是挺靠譜的。

    搞死了兩個超級大國的太子,還不是美滋滋?這直接讓兩個超級大國的國內瞬間跟大醬缸一樣,完全糊得不能再糊啊。

    最糟糕的就是吳國,老妖怪現在能活多久,他自己心里也沒譜,但肯定是身體出現了問題,否則不會快刀斬亂麻,直接解決掉了最能打的兒子公子寅。還把一批下級軍官直接流放到善道、棠邑、淮縣等等江北城邑或者縣邑。

    這將來只要公子巳上位,隨便抬一手,說寡人給你們一個盡忠的機會,這些原本簇擁著公子寅的下級軍官,立刻就會變成最忠臣的舔狗。

    好吧,可能不是最忠誠的舔狗,但一定是最愿意幫新王咬人的狗。

    老妖怪留給了接班人施展仁義恩德的機會,這個機會還挺完美的。就算那幫下級軍官有腦袋清醒的,但他愿意清醒嗎?肯定不愿意啊。

    寧肯裝糊涂做舔狗,至少有機會翻身啊。

    整個家族以后還能不能繼續吃肉,不就看他舔得怎么樣嗎?這要是為了面子,為了什么骨氣和尊嚴,為了對舊主人的忠誠,然后就拒絕成為舔狗,他的族人首先把他打死,而且毫無壓力,毫不猶豫!

    不過這一切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這幫下級軍官,無所謂誰做新王。他們要舔的,是新王,而不是什么公子巳。

    姬巳是公子,他們不舔;姬巳是大王,伸出濕漉漉的舌頭,舔得飛起。

    所以說有人要是刺殺公子巳,還真是能搞出很多事情來。至少吳國的大動蕩,可能就不會避免。

    然而李縣長覺得納悶啊,你說你要搞刺殺,怎么就搞得全世界都知道了呢?還傳到了老妖怪的眼皮子底下,這不是鬧么。

    “商姬,你說這流言,會是欲圖謀刺之人所流傳出來的嗎?”

    “這如何可能?”

    商小妹覺得老公的邏輯不對啊,“若是流傳出來,行刺之事,豈能成功?或許,是主謀之人并無識人之明,所尋刺客將消息出賣。”

    “有這個可能……”

    點了點頭,李縣長想著,現在想要搞死兩個超級大國繼承人的,肯定是宋國。

    這宋國是打算先把流言傳得滿天飛,好撇清自己?

    畢竟,現在所有人都想著,誰要行刺兩個超級大國的公子啊,想來想去,現在只有宋國老鄉嘍。

    不過現在既然都流言滿天飛了,那宋國老鄉的嫌疑,肯定也會減輕。

    哪有那么傻的刺客,對不對?

    只是李縣長總覺得這套路好像在哪兒見過,就是一時想不起來。

    “算了,不想了,死什么公子關我鳥事,我又不是他爹。”

    言罷,李縣長摟著商小妹道,“這次出去,你好好在家養胎,你身材沒有旦那么好,奶水肯定不足,要是沒奶水了,記得提前找好奶媽。”

    “誰說的!妾的奶水肯定很足!”

    商小妹堅決否認,并且雙手托胸掂了掂,“這數月以來盡心盡力,照著君子所囑飲食,還日日數次按摩,已經大了不少。妾量過了,大了最少兩寸。”

    “你那是吃胖了,等你瘦下來你就有的受了。你難道沒聽說過,瘦身先瘦胸?還有喂奶姿勢好好請教一下旦,別到時候吸癟了不說還下垂,那就不好看啦。”

    “……”

    一張俏臉頓時一陣紅一陣白,盯了老公那張丑臉好一會兒,商小妹這才道:“君子稍等!”

    拎著裙擺踮著腳,商小妹轉身到了來時坐得馬車邊上,然后喊道:“夭夭,我有一事相求。夭夭可否隨君子同行?”

    車廂的窗簾被掀開,蛇精那怕生害羞的臉張望了一下,看到了不遠處站著的李解,又看了看窗邊的商小妹,這才囁嚅小聲道:“女夏是讓吾看住君子?”

    “不,此次交戰,必是大戰,君子戰必勝攻必克,倘使戰勝,定有絕艷美色任其處置。夭夭,到時多多擇選體力極好的絕色,送與君子享用。”

    “這是為何?”

    蛇精雙目圓瞪,妖艷姿容這時候都變了色,實在是沒想明白商小妹這是要干啥。哪有給老公多塞美女的,這不是讓自己的地位邊緣了嗎?

    不過商小妹卻是淡定的很,對蛇精道:“夭夭,適才我同君子相談,我自比為地,比君子為天。君子卻是自比犍牛……如此,好叫君子知曉,這世上沒有累死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此言一出,蛇精妙目閃爍,竟是浮現出莫名的興奮。

    鯊魚禪師說

    今天又沒日成兩萬,明天,明天努力日兩萬!我就不信了!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