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交個朋友
    江陰子在海邊搞地盤居然掏錢,頓時震驚了不少人。

    忙著搞第一次誘捕作業的大舅哥商無忌還在灘涂上打滾呢,結果岸上不少人早就跟哈巴狗似的等著了。

    一看商無忌上岸,一個個忙不迭地跑了過來,拉著大舅哥寒暄。

    “商君,聽聞江陰子欲圈地江海?”

    “毗鄰東海,土地廣大連綿,不知江陰子欲得幾何?”

    “吾在越國亦有土地,久不處置,若是江陰子屬意,今日便可交割。”

    不少人連合同都隨身帶著,絹布上寫的很清楚,哪里哪里是誰家封地,哪里哪里又是誰家犒賞。

    總之,都合法,都有手續,還挺有保障的。

    因為這些土地太過貧瘠,無法種植水稻,所以大部分時候就是打獵用。上面生存的人口,大多就是“沙野”之人,定期給領主交一點獵物,也就讓他們可以過活。

    都是為了生活嘛。

    只是不管怎么說,不能種糧食的地方,實在是沒啥意思。

    就算要產鹽,也得有銷路,還得不得罪大王。

    這幾年揚子江兩岸開發越來越成熟,對于王畿地區的貴族們而言,還不如分一支子弟前往江北圈地,反而更加劃算。

    現在陽口大埝附近,畝產也是相當可觀,逐漸有了產糧區的苗頭。

    “欲得幾何,吾不知也。”

    商無忌兩手一攤,他哪里知道老板到底要多少土地,現在就是搞海螺來著。海螺有啥意思?吃么?可海螺產量也不如螺螄和田螺啊。

    說到田螺,吳國還有專門出高級田螺的田氏。早先封地在會稽北,又稱田邑大夫,后來因為站錯隊,當初勾陳反殺競爭對手上位的時候,田氏選了另外一邊,整個田氏也就破落了不少。

    如今也沒有什么狠角色在姑蘇,反而在越國會稽,有不少子弟在做官。

    從田邑往東北延伸,狹長的海岸線都是田氏的地盤,不過相當貧瘠,基本談不上什么產出。

    螃蟹田螺倒是挺多的,可惜又不能當飯吃。

    這一次也是誤打誤撞,田氏這次過來,是準備進口一些蜂蜜回會稽。

    如今猛男蜂蜜很緊俏,雖然不知道猛男怎么產量辣么高,但這不是田氏要關心的事情,能夠做中間商賺差價那就不錯了。

    只是這一趟運氣真好,來了就聽說猛男要買地,還是買沿海那些沒卵用的破地,田氏頓時欣喜若狂,連忙追逐商無忌的腳步,直接到了東海之畔。

    “商君乃江陰子左膀右臂,還請美言幾句,美言幾句啊。”

    說著,出來跑生意的田氏老哥握著大舅哥的手,當時就塞了兩根金條。

    金條份量很足,因為是陰鄉自己熔融重鑄的特別款。

    原本這金條,也是白沙村交易之后的貨款。結果一轉手,田氏反過來就把兩根金條給送了出去。

    這一趟從會稽拉過來的貨,等于白干。

    好在這次拉的貨主要是生絲,對吳越兩國來說,什么都會缺,就是不缺生絲。

    “田君放心便是,舉手之勞。”

    商無忌也不客氣,他現在已經越來越有狀態,也越來越明白太宰子起為什么那么干。有時候不得不收,你不收,送禮給你的人不放心啊。

    其實田氏跟延陵商氏關系不錯,雙方還有過通婚聯姻,田氏就算不說,要是李解要買地,商無忌也會推薦一下田氏那些爛地。

    “那就有勞商君,有勞……”

    周圍一群斯文人一看田氏這么不講究,頓時大怒,你說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你掏兩根金條送給商無忌,這不是打人臉嗎?

    起碼五根金條!

    這樣才拿得出手!

    兩天過后,大舅哥也是感慨到不要不要的,他算明白了,這輩子自己最成功的的事情,目前看來,就是攀上了老板這條金大腿。

    有如神助一樣地擴張了自家的實力,而且不出意外的話,以江陰邑現在的產業布局,商無忌這一支商氏,以后就是正宗大支,延陵那邊,除非把陰鄉商氏全部干死,否則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商無忌越做越大,越做越強。

    這不是一星半點的擴張,而是十幾倍幾十倍的勢力膨脹。

    就現在,因為老板要買一堆爛地,商無忌就跟不少東南大族接上了頭。

    有些獨門生意,以往這些大族從來不會分潤出來。

    現在卻是大不一樣啊,給錢給人給技術,總之一句話,錢不錢都是小事,出來混,大家認識一下,交個朋友。

    “首李這收集海螺是作甚?”

    到現在還是沒搞明白,商無忌是很好奇的,這些爛地,真的可以變廢為寶?

    要知道,爛地一頃也不值錢,但備不住沿海灘涂規模廣大,幾乎就是從入海口開始,一直綿延到越國會稽。

    王畿地區的總耕地面積,連這些爛地的三分之一都沒有。

    所以便宜歸便宜,李解一次性要掏錢出來,還真不是什么小數目。

    不過他哪里曉得李縣長現在壞得很,他就準備用蜂蜜、瓷器、來料加工、淮泗銷售渠道、市場來充抵土地購置款項。

    對別人來說,蜂蜜是金貴到不能再金貴的東西,可對李縣長來說,這他娘的不就是糖嘛,來,給小蜜蜂再多喂點,爭取一群小蜜蜂產量上三十斤,讓友軍們多嘗嘗。

    瓷器更不用說了,盡管現在還在試驗,但初步已經有了成果,連老妖怪勾陳都搶著要,李縣長還怕個毛?

    這年頭,打廣告最有效果的方法,就是找大國領導人。

    一吹一個準,效果拔群,成果斐然!

    吳王勾陳說江陰瓷器“亞克西”,別人還敢不說“喲西”?

    而更大的殺器,李解還沒祭出來,只要“骨紫螺”管夠,他明光紫色紗一出,管你哪家大王,還不是有多少錢都掏出來?

    當然了,李縣長也沒打算上貢,自由競爭,自由貿易。

    各國的友商,都可以來采購嘛。

    而這玩意兒理論上只要沒碰上“厄爾尼諾現象”或者化工廠直排大東海,那真是長期來看無限量,就是生產過程十分艱難,也是價格居高不下的根本原因。

    這個事情雖然沒有告訴商無忌,但李解沒有放松,而是讓人跟著商無忌全程盯著。

    一天誘捕過后,灘涂和礁石區,最多的海螺結果都是花螺,也就是李縣長做工頭那會兒,經常在燒烤攤上吃的東風螺。

    密密麻麻多到爆炸,“骨紫螺”雖然有,數量卻遠不如花螺,百分之一的比率,也是相當的感人。

    不過這一回李縣長不是求產量,而是為了確認這一帶的確有“骨紫螺”,求證過后,李縣長立刻讓人前往東奄通知商無忌,往南沿海的土地,有多少要多少!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