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十二章 持節出使
    霸主級的大國,即便不怎么重視某個領域,其底蘊也不是小國可以相提并論的。

    吳國因為君主性格的緣故,對外交工作極為不重視,但即便是不重視,吳國“使廨”系統還是相對較發達。

    其中“騎傳”“舟傳”兩個序列的快遞員,往往會在駐各國“大使館”充當通訊員的角色。必要的時候,也是偵查員、刺客、間諜、護衛、輔兵……總之什么都能干一點。

    當李解正琢磨著回陰鄉老家好好地休息休息,持“騎傳”符節的快遞小哥就把姑蘇的特快專遞送到了逼陽城。

    把姑蘇派過來的快遞打開一看,李解一臉懵逼,居然是吳王專門給李解加急制作了的“猛大帥”符節。

    掀桌啊!

    “這玩意兒不會是金子做的吧……嘿,還真是金子做的,收了。”

    李鄉長原本很嫌棄,但仔細一看這蛟龍首的符節,居然是錯金手藝,做工還挺精良,這不收干什么?

    符節可以一分為二,左邊寫著“王命”,右邊寫著“猛大帥”。

    總之,感覺上有點糟糕,但是心理上有點小爽。

    “君子,大王竟然命君子持節使東萊?!”

    “我現在不也持節使逼陽嗎?”

    說著,李解“啪”的一聲,把“行者”符節拍桌子上,銅的,不怎么值錢。

    “……”

    商小妹一臉無語,她當然知道老公心里有氣,大過年的不讓回家還要加班,這樣的單位要不是加班費給得爽,早炒老板魷魚了。

    可問題在于,老板的確加班費給得爽!

    勾陳大概是怕李解雙拳難敵四手,總之給了一筆撥款,讓李解就地招募勇夫,組成使節團,前往萊國。

    這招募的費用,吳國就承擔了。

    “騎傳”到逼陽的時候,就跟李解講明了一下費用,總之,人數只要不破萬,隨便李解折騰。

    這是一筆巨款!

    正常來說是不會有這個錢的,吳國跟人打決戰,還不是隨便抽丁,要啥錢?

    但中原很多地方,不掏錢不好玩。

    你掏了錢,就能享受到帝王般的待遇,比如說開個海天醬油盛宴,那都不算啥,屬于基本操作。

    當然了,主要還是因為中原地區“客兵”泛濫,掏錢最省力。

    吳王為了干死羿陽君姬玄,是準備動用大概五百萬鏑的資金,一波干死不說,還要把江北地盤徹底鞏固,爭取十年之內成為再入中原的前進基地。

    現在形勢發生了變化,吳王也不介意掏四百萬鏑讓人快樂,只要能辦成事情,錢不是問題,快樂也不是問題。

    然后又因為這次來的“騎傳”貌似有一個叫“杰哥”的影子,李解當時就明白,這太宰子起啊,他又想努力工作了。

    于是乎,李解就說了,出使萊國人少了不行,先來個一萬人吧。

    “使廨”的同行們當場懵逼,尋思著大王說上限一萬人,你就來一萬人,你這吃相有點糟糕哦。

    然而李解表示我“猛大帥”一生行事,何須向你們多言?難道我表面上招一萬,實際只招五千這個事情,也會隨便跟人亂說?

    至于剩下的五千,那當然是太宰子起幫忙辛苦一下,等他李某人從萊國回來,說不定就招好了呢?

    “李君,這招募五千勇夫,只怕也是太多啊。”

    “誰說我要招募五千了?我就招三百。”

    “……”

    逼陽子當時就風中凌亂,尋思著你們吳國這么有錢的嗎?四百萬鏑的份額啊,一萬人的定額啊,就招三百?!

    李鄉長這么干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他要去萊國,肯定要跟萊國“使廨”打交道。五千額度是太宰子起的,剩下的五千,他自己就留三百,剩下的,全給吳國同僚們瓜分一下。

    當然了,“小杰”帶了姑蘇的消息過來,說是賈氏兄弟兩大夫,對猛男很推崇,猛男你要記住哦。

    李解有心說“杰哥不要這樣”,可一想兩個大夫跳出來吹他李某人,這是什么?這是伸出了革命友誼之手啊,得接著。

    然后這兩千額度是賈氏兩大夫的,剩下三千額度,除了三百給自己,兩千七百都是沿途各國“使廨”一把手們的福利。

    分好了果果,那就得排排坐。

    “猛大帥”這么猛,必須得坐第一排不是?沿途列國“使廨”要是不給面子,打的不是“猛大帥”的臉,打的是太宰子起、賈氏兩大夫、王宮“杰哥”、列國“行者”的臉。

    最最讓李解這么大方的一點,其實就一個:四百萬鏑還能是現錢?必須不能啊!

    預付款那才哪兒到哪兒呢,李鄉長做工頭那會兒,一般都當預付款是實收的百分之七十,這樣期望值很低,心態會更好一點。

    至于那些期望值很高的,一趟活兒下來,要債要個三五年,心臟病高血壓全都冒了出來。

    這錢或許吳王勾陳不會賴賬,但萬一吳王勾陳活不過明年,新王上位說不定就會用寡人現在很傷心,錢等寡人心緒平復之后,一定結清!

    有人會當真,但李鄉長不會當真。

    曾今有一次還是李工頭的時候,李工頭作為債主去要債,經歷了對方連續五年死遍三姑六婆的狀況!

    回想起來,歷歷在目,毛骨悚然,菊花微顫,心臟驟停……

    對拖欠尾款的江湖老漢們來說,自己的親朋好友乃至血親,都是處于“薛定諤的死亡”狀態。

    當你討債的時候,都開始排隊開喪;當你告別的時候,都開始排隊復活……

    所以吳王勾陳開出四百萬鏑的天價,但李解當放屁,這錢就算想要拿,也是太宰子起帶頭才能討要成功。

    至于他自己,順順利利出使萊國,然后辦成吳王的出使要求,最后平平安安回家,那就很完美。

    “君子,大王命你使萊國,不是還讓‘騎傳’奉上密函?”

    “密函我沒看放著呢,總不能讓我出使萊國還要沖鋒陷陣吧。”

    “……”

    捻開蠟封,把絹布抖開之后,商小妹有些無語地看了看李解,又看了看好奇的逼陽子妘豹。

    很有眼力的妘豹連忙道:“吾尚有事在身,明日再來叨擾李君。”

    “我送送妘君。”

    “李君留步,國事為上。”

    言罷,妘豹小跑離開,他很懂的,能讓“運奄氏”女郎欲言又止的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君子……還是看看吧。”

    “好好好,拿來給我看看。”

    李解接過絹布,看了一會兒,然后道,“我不識字。”

    又遞還給了商小妹,商小妹收好絹布,眼神很復雜地看著李解:“大王說羿陽君欲奪萊國社稷,望君子提前破壞羿陽君所圖。”

    “我現在跟‘使廨’的人說再招個五千人還來得及嗎?”

    “……”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