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九十二章 為人表率
    “君子要出行?”

    見李解在夾衣中塞了一塊“護心鏡”,商小妹就知道老公這是要出門。

    “去‘使廨’打聽一些事情。”

    列國在逼陽城的“大使館”都集中在北城,離逼陽子妘豹的家很近。主要是為了方便大國的使者們可以隨時過來抗議狂噴,小國嘛,就是挨噴挨揍的。

    “君子還是要多加謹慎,這幾日游俠出沒,恐有刺客。”

    “藝高人膽大!”

    李鄉長顯露了一下肱二頭肌,小老婆當時就嬌羞起來,昨天差點就干成了,就差那么一點點。

    要不是李解睡著的話,一定會干她!

    離開妘豹贈送給李解的私人別院之后,李解帶著“鱷人”直接前往吳國的“使廨”。本地上檔次的使臣不多,大部分都是兼職。

    主要工作就是做生意,吳國的出口貿易,就是他們在折騰。然后就是賺外匯,比如秦國大錢,在咸陽城,就能在馬市交易,買到不錯的“瑤池馬”。

    瑤池馬是秦國遠征瑤池諸部之后的戰利品,屬于硬得不能再硬的硬通貨。

    普通絲絹都不能交易,馬市別的不認,就認本國大錢。

    因為馬市的管理者,都是跪舔秦王的蠻子出身,個人需求是放在第二位的。

    第一位是大王的需求!

    蠻子本身是希望綾羅綢緞多多益善,可這玩意兒大王不要,那就沒辦法了。所以還是認大錢。

    市面上錢幣交換比較頻繁,還有私鑄的,但成色好不好,入手就知道。最終還是直接貿易來得爽快,輕松又不煩人。

    就是販運大錢是個麻煩事,好在因為國際貿易發達的緣故,像逼陽國這樣的國家,就等于是中轉站。

    一定的金融服務……還是有的。

    沒有票證,但是有“玉鑒”,憑“玉鑒”,可以在兩地同一個金融服務商手中進行現金操作。

    存取皆可,但要繳納一定的手續費。

    逼陽國這么久都沒被滅國,除了抱上了兩條大粗腿之外,自身也是有點內功的。至少逼陽國不窮,關鍵時候掏錢賄賂列國大臣,也能續續命。

    又不是只有吳國有太宰子起這樣的奇葩,列國多多少少都有。

    因為貿易發達,所以逼陽國的“使臣”大多承擔的都是進出口貿易業務,外交上的事情,其實就一句話:我們家大王說了……

    凡是不這么說的,都不是霸主級大國,頂天就是個地區小強。

    吳國“使廨”的規模比較大,因為主要功用不是為了辦公,而是為了存放絲綢、漆器、陶器、青銅器等等高附加值商品。

    來吳國“使廨”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官方人物,也可以是民間商人,甚至是逼陽國的小老百姓,也能過來買東西,只要肯掏錢,一切都好說。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諸君,猛男來了!”

    本來吳國“使廨”的日常挺溫和的,自從李解來之后,溫和的日常變成了心驚肉跳的大冒險。

    這才多久啊,王命猛男、陰鄉鄉帥李解就殺了小一百號人。列國“行者”的心態已經徹底爆炸,可有干不死李解,所以就有癟三拿他們這些“老實本分”的生意人出氣。

    搶貨搶錢都算好的,抄起一把匕首,趁你不注意就捅一下,那才是冤枉得慌。

    本想著李解會收斂,結果這個野人頭子變本加厲,反復打了列國的臉不說,還成天招搖過市,公開放話不敢行刺他的人都是廢物,是孬種,是窩囊廢!

    這話讓吳國“行者”們聽了,那當真是……爽!

    不過爽歸爽,怕也是怕的。

    他們又不是李解這種牲口,悍不畏死根本不符合常識好不好?!

    “啊?!猛男又來?!”

    “快快快,把……把羊肉端出來,還有羹湯!有魚么?”

    “有的有的!”

    “猛男愛吃魚,把魚端上來!”

    李解背著手,大搖大擺地帶著“鱷人”在街面上行走,路過的逼陽城百姓都是紛紛和他打招呼。

    “猛男何往?”

    “還未就食,故往‘使廨’用膳。”

    “來吾家就食何如?”

    “多謝,王命在身,不可叨擾……”

    “猛男忠于任事,可謂忠臣,可謂表率。”

    “愧不敢當!”

    然后逼陽城人民群眾又學到了一個成語,叫做“愧不敢當”。

    你看人猛男多謙虛,明明是個大忠臣,給吳王掙了多大的面子,可還是很謙虛地說一句“愧不敢當”。

    這是品德啊!這是節操啊!

    高尚,太高尚了!

    “有賢焉,在吳之野。”

    逼陽國的人民群眾對李鄉長的評價相當的高,人李鄉長既然謙虛“愧不敢當”,那么逼陽國百姓也得吹兩下嘛。

    在野賢才……一般人受用不住。

    不過李鄉長卻很坦然:沒錯,說的對,說的就是我,多說一點。

    有勤勤懇懇上班的逼陽國官吏,也佩服李鄉長這種“一心為公”的做派,這種高尚情操,他們很羨慕,但因為生活艱難,也不可能像李鄉長這么瀟灑。

    所以,只有唱唱歌,感慨感慨。

    “嘒彼小星,三五在東。肅肅宵征,夙夜在公……”

    到吳國“使廨”門口,就聽附近的逼陽小官們在唱歌解悶。

    李解一聽,頓時連連點頭:沒錯,說的對,說的就是我,多說一點!

    進門就聞到了一股香味,有秦國的茴香、楚國的桂皮、吳國的生姜、蜀國的花椒,都是硬通貨啊。

    當然了,李鄉長聞到了這股香味,不是為了吃作料。

    而是為了吃本地羊肉。

    “喲,這就準備開吃了?”

    “豈敢豈敢,知猛男前來,特為準備,略有薄酒,還望猛男勿怪。”

    “好說!”

    李解大馬金刀地入了座,是真有座,陰鄉特產的高腳椅子,商無忌讓人從淮縣運到逼陽國來賣的。

    剩下了一些,當然就是自用嘍。

    “都愣著干什么?!都坐都坐,一起吃!”

    “豈敢……”

    “豈敢個屁,老子叫你們坐!”

    “是是是,猛男勿怪!”

    一幫“行者”趕緊入座,奴婢們忙前忙后,給他們擺好了案幾,又上了一些肉食酒菜,這才雙方相安。

    羊排是直接入鼎烹煮的,味道相當不錯,抓了一根就是開啃。

    見李解這么爽快,“行者”們也是放開了吃。

    正吃著呢,卻聽李解完全不顧什么“食不言、寢不語”,直接開口問道:“是不是有人密謀圍攻大吳?”

    噗——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整個場面很混亂很臟,“行者”們感覺自己的肺都要咳出來,那感覺,太刺激啦!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