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八十五章 時刻準備著
    不是不想搞死姬玄,實在是李鄉長就算有心,現在也沒那個機會。

    搞到現在這個地步,對李解來說,已經相當的不錯。坐看姬玄被吳王狂扁,可能還會一通海扁,從淮下扁出吳國疆域。

    李鄉長有三套方案。

    第一,公子玄出逃,他現在出國旅游,除了趁著冬季多掙幾個錢,也是提前做好準備。只要公子玄流竄到非常適合下黑手的國家,他就干一票狠的。

    大家都是“外國人”,下黑手跑路有毛個壓力?

    第二,公子玄勾結了姑蘇的頂級權貴,然后這個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盟友”,背刺了一下吳王,把吳王給捅死了,那么公子玄就不用出逃。但很大概率就要和這個“盟友”劃江而治,李解就得提前采購更多的火藥原材料,然后正式在江北干上一炮。

    第三,公子玄被打死了。

    那沒得說,反正鹿邑和雉邑,理論上都有他的人。論搶功勞補刀黑金黑裝備,不是李鄉長吹,他玩游戲從來都是頭一個被踢出公會的!

    除此之外,還得防著姬玄狗急跳墻,老王八蛋畢竟在鹽城經營多年,手底下總歸會有幾條忠心耿耿的惡狗。

    這要是有人偷偷摸摸過來行刺,不得不防啊。

    搶地盤搶項目搶女人,行走江湖……忌諱的很。

    李鄉長可不覺得姬玄這個“老江湖”會跟他講什么江湖道義,像他這個文明社會受過高等教育的紡織學院優秀畢業生都不講,何況姬玄這個臟心爛肺的老惡棍?

    不過心里有什么計劃,李鄉長這會兒也沒打算跟商無忌還有姬巴詳細討論,說了也白搭。

    一切都要看王師跟鹽城軍的戰斗結果。

    反正現在,他就是一個出國旅游的“行者”,一個時刻準備著在國外“大使館”蹭吃蹭喝的“猛男”。

    原本李鄉長還擔心著旦會有產后憂郁癥,可沒想到跟旦都沒有解釋得太深,旦就阻止了他繼續解釋。

    一個“我都懂”的眼神,讓李鄉長差點就不想出國了。

    點了沙東隨行,又有“哼哈二將”,五十個“鱷人”收拾了行囊,搭上了李鄉長的豪華旅游團。

    公款旅游吃吃喝喝,想想還是挺爽的。

    不過這都是做夢,公款是沒有的,有一份“霸氣小護照”,就已經是難能可貴。

    原本嬙想要同行,但李解告訴她,她還有訓練“健婦”的重大責任,這讓嬙忍住了出國旅游的巨大誘惑,反而下定決心,準備把陰鄉“健婦”練出來。

    “柳營”已經成了規模,嬙的本事也很受白沙村的認可,在陰鄉內部,嬙同樣也屬于首李的臂助,是可以抽出“兵力”來支持首李的“巨頭”。

    和別處的婦女不同,白沙村的柳營健婦,抄起長矛,那是真能捅死人。

    不能出國,但嬙也是有動作的,她拉住了商小妹,咱三盯住商小妹:“商姬,君子好色,若有上等美色,還需細細留意,將其招聘回鄉。”

    “吾知矣。”

    商小妹連連點頭,表示看到了合適的美女,一定給弄回來。

    老公就這點愛好,沒辦法,得允許人有興趣愛好不是?

    不過跟李解同乘一條船之后,商小妹就把這個事情暫時給忘了。她一看都跟老公在一條船上了,頓時激動的不行,這時候不來個“船震”,把“正事兒”給辦了,她哥哥肯定又要叮囑萬分。

    尤其是現在美旦已經生了李雷,那就徹底放心大膽地干,就算生兒子,也是小兒子,怕什么?

    然而在船艙中,李解成天就跟商小妹聊州來國、鐘離國、彭國、宋國的事情。

    尤其是風土人情、國君重臣、政治經濟……就是沒有風花雪月。

    一開始商小妹以為自己的胸不夠大,就抽空擠了一下,然后李解就跟她聊大……大國在宋國的“大使館”都是怎么運行的。

    這讓商小妹很受傷,要不是摸過李解確認很硬,商小妹一度以為老公愛的是她哥哥,而不是她。

    一路前行,倒不是李鄉長不想趁機來一炮,實在是條件不允許。這船上來一發,不就是給“鱷人”們聽見了?

    有道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老大吃肉,他們就只能搞點“白濁”,這誰受得了?

    搞不好剛到鐘離國,就要先開開葷、解解饞,這就很不合適。

    李鄉長尋思著,先找個地方安頓一下,然后悄悄摸摸地快活快活,大家都好。

    “州來、鐘離都是小國,去了也沒意思。”

    摩挲著下巴,雖然目標是去鄭國,但實際上鄭國還是有點遠的。

    但臨近的六國、舒國、鐘離國、州來國等等小國,也沒有去的必要,去了也只能蜂蜜換土鱉,得不償失。

    反而穿彭國而過,在宋國地界倒買倒賣,還是有點搞頭的。

    宋國鄭國又離的很近,在宋國打出名氣來,效果也很好。

    尤其是宋國比較特殊,是子姓,典型的“前朝余孽”,但有一個好,有錢。

    在中原地區,除了大國,就只比鄭國稍微差一點。

    而且宋國武備比較散漫,受周圍姬姓、姜姓國家的控制,主要還是重商,特殊時期,也是通過招募“客兵”來防備外敵入侵。

    這個外敵,大多數情況下,就是鄭國。

    鄭國跟宋國互懟有三五百年了,兩國民間交流其實還行,但上層是世仇。

    所以,一般周邊小國,都是選鄭國和宋國站隊,只有大國才無所謂,想干嘛就干嘛。今天賣鄭國一把弓,明天就賣宋國一支箭,根本無所謂兩國的抗議。

    李鄉長略作思量,就對商小妹道:“商姬,我們先去宋國,聽小杰說起過,貌似宋國現在有戰事,正好可以看看,這‘客兵”作戰的流程是如何的。“

    “良人明知宋國有戰事,為何還要前往?”

    “我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斬釘截鐵、毫不猶豫,李鄉長傲立船頭,遺世而獨立,他驕傲!

    當然真正的原因是,李鄉長覺得萬一姬玄那個老烏龜要竄逃國外,很大概率會選擇一個臨近的大國。就算不是大國,也會是一個日子好過一點的國家。

    當不了社團老大,也可以當寓公的嘛。

    像六國、舒國、巢國、徐國等等小國、弱國,跑這種三線小城市買房子長住,姬玄能受得了?

    勾陳到底把姬玄打成什么鳥樣,李解是不知道,但這不妨礙他提前挖好坑,時刻準備著埋人。

    “商姬找什么?”

    “找紙筆。”

    商小妹眼睛放著光,嘴里念叨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真是好,良人果有秀才。”

    “……”

    面無表情的李解喟然一嘆:親兄妹啊。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