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八十一章 新生
    簌簌簌簌……

    沙漏中的沙子流光的時候,總感覺速度會更快一些。

    李解正襟危坐,看著“大榭”庭院的院門,兩眼沒有焦點,就這么眼睛一眨也不眨,無意識地看著前方。

    “她常年勞作,身體素質很好。”

    “能吃苦,性格堅韌不拔。”

    “懷孕之后一直有鍛煉。”

    “十五六歲就胸大屁股翹,天生能生養。”

    嘴里念叨著,好一會兒,猛地拍了一下大腿,“這樣當然會順產了!”

    “對!就是這樣!”

    篤篤篤篤……

    木質地板被人踩踏的聲音從身后傳來,李解沒有去看,來者緊靠著他也跪坐著,雙手將裙擺攏在膝下,然后開口問道:“君子不必擔憂,阿姊安好。”

    “你看我像擔憂的樣子?我這是在欣賞雪景。”

    李解扭頭看著商小妹,“你這是什么眼神?”

    見商小妹掩嘴竊笑,李鄉長有點羞臊的樣子,好在他皮膚粗糙又變得有點黑,倒也看不出來。

    “君子甚愛美旦。”

    “那當然,她多美啊,身材又好,性格又好……”

    說著說著,李鄉長突然想起來,他做工頭那會兒,也遇到過一個很不錯的姑娘。戀愛談得很順利,也沒有什么雞毛蒜皮的爭吵,談婚論嫁似乎都是按部就班,要不是后來那姑娘喜歡賭博,李鄉長當年是很想跟她結婚的。

    最后婚也沒結成,還幫她還了幾十萬的賭債。

    唉……

    真貴啊。

    回想當年,李鄉長覺得現在也挺好的。

    像旦這樣的女人,以前哪有這個機會?

    “君子何時讓妾侍寢?”

    “你就這么想被干?”

    李鄉長歪著頭,伸出手指指著商小妹,“你這種思想……很好!我很滿意。還有……”

    “嗯?”

    “扶我起來,我腿麻了。我以后要是再跪坐我就是狗!”

    噗嗤!

    商小妹沒忍住,笑出了聲,然后趕緊起身,扶住了丈夫的胳膊,讓他好發力站起來。

    “我去……腿是真麻了,感覺一萬只行軍蟻在啃我的兩條腿……不,三條腿。”

    “為何是三條腿?”

    商小妹歪著腦袋,一臉的奇怪。

    “你天天想著侍寢,結果問出這種問題?”

    像一只被惡狗上了的老鵝,李解緩緩地挪動著兩條腿,最后放棄了扶商小妹,而是選擇扶墻。

    因為他感覺要是再扶商小妹,保不齊就把她給壓死。

    一頭霧水的商小妹還在想著,丈夫哪里來的三條腿?

    懵懵懂懂,步子細碎地跟在后頭,似乎是還打算隨時攙扶。

    終于走到了大廳中央的椅子前,一屁股坐下去之后,就聽“哇”的一聲,嚇得李解整個人一哆嗦,兩腿一蹬,整個人往后翻了個跟斗。

    “臥槽!這他娘的就生了?!太突然了!太刺激了!”

    咚咚咚咚咚咚……

    急促的腳步聲傳過來,滿頭大汗的嬙沖了出來,看到李解之后,一臉欣喜地喊道:“生了,母子平安!”

    叮叮、當當,叮叮當當……

    廊下風鈴微動,這是燒制的風鈴,風鈴下放懸掛著一張條幅,上面蚯蚓也似的文字,正是“母子平安”四個字。

    “嗯,很好。”

    李解表情淡然,輕輕地點點頭,然后對身旁的商小妹道,“商姬,跟嬙一起進去看看吧。”

    “是。”

    “君子不一起嗎?”

    “椅子倒了我不要扶起來的嗎?”

    “是……”

    一臉奇怪的商小妹跟著女嬙又返回了里面,等她們兩個進去之后,李解頓時握緊雙拳,飛快地打了幾下:“YES!”

    “君子?”

    商小妹探出個腦袋,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張牙舞爪的丈夫。

    “來了!”

    輕咳一聲,李鄉長邁著穩健的步伐,朝著房間走去。

    一邊走李解一邊想著,幸虧當初修了大房子,然后把周圍一群癟三打服。否則生孩子的條件,得多惡劣?

    隔著兩個房門一個屏風,屋中透氣但不鉆風,冷倒也不冷,燒了炭火,只要不是作死,倒也不怕一氧化碳中毒。

    “阿解……”

    旦一臉虛脫的樣子,好在喝了一些糖水,整個人精神卻還是不錯的。

    比旦好不了多少的是白嫮,她在鹿邑幫人接生過,在鹿邑也小有名聲。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她的手很小巧但又修長,很適合演奏樂器,很適合縫縫補補,也很適合給人或者牲口接生……

    “君子。”

    因為有了白嫮,所以姑蘇來的“接生婆”還在候著,當白嫮不行的時候,才會讓她們上。

    朝中有人好辦事啊,李解說要“接生婆”,太宰子起就從“百司”點了人。

    就沖這個,李鄉長覺得賄賂太宰子起就不虧。

    關鍵時候,這家伙確實頂事兒啊。

    “羽姬幸苦了。”

    “份內之事。”

    白嫮微微欠身,因為太緊張,也是滿頭大汗,此刻臉蛋還是紅撲撲的。

    輕輕地拍了拍白嫮的胳膊,又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李解這才跪坐在床邊,握著旦的手問道:“可還好?”

    “阿解不看看孩子?”

    “不急。”

    聽到簡簡單單的兩個字,旦頓時氣色更好,眼神水潤地看著丈夫:“還是看看吧。”

    語氣雖然還是很虛弱,卻帶著歡快的驕傲。

    女嬙眼睛閃亮,充滿著光彩;白嫮嬌羞之余,更是有些期待;商小妹依然忽閃忽閃著大眼睛,然后開口道:“君子不是說不再跪坐么?”

    “汪!”

    扭頭沖商小妹呲牙咧嘴,嚇得商小妹一跳,抱住了白嫮的胳膊,縮在了一旁。

    暖和的房間內,頓時洋溢著快活的笑聲。

    緊靠在旦的一側,已經哭過,此刻已經入睡的嬰兒皺皺巴巴紫里帶紅,李解從沒看過這么丑的小動物。

    “公的?不是,男孩?”

    神經質地蹦跶了一句,饒是白嫮都白了他一眼。

    “之前不是說過,母子平安么?”

    女嬙也是用嗔怪的語氣說道。

    “女子也是子啊。”

    “……”

    “……”

    見他理所當然的樣子,幾個小姑娘都懶得說話。

    怕嬰兒感染,但李解還是把襁褓中的嬰兒抱了起來,剛剛生產的旦很是小心翼翼地伸手托著,仿佛孩子隨時會從李解手中掉落一般。

    “真丑啊……像我。”

    “……”

    “……”

    “……”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