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七十章 猛男
    把李解的態度帶到,商無忌成了太宰子起的座上賓。

    此時此刻,大舅哥才深刻地感受到公子巴和嬴劍的感受。這太宰子起的座上賓,不是他商無忌,而是那一斤黃金啊。

    “此誠乃正直佞臣!”

    離開太宰府邸的時候,大舅哥在馬車內如此感慨著。

    子起還真是壞的光明正大,貪的理所當然,不矯揉造作,不虛情假意。

    我叫子起,大吳太宰,我是一個奸臣,我給自己代言……

    收錢就辦事的子起還真是不含糊,秋收時節是相當忙的。以太宰職責,每天的公務可以讓子起忙得腳不沾地。

    可即便是公務繁忙,子起還是抽空把答應下來的好處,給商無忌擺平了。

    姑蘇城外的市場,多了陰鄉籍的“市儈”。

    不是一個,不是兩個,而是三個!

    子起說了,看在李鄉帥這么爽快的份上,買一送二!

    “哇,這個子起真是人才,吳國能如此強盛,果然不純粹是吳王的魄力。這是能臣啊。”

    原本對太宰子起還有點瞧不上的李鄉長,這時候不得不承認,子起還真是讓人佩服。

    不是所有貪官都是能吏,但子起這種很講“江湖道義”的,絕對算得上能吏了。甚至可以這么說,子起想要拉一票投資,說是要弄個姑蘇手工業開發區,趕著給吳國送錢的商人,大概可以繞姑蘇城三圈以上。

    “故起為太宰,吾為商賈。”

    大舅哥那是相當的感慨,把貪污受賄拿錢辦事做得這么有“職業性”“道德節操”,這真是……簡直了!

    “也虧難吳王敢用,吳王還真是用人之能,不用人之德。”

    不過李鄉長也不看好太宰子起的下場,有一年他出去接了一個紡織廠兄弟單位的活兒。那單位有個管后勤的老哥,辦事麻利但是手腳不干凈,面面俱到但貪圖小利。老掌舵的下臺之前,把他的證據收集起來,交給了接班人。

    然后嘛……新掌舵的上臺就把他給干了,吃了個肚兒圓不說,單位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是交口稱贊“亞克西”。

    手都拍紅了!

    在李鄉長看來,這太宰子起,要是活到下一任吳王上臺,那下場也差不了多少。

    不過轉念一想,李鄉長又發現一個問題,子起這個老王八蛋,貌似在吳國一直不肯受封。現在略微一琢磨,李鄉長尋思著,這老王八蛋怕不是時刻準備著跑路。

    勾陳、子起這一對君臣,這要是感情特別深厚呢,估摸著勾陳也會默認子起跑路。這要是有個偏差呢,子起也是個錢莊國庫。

    旱澇保豐收啊。

    “用人之能,不用人之德……”

    商無忌一聽這話,頓時覺得很有深意,正要感慨,卻聽李解不耐煩道:“這不就是‘唯才是舉’嘛,曹孟德你聽說過沒?”

    大舅哥搖搖頭:“不知哪國人?”

    “魏國的。”

    “有魏國這個國家嗎?”

    大舅哥一臉懵逼,“倒是晉國有魏氏,其……”

    “好了好了,這不重要。讓你采購的東西采購了嗎?”

    “已經入庫,首李可要查驗?”

    “當然要查驗,萬一你學子起貪污呢?”

    “……”

    李鄉長這次采購的是松脂和桐油,以陰鄉的采集和交易的能力,實在是不足以吸引大商人過來。

    再一個,即便是著名的大商人,也不一定有辦法收集到足夠的松脂、桐油。

    只有國家級的能力,才能大量累積。

    吳國是東南大國,自然有這樣的實力,甚至只要吳王愿意,可以發動周圍幾十個國家提供自己所需之物。

    “首李,這要如此之多松脂和桐油,所為何事?”

    “哪兒那么多為什么?我喜歡吃燒烤行不行?我要給豬皮退毛所以要松脂行不行?”

    瞪了一眼大舅哥,李鄉長又道,“過兩天我要出去一趟,你好好守在家里,別亂跑了。姑蘇有什么事情,讓姬巴去處理。”

    “是。”

    “對了,那個‘猛夫’金牌到底什么時候送過來?”

    “太宰起說是請了最好的木工,正在雕刻。”

    “這老東西還真是不要臉啊,真用木頭的?”

    李鄉長震驚了,他就是那么一說,可子起是真這么干啊。

    對于老板說過兩天要出去一趟,商無忌是有點擔心的。鬼知道他要出去干什么,萬一又是出去殺人放火呢?這到時候又是一屁股的屎。

    到現在,渡江北上搶劫淮夷的后遺癥,到現在還沒有結束呢。

    老板搶回來的“羽姬”,到底還是鹿邑城主之女,這種女子的身份,不是那么容易消化的。

    諸國雖然吐槽淮上之人是“淮夷”,實際上“淮夷”并非是真的蠻夷,乃是前朝余孽,也是建制成邦的文明之人。

    淮夷諸部的祖上,也是封君封伯甚至還有稱王的。

    所以野人頭子搶個“諸侯之女”為侍妾,屬于相當敏感的事情,不太方便大肆宣揚。

    可李鄉長這個老板讓商無忌很蛋疼,他就差跟所有來白沙市場的人吹牛逼,說把鹿邑城主之女干了個爽。

    具體到細節雖然沒有描述,但讓不少過路商人都很羨慕,故事略微加工一下,就是“白沙猛夫有美姬”。

    故事從來都是要新鮮的,商人到了一個地方,把故事編排一下,新鮮感會吸引很多客人。

    缺少娛樂活動的情況下,又唱又跳打籃球也能紅。

    商無忌有心勸說老板,但李解理直氣壯:老子就是搶了羿陽君的美妾怎么了?老子不但搶他美妾,還要去鹽城搶他老婆!

    大舅哥當時就佩服無比,尋思著老板果然口味獨特,快六十歲的老太太都不放過,誠乃偉丈夫,葷素不忌。

    “讓姬巴去姑蘇催一催,這‘猛夫’金牌早點到手,我過兩天有用。”

    “好。”

    公子巴最近對去姑蘇有陰影,而且對去見太宰子起更是有點忐忑。

    但是這一回,商無忌跟他說了,就是幫忙把“猛夫”金牌拿回來,其它沒什么。

    公子巴頓時奇怪,王命特賜的金牌,難道不是姑蘇派出使者送來嗎?

    商無忌用看弱智的目光看著公子巴:“陰鄉非云亭、五更,首李非大王之臣。”

    姑蘇還專門派使者過來給你一個鄉下土老財搞嘉獎儀式?想太多了吧。

    本身這個舉動,也是和陰鄉和李解無關,純粹是吳王對羿陽君的懷疑、猜忌在推動著事情。

    “那好吧。”

    公子巴很無奈,只好硬著頭皮,又一次到了姑蘇。

    太宰子起很高興,說是金牌已經做好,而且相當完美。

    公子巴檢查了一下,料子卻是好木料,上面嵌著金燦燦的青銅片,確實是好大的一塊“金牌”

    領了金牌,公子巴就趕緊回陰鄉邀功。

    李鄉長也是很高興,有了這面金牌,有些原本偷偷摸摸干的事情,現在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干了。

    金牌做工精煉,外貌燦爛華麗,可以說一看就很上檔次。

    掛胸口相當的有震懾力。

    不過李鄉長的臉色相當難看。

    “首李,可是因為金牌之材……”

    “下柳啊。”

    李鄉長一只手搭在公子巴的肩膀上,“你讀過書,是識字的,而且周游二十六國,對不對?”

    “首李過獎,這不過是在下的一點……”

    “你他娘的閉嘴!你還得意?!你看看清楚!這上面是什么字!”

    “猛……猛男?!”

    金燦燦的金牌上,豎著寫的“猛男”二字,相當奪目搶眼……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