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六十九章 你怎么罵人
    “逐象過澗”這個事情鬧得很大,當然本身動靜也確實大,四頭巨獸過境,那場面著實震撼。

    不過事情傳著傳著就邪性了,說什么都有。

    不外是李鄉長生撕虎豹逐象斬蛟,總之一個字:超級猛!

    然后因為太猛了,大王還專門賜了一塊金牌,來稱贊他的勇猛。

    “哦?還給金牌的?”

    商無忌又跑了一趟姑蘇,給太宰子起送了一點土特產,比如說蜂蜜。兩罐蜂蜜是太宰子起的,兩罐蜂蜜是大王家養的熊大和熊二的。

    然后太宰子起說了,這給熊大和熊二的蜂蜜,就由他代為轉交。

    大舅哥商無忌表示莫有問題!

    太宰很高興,這陰鄉人就是爽快,上道啊。

    于是乎,太宰又跟大舅哥說了,說這金牌怎么弄,要不你回去問問你們老板李鄉長?

    “說是特賜金牌,有‘猛夫’二字。”

    “這啥意思?讓我去給吳王打工?還是說做保安什么的?”

    沒聽懂李解說什么,大舅哥認真道:“聽人說,太宰起在大殿之上,略有言語。提到了首李,還有羿陽君。隨后大王就下令,命太宰起鑄‘猛夫’金牌,特賜給首李。”

    “蛤?”

    李鄉長摩挲著下巴,因為沒有刮胡刀,這胡子也躥出來不少,摸著手感極為糟糕。

    想了想,李解尋思著,這他娘的怕不是子起陰了一把公子玄吧?

    不過這不重要,反正結果挺好。

    “子起那老東西是什么意思?”

    “想必是這金牌之上,想要多點折損。”

    “火耗?”

    李鄉長頓時一張便秘臉,吳王特賜的金牌,可不是銅的,是黃金。這時候黃金的購買力,強得離譜。

    這一回吳王愿意掏一塊黃金出來賞賜,八成是因為子起這個老陰逼拱火成功,暗戳戳地黑了一把公子玄。

    雖說不知道具體操作和話術是怎么回事,但李鄉長琢磨著,太宰子起這種人,實在是太適合打交道了。

    像吳國這樣的大公司,你想要挖他墻角,可不是就得內外勾結么?

    太宰子起身居高位,從來不害怕收黑錢時候咬手,膽大包天無所畏懼。這種人是極品啊,跑吳國搞點小買賣,李鄉長以前也就是跟云亭啊芙蓉啊這種鄉下小領導打交道。

    現在不一樣嘍!

    “這樣,吳王給多少黃金,讓子起全部拿走。我不要。”

    “啊?!首李,不可,這可是王命特賜之金牌……”

    “你做主還是我做主?那鄉帥位子讓你給好不好?”

    “……”

    行行行,是是是,你老大你老板,你說了算。

    大舅哥頓時抑郁了,碰上這種神經病一樣的老板,難伺候啊,太難伺候了。

    “那……如何回復?”

    商無忌整個人都沒精打采了,黃金啊,一大塊的黃金,居然直接不要了?

    “讓那老東西換個木頭的,隨便雕兩下,上面戳極快銅條不就行了?這種事情,只要我不說出來,誰知道?所謂‘民不舉,官不究’,我李某人相當靠譜!”

    “民不舉,官不究?”

    掏出小本本,騷話趕緊添上。

    完事兒之后,商無忌還是覺得不甘心:“這豈不是讓太宰起獨占好處?”

    “誰說的?”

    李鄉長橫了一眼大舅哥,“你還商人呢?我讓給他一大塊黃金,他不得表示表示?這樣,你就跟他說,聽說‘百司’時常采購苧麻之物。咱們陰鄉雖然窮是窮了點,可苧麻很多嘛,而且這麻繩,質量很好嘛,比姑蘇最好的麻繩都要好,對不對?”

    “就賣麻繩?”

    “還有麥粉,咱們在坡地上不是也有麥田嗎?混了雜糧,粗磨之后用來煮粥,加一點咸菜,很好吃嘛。這都秋收了,吃東西肯定要多一點,養膘才能過冬嘛。麥粉混了陰鄉的咸肉丁,這冬天就好過了不是?”

    “姑蘇怕是不愛吃麥粉啊,粗糲之食,國人多是不屑……”

    “不屑個屁啊。你動動腦子呢?這黃金是讓子起白拿的?你就煮一碗粥帶過去,讓他假裝喝一口,哪怕喝嘴里再吐出來也可以啊。然后他在豎起大拇指,稱贊一聲‘喲西’,這不就是最好的廣告?吳國太宰都吃的東西,能是粗糲之食?城里的土鱉就不是土鱉了?誰說麥粉是垃圾食品,你就這么懟他!”

    “……”

    語速太快,詞匯量太豐富,大舅哥完全沒聽懂,解釋了好一通,商無忌這才眼睛一亮:“這誠乃經商之道也。”

    “這叫名人效應,經商你個頭!”

    瞪了一眼商無忌,李鄉長更是想起一事,“姑蘇城里的市場,咱們就不管,能夠出賣一些麥粉即可。是做成湯餅還是直接烤餅,你自己看著辦。但是,城外的市場,‘市儈’這個差事,你得讓子起幫忙,弄一個下來。”

    “不錯!若得‘市儈’,這陰鄉之物前去姑蘇發賣,也要輕松的多。”

    “別的‘市儈’背后,可能是哪家公子。咱們這背后,可是太宰子起!”

    李鄉長嘿嘿一笑,很是得意,“還有,之前咱們發賣皮子很是困難,有了‘市儈’,怎么地也得少不少勒索。再者,姑蘇也多有制革成品,以前買起來難,有了‘市儈’,什么好貨色上市,不就立刻知道了?”

    “對對對,卻為如此!”

    陰鄉因為長期要外出砍人,甲具的需求量極高。李鄉長手底下不是沒有烏合之眾,不過烏合之眾沒甲具,就是負責喊“666”的。嫡系馬仔們,不給裝備的好點,怎么出去搶地盤?

    只可惜,以前“野人”想要在姑蘇買制革成品,幾乎沒可能。

    一是窮,沒錢買什么買?

    二是不給買,反正外國人有資格,野人也是沒資格的。

    別問為什么,問就回答王八的屁股——龜腚!

    “一塊金牌,換這些好處,不過分吧?”

    李鄉長很是高興地問大舅哥。

    商無忌也是連連點頭,笑道:“區區金牌,終有其價。”

    “好,那就這樣。”

    李鄉長拍了拍大舅哥的肩膀,“你去見了子起,就這么提要求,他應該是無所謂的,都是舉手之勞,對他沒有損失,也沒有傷害吳國的利益,何樂而不為呢?”

    “不錯!”

    定下章程之后,商無忌便道:“那……首李,此去太宰起那里,所求便是麻麥皮之事!”

    “你怎么罵人呢你?!”

    一頭霧水的商無忌看著罵罵咧咧轉身就走的李解,表情很是無辜:?????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