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六十二章 商姬嫁資
    “沙皮又離開了?”

    路過“鱷人”集體宿舍的時候,商無忌聽說沙皮又出發前往“南沙”,頓時覺得有點蹊蹺。

    他隱隱覺得,自己妹夫肯定也瞞著不少事情。

    一如瞞著公子巴和嬴劍那樣。

    不過仔細想想,自己運氣肯定要比公子巴和嬴劍要強得多,那兩個笨蛋在姑蘇,幾乎就是小命被擺在了案板上。

    好在太宰子起是一朵瑰麗的奇葩,一通騷操作,讓商無忌覺得這家伙會不會就是吳國的內奸,專門要在吳國內部搞事的。

    要打聽宮中發生了什么,花點錢還是能做到的。“內豎”都是少年,配合“百司”的交流,最多十個鏑,就能把當天的消息摸清楚。

    商無忌匯總了情報,知道太宰子起居然當著吳王的面就黑了一把公子玄,這簡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好在,離開延陵之后,他已經算是自立門戶,不需要在周旋在延陵去跟姑蘇近臣打交道。

    “天未亮就離開了白沙。”

    宿舍里正在做勤務的“鱷人”都認識商無忌,對他還是相當尊敬的。

    “天未亮就走了?”

    聽到這個細節,商無忌斷定,沙皮必定是給妹夫執行機密之事去了。

    但是商無忌沒打算去探聽其中的內情,他現在更加關心的,是李解什么時候把妹妹收入房中。

    李解好色,這一點他是知道的。

    自己妹妹也是個美女,偏偏因為丘北女營正值用人之際,商小妹就做了嬙的副手。這么一忙,啪啪啪的事情也就緩了下來。

    忙碌的工作是避孕的最佳手段。

    而且李鄉長現在每天帶人鍛煉身體,儼然就是不近女色修煉神功的模樣,這讓商無忌很著急。

    “秋收之時,有鴻雁南歸,擇日吾去尋首李獵雁,阿妹還需早做準備。”

    “阿母所留之物,可要帶來白沙?”

    “支氏通曉獸語,若無支氏相助,阿母留給你的嫁資……只怕也只能留在運奄老城。”

    “我為妾,支氏必不相助。”

    言罷,商小妹目光鎮定,看著哥哥,“吾既有嫁資,當告知于良人。支氏助或不助,非吾所決,良人定也。”

    “可。”

    商無忌點點頭,同意了商小妹的決定。

    賭未來這種事情,作為商人,總歸是要冒冒險的。商無忌料定李解之妾不會只是一個妾,以陰鄉現在的實力,只要新王登位,誰知道會不會給個大夫?

    說不定自己的妹妹,也會成為“夫人”呢?

    李解的脾氣……不能用世俗的常理來判斷。

    “那……此事是吾去說與首李聽,還是阿妹自行處置?”

    “吾自去便是。”

    也是干脆利落,商小妹將丘北女營的事情囑咐了一下,這便離開了“柳營”,前往白沙村的手工業區。

    此時一處工坊外,正在搭建水車,依托這個水車,這里會是個制作箭桿的作坊。

    廢料并不會直接扔掉,而是積累起來,轉移到造紙作坊。

    造紙作坊并不在白沙村,而是在白沙村五里外的一處“孤島”。這處“孤島”天然四面環水,澤陂將它包裹其中,進出相當不便。

    不過此刻,在這個“小島上”,已經開辟了幾個石灰池,大量的嫩竹被捆扎好之后,通過竹排拖拽到岸邊。

    對外的說話,只是說制作竹凳竹床之類。外人就算想要打聽,遠遠看去,也看不到什么。而且“孤島”內外大量的竹子,也很有欺騙性。

    “慢一點,再慢一點……好。”

    滑輪組將一塊條石拉了起來,緩緩地壓在了門梁上。整個過程操作起來,根本毫無難度。

    四面都是巖石墻面,整個箭桿工坊很大,顯然以后也不會只生產箭桿。

    中央有兩條石磚槽,竹木結構的龍門,也能夠順利地在其中水平位移。

    這種新奇的結構以及操作方式,讓人大開眼界。來工坊上班的村民們,至今沒搞明白為什么能夠一兩人就能吧一塊巨大的條石“拎”起來。

    匹夫豈有千斤之力?

    但白沙村,匹夫仿佛人人可以有千斤之力。

    “良人。”

    “嗯?”

    聽到聲音,李解扭頭一看,見是商小妹過來,“商姬尋我何事?”

    離開了箭桿作坊工地,李解帶著商小妹一邊走一邊說話。

    “良人,阿母留有嫁資于我。”

    “嫁資?怎么,嫁給我還要自帶嫁妝的?沒看旦和嬙,都沒帶嗎?”

    李解笑了笑,伸手捏了捏臉蛋紅撲撲的商小妹,“不必了。”

    “不一樣!”

    沒有躲開李解不老實的手,商小妹很是認真地看著他,“阿母留給我的嫁資,是象。”

    “什么?!”

    李鄉長當時就一愣,啥玩意兒?

    “象,有四頭。”

    商小妹豎起一只手掌,然后把張開的五指,掰回去一根,“四頭!”

    “就是‘昂——’這樣叫的象?”

    “嗯。”

    商小妹用力地點點頭。

    “是嘴邊長了兩根大牙的象?”

    李鄉長伸出兩根手指,湊嘴邊比劃了兩根象牙。

    “嗯嗯嗯!”

    商小妹更是用力地點點頭。

    “你們家還養大象的啊——”

    震驚啊!能不震驚嗎?!老子都跟你們這么熟了,就差天天膩歪著啪啪啪了,結果你跟老子說你們家其實是養大象的?

    “非是商氏馴養,乃支氏秘法。”

    李解一聽,頓時想起來,好像大舅哥的確說過,他老娘家貌似就是什么支氏、巫氏?有個大妖怪,叫無支祁來著,住淮河的。

    可李解又糾結了,這氣候這么隨便的嗎?淮河有大象?不是,淮河有家族會馴養大象?

    “既然商姬這么說,顯然關鍵在秘法上。”

    “正是!”

    商小妹眼睛放著光,“運奄氏老城,馴象之人,正是支氏通曉獸語者。若得支氏相助,陰鄉可得四象!”

    “獸語者……我特么還風語者呢。他是叫雷克薩嗎?”

    “……”

    開了個玩笑,李鄉長摩挲著下巴,“既然商姬你這么說,看來這個支氏,是不打算支持你,想要黑了你的嫁妝,是不是這個意思?”

    雖然沒有太聽懂李解說的話,不過大概意思還是懂了,商小妹點點頭:“支氏以有辱聲名為由……”

    “好了不用說了,運奄氏老城我知道在哪兒,支氏在那里有多少人?”

    “不多,止十五人。”

    “算算時間,應該還有富余……這樣吧,明日我就去一趟運奄氏老城,會一會這個雷克薩。”

    “……”

    商小妹還是沒聽懂,不過見李解這么果斷,頓時暗爽,心中想著,到時候老公狠狠地給她出口惡氣!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