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五十章 行事風格
    專業的事情要交給專業的人去做,李鄉長還是工頭那會兒,哪怕要給認送禮,也不是親自上陣。

    這一塊兒,那是有專業人士的。

    掮客、白相人、二道販子、幫閑……隨便叫什么好了,反正這種人的存在減少了李工頭的不必要麻煩。

    散布謠言,得讓商無忌去做。但借著謠言湊近目標大佬旁邊中傷對手,那就得幸進小人這樣的渣滓……

    “為何是我?”

    雙手一攤的公子巴一臉無辜,“如此行徑,有損我……首李放心,千金一諾公子巴,世人皆知啊!”

    說完,姬巴伸手就把一塊美玉給收了。除了美玉,還有兩根金條。

    金條純度不怎么高,看形制應該是燕國大王用來賞賜的“禮器”,只不過經歷了歲月的摩挲,看上去有點黑。

    很多東西,經歷得多了,摩挲得多了,都會變黑。

    很正常。

    “此去姑蘇,下柳要見機行事,若是鹽城縣師給面子,你就跟大王吹一吹陰鄉的風土人情,不就好了?到時候送幾只麋鹿、鹿蜀過去,大王還能不高興?可要是鹽城縣師不給面子,你看好時機,若是合適,就不著痕跡地黑一把公子玄。”

    姬巴眨了眨眼睛:“見機行事?”

    “見機行事!”

    “唔……好,首李放心,吾不辱使命!”

    嘴上答應得快,姬巴內心卻是美滋滋,尋思著就現在這行情,能有什么時機?公子玄可是吳國公子,是大王勾陳的親兄弟,難道還有什么流言蜚語,讓公子玄難以招架?不存在的嘛。

    這是一趟美差啊,白撿一塊美玉外加兩根金條。

    因為鹿邑一戰斬獲頗豐,李鄉長給姬巴配了馬車。形制跟吳國的馬車不太一樣,主要結構是竹制的,坐上面嘎吱嘎吱作響,很有節奏感。

    但有一個好,比普通牛車松快多了,屁股不會痛。

    跟著公子巴同去姑蘇的,還有他的老鄉們。畢竟是小地方來的,再怎么曾經出身高貴,也沒見過大城市,現在有個機會去大城市見見世面,自然是一個個踴躍同往。

    這也算是陰鄉的一個小小福利。

    美滋滋的公子巴,就帶著老鄉們上了路,前往姑蘇拜見大王,順便賣一些陰鄉的土特產。

    路上,曾經的舒龍國卿士嬴劍問姬巴:“巴,首李之命,只有如此?”

    “只如此。”

    公子巴面帶微笑,這次去姑蘇,就是旅旅游,哪有什么破事兒。

    “唔……”

    嬴劍沉默了一會兒,他是做過奴隸的人,即便是現在,他也算是李解的私人財產。只不過李解大方,不但給了他自由,還給找了點事情做。

    原本頹唐的人生,此刻多少是有點光彩的。

    作為一個曾經在官場中廝混過的人,嬴劍覺得李解很不簡單,根本不像是普通的“沙野”之人。

    只是嬴劍并不知道,李解并非是土生土長的“野人”,來陰鄉這么久,李解的根腳,他都沒搞清楚。

    問“百沙”之人,也只說李解曾經是“白沙猛夫”。

    仿佛從一開始,李解就是“白沙”之人。

    馬車朝著姑蘇而去,河道中,同行的船隊將會比他們晚一點到。陷入思考的嬴劍心中有個疑惑:首李非常人也,此行絕非易事!

    官場上的直覺,有時候就是這么簡單。

    看了一眼樂呵呵的公子巴,嬴劍在馬車上猜測著,這一次在姑蘇城,只怕要跟鹽城使者好好地交流交流。

    “此行姑蘇,多謝公子相助。”

    “羿陽君為吾叔,同為姬姓血脈,豈分彼此?”

    “陰鄉‘野人’驕橫難馴,竟奪羿陽君之美妾,實乃暴虐無禮之徒!此行面見大王,只望大王能嚴懲兇頑。”

    下首跪坐的中年人神情似乎有些頹喪,語氣之中,也全部是無奈,似乎是對陰鄉“野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君不必憂慮。‘百沙’野性難馴,自來如此。君面見大王之后,只需陳述由來,大王還能棄宗親而近‘野人’?”

    “公子所言甚是……”

    中年人微微行禮,然后拿起陶爵,沖中央正座之人道,“吾敬公子一爵。”

    “請。”

    二人對飲之后,雙方都是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而此時,在后院方便廚房進出的小門口,有個“烹者”正笑呵呵地接過一直青色袋子,抖了抖之后,里面傳來了清脆的叮當聲。

    打開一看,一枚枚“鏑”還锃亮如新,這“烹者”更是眼睛一亮:“誠乃好鏑。”

    言罷,將袋子收緊,塞到了懷中,然后對仿佛是賣薪的車夫道:“今日卻有鹽城人來此,聽聞是大夫貴人。”

    “可曾留下與公子同食?”

    “大夫貴人,自是會留下的。”

    說話間,“烹者”還很自得,“吾用‘白沙之鱔’做了‘鱔魚羹’,因此得了公子獎賞。”

    “唔……多謝。”

    賣薪車夫離開之后,將大車拖到了姑蘇市場的一處角落。進去之后,商無忌正分揀著一些牌子,不同的牌子上面,有著不同的名字。

    “主上,鹽城縣師拜訪了公子丑,公子丑留了鹽城縣師用膳。”

    “看來鹽城縣師面見大王,并非是用公務的名義。”

    其中區別還是有的,公事公辦,那鹽城縣師就是鹽城縣師,是大王的人。可通過公子丑的介紹,用私人渠道和身份來見面,那就是公子玄的使者、說客。

    商無忌心中頓時盤算了一下,公子玄這樣干,還真是有點意思。因為一直以來,公子玄就是“老老實實”在淮上,幫吳王著實鎮壓了不少不老實的“淮夷”,論血脈感情,吳王兄弟之中,公子玄是為數不多還活蹦亂跳沒病沒災的。

    私人身份見面,不出意外就是要打感情牌,最好讓吳王感動一下,然后直接姑蘇出兵,把陰鄉給推平了。

    不是沒這種可能,但那是以前,現在卻是大不一樣。

    陰鄉成立時間很短,陰鄉鄉帥是吳王“欽定”的,吳王老是老了,但還沒有到自打臉的地步。

    更何況,陰鄉給吳王的印象很不錯,“白蛟大王”這種祥瑞,對老邁的吳王來說,是上天在表揚他對吳國的優秀治理啊。

    “公子玄,還真是如首李所言,浪得虛名啊。”

    想通了羿陽君的那點小心思之后,商無忌頓時有些不屑起來,如果公事公辦,反而對陰鄉不利,還更顯羿陽君的“秉公”。

    但是現在靠著私人關系,那就是小家子氣,就算掀個天翻地覆,也不過是兩個地方勢力的一點齟齬,吳王根本不會把兩家的事情看得多么重要。

    不出意外,就算鹽城縣師面見大王,吳王也只會做個中人調解,至多對陰鄉呵斥一番。

    想到這里,商無忌更是信心十足,羿陽君如此猥瑣行事,若是面對“勾陳沒,玄武王”的謠言四起,必定手忙腳亂,根本來不及反應!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