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三十六章 無德
    穿上這身甲,我就是整條街最靚的仔!

    “誰敢與我共決死——”

    鹿邑城頭,張牙舞爪的某條惡漢,一手石斧一手石錘,咆哮起來是整個村最惡最瘋的狗……

    面無表情地遠看這糟糕的景象,船頭上的商無忌眼睛微微一閉。

    去特么的威武之師!

    來得時候,商無忌想著的就是咱這是“王師”,得有排面,得有氣度。

    再說了,這裝備,這訓練,這精氣神,怎么看都是英勇雄壯啊。

    是正面人物!

    正面!

    但是現在……

    誰才是蠻夷啊?!

    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結果打起來就是一窩蜂狗?!

    “白沙勇夫”來得時候也沒想太多,尋思著這就是跟著首李來討債。反正來得時候首李也說了,那“白羽氏”居然黑了大王的寶貝,咱們這回過來,是要幫大王出口惡氣的。

    理直氣壯,合法搶劫啊。

    爽!

    “白羽氏”也萬萬沒想到突然就來了一窩瘋狗,兩軍交戰……姑且算是兩軍交戰吧。一旦進入了戰斗的興奮狀態,其實怎么打都是本能,本能來源于訓練。各行各業都是如此,頭腦一片空白的時候,下意識的一切動作,都是日常訓練的結果。

    都是過度緊張或者過度興奮,腦袋一片空白,這時候一較高下的,就是最基本的東西。

    裝備的加成作用,在開片雙方都是菜雞的時候,其實沒啥意思。

    “前進——”

    城頭的李鄉長亢奮無比,披甲打群架就是爽啊!

    “鱷人”和“白沙勇夫”比起來要更加沉著冷靜一些,至少“鱷人”還知道保護一下老大。

    一隊“鱷人”攻上城樓,又迅速清空兩翼角樓,接著鹿邑的東南城門盡數被打開。

    等“白沙勇夫”迅速沖進去之后,各隊隊長都聽到了一個最高指示。

    “持兵交擊者,斬!”

    那聲音極為響亮,哪怕是商無忌在船頭,都聽得清清楚楚。

    整個鹿邑的布局相當明確,分成四個角,除了手工業區、民宅區、貴族區、市場之外,就沒有別的。

    因為突擊來得太快,西北兩道城門都沒有反應過來,寨墻雖然低矮,但卻可以允許雙人通過。

    “鱷人”四散,城樓和墻角并行,士氣因為突擊成功,顯得極為高亢。

    那些還在后面跟著,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百沙”青壯們,都被嚇到了。

    不是因為“白羽氏”,而是因為“白沙村”。

    陰鄉的戰斗力超出了“百沙”青壯們的想象,他們還停留在李村長錘死三黑的記憶中。

    卻萬萬沒想到,陰鄉的“鱷人”居然犀利到這種程度。

    “行船進擊——”

    商無忌懶得再去看鹿邑的狀況,直接命令船隊穿過東南河道,繞向鹿邑西北。

    這時候不把鹿邑的后路截斷,損失還是有點大的。

    “羽尾無德,背棄大王!今奉王命討不臣,罪不在羽民,在羽尾也——”

    李鄉長的吼聲震天響,城南的手工業區都聽得清清楚楚。那些原本在工坊中躲躲藏藏的手工業者和奴隸,頓時松了口氣。

    鹿邑的老大,就叫羽尾。原本是嬴姓羽氏,但列國紛爭之后,姓氏合流,跟原本的嬴姓先祖也就區分開來,以本族之名為姓氏。

    商無忌帶著船隊包抄后路的時候,就聽到了老板的吼叫聲,尋思著這不要臉的樣子真是太讓人感動了。

    “無德……”

    當初來的時候,他跟李解商量好的事情,就是先禮后兵。總之就是先狂噴一通鹿邑的一把手羽尾沒有道德,居然黑了給大王的寶貝。這要是羽尾把白鹿交出來呢,那也不錯,最多再敲一點皮革、糧食;這要是不交出來呢……那就動手。

    總之橫豎都不虧,損失都不大。

    結果李鄉長一看鹿邑就是個小破城,還不如紡織學院大,還那尋思啥啊!

    先禮后兵……那也得是對方有實力才能用禮啊。

    沒實力講個屁啊,反正鹿邑的確是有白鹿,“白羽氏”也的確是吳國的“臣子”,現在這當“臣子”的有了白鹿不知道上貢,這不是背棄吳王,什么是背棄?

    有道理就可以開干,完事兒之后,是賠償還是講數,再說。

    要啥合同啊條約啊,到時候補唄。

    李鄉長是想好了的,只要白鹿到手,回頭就讓商無忌前往姑蘇賣個好價錢。

    之前公子巴弄了個陰鄉鄉帥回來,這一次,怎么地也得讓陰鄉有擴大成城邑的資格啊。

    有沒有那個實力先別說,編制先占下來肯定沒錯。

    就吳國現在各大公子互相扯后腿的樣子,誰知道內耗起來有沒有一個頭?

    好處先落袋,臉皮什么的,先不要了。

    李解尋思著他以前做工頭那會兒,大部分同行,也都是發達之后,才后補的臉皮。

    所以,李鄉長怒吼“羽尾無德”,那是相當的理直氣壯。

    城北貴族區,鹿邑的統治者們一直要到“鱷人”出現在視線中時,才反應過來要跑路。

    只是這時候跑路,卻發現出城之后,已經有二十幾條船攔在水面。

    岸上,一隊“白沙勇夫”外加五個隊的“百沙”青壯,已經久候多時。

    商無忌也是披了一套甲,手持一柄青銅劍,遙遙一指,朗聲喊道:“羽君欲往何處?”

    “商、商無忌——”

    鹿邑北城門出來的一隊人,大多服裝華麗體面,不輸中原風貌。淮上九夷,只是中原對淮水南北的蔑稱,實際上這其中姬姓、媯姓、嬴姓、姜姓之后都有,只有底層被統治者,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蠻夷”。

    “羽君攜白鹿而北逃,當真要做背棄大王的小人?!”

    “商無忌!你……你……”

    為首華服之人氣得臉皮通紅,須髯都是抖動不已,因為太激動,頭冠都有點歪斜。

    “王師在后,爾等不要自誤!此皆羽尾一人之罪,非鹿邑之罪!”

    商無忌一聲大喝,向前一步道,“還不速速跪降——”

    話音剛落,就聽鹿邑中傳來一聲大吼:“擋我者死!哈哈哈哈哈……”

    那狂浪吼叫聲簡直是魔音貫耳,嚇得幾個鹿邑護衛當機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

    吳國“健旅”和“吳甲”的生猛,他們都是經歷過的。

    此時這囂張的吼叫聲,不是“吳甲”中的驍勇精銳,還會是誰?

    吳國甲兵之利,實在是不能抗衡啊。

    有第一個投降,自然有第二個,接著就像是傳染病一下,整個鹿邑的護衛,就剩下鹿邑老大羽尾左右十幾個還沒有投降。

    只是這十幾個護衛,明顯瑟瑟發抖神色惶恐。

    “綁了!”

    商無忌當機立斷,立刻讓人把繩索都從船上拿了出來,然后干凈利落地把鹿邑護衛都捆扎得嚴嚴實實。

    等到“鱷人”和“白沙勇夫”打穿鹿邑,也從北城門出來的時候,有些鹿邑護衛看到這些“王師”手中的兵器,居然是石頭做的……頓時氣得發跳,這能是王師?!這怎么可能是王師!

    “嚯……好家伙,這么多青銅兵器,發了發了,回去融了再改改,又能出幾件盔甲出來。”

    別的先不提,李鄉長一看這小小的鹿邑,居然還有不少的青銅兵器,頓時大喜,血賺啊!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