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戰國萬人敵 > 第十一章 當場去世
    條約就是廁紙,承諾都是放屁!

    當初還在紡織學院摸魚的時候,李解就深刻地明白了這個道理。

    當然了,象牙塔里教書育人的老學究們其實相對還好,真正教李某人做人的,還是搞行政的牲口們。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李村長總覺得“黑蛟沙”的幾個老頭兒,長得很像學校行政樓里管打印室的……

    原本要讓賠的一百只鴨子,李村長直接加了個零。

    反正“黑蛟沙”的人也看不懂,加個零怎么了?加個零這是利息!

    和“黑蛟沙”大多數土鱉不同,幾個宿老居然識字。不過就算是識字,他們也認識得很少,而且認識的還是姑蘇城里的大篆。

    像李村長這時候掏出來的簡體字……無能為力,無能為力啊!

    “首、首李……這、這是何處文字?”

    “我自創的!”

    李解他……磊落。

    要不是旁邊還站著一百多條“鱷人”,“黑蛟沙”的宿老們絕對是要發飆掀桌的。

    你自創了?你自創的拿來給我們看?!

    可是,就像當初“白沙村”的村民們一樣,幾個憋屈老頭兒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把羊皮上面的要求說了一通之后,“黑蛟沙”的老頭兒們臉都綠了,接著又是一陣紅一陣白,想要發飆又不敢發飆。

    更糟糕無比的是,李村長還加了一句話:“不作商量!”

    把手中的戰斧一亮,村霸李解大有你們不答應,老子就要開始砍人的架勢。

    其實財帛這種東西,“黑蛟沙”方面還是能夠忍受的。

    關鍵是李村長有一個要求很讓人為難,那就是,李解要讓那個提出要娶自己美女老婆的家伙出來一見。

    要不是看到李解握著石錘的那只手青筋爆出,“黑蛟沙”的宿老們大概也就答應了。

    但看現在“帶惡人”李解的精神狀況,幾個小老頭兒都是忐忑無比。

    “怎么?!你們連這點小小要求都不答應?是不是看不起我看不起‘白沙村’看不起所有‘白沙勇夫’看不起云亭‘五更’看不起大王?!”

    “這這這……這從何說起,從何說起啊!”

    “把人交出來!”李解雙目圓瞪,見老頭兒們很害怕,于是又露出一個微笑,“你們不要怕,我不是什么好人……不是,我其實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把人叫過來,我就是見個面,聊聊天。正所謂英雄惜英雄啊,能夠看中旦,說明有眼光啊!”

    李村長的語速非常快,實際上幾個老頭兒都沒太聽明白,有些詞都不知道什么意思。但大概意思配合李解現在的可怖面容以及夸張的肢體動作,猜還是不難猜到的。

    “好!”

    六十二歲的老頭兒一咬牙,似乎是下定了一個決心,對另外一個五十八歲的老頭兒道:“細桑,去喚三黑來此。”

    五十八歲的老頭兒叫“細桑”,見六十二歲的老頭兒這么一說,也是無奈地點點頭,然后回了聲:“是。”

    很快,一群“黑蛟沙”的青壯,就跟著細桑前往寨墻之中。

    整個場面極為蕭索,甚至還帶著一點點悲壯。要不是李村長張牙舞爪洋洋得意的模樣實在是大煞風景,整個場面還是很感人的。

    “昆兄,三黑之祖,就是殺蛟之人。”

    “哦?”

    聽到小舅子這么一提醒,李村長頓時明白過來,感情還是英雄之后?怪不得這么有種,一看“白沙村”富了起來,就想著先富帶動后富,最終走向共同富裕。

    要不是李村長當過工頭,差點就信了!

    他干趴下的非法討薪工人,哪個后富了?苦了五六年攢了點血汗錢之后,不還是還得繼續任勞任怨十多年,直到自己子女也出來打工?

    想要來錢快,那必須得先富!

    后富是沒有出路的!

    李村長現在是滿肚子的惱火,“黑蛟沙”的王八蛋,不但想搶他的錢,還想搶他的美女老婆,這能忍?

    以前面對非法討薪的工人,他不能把人給打死,因為打死了要坐牢。可法律要是不管……現在就是法律不管的時候啊,太爽了!

    就吳國那破律令,都他娘的是從外國抄來的,自己人都不當回事,還能管得著他這種一等“野人”?門兒也沒有啊。

    除非吳國大王給他個公務員當當,那還考慮考慮做個奉公守法的好鄉民。

    正在等人的李村長等了老半天,就聽見“黑蛟沙”寨墻之中在爭吵,就是沒看見有人出來,頓時大怒:“‘黑蛟’視我‘白沙’無人耶!孩兒們——”

    “有!”

    “列隊!”

    嘀——

    隊長們立刻吹動骨哨,“白沙勇夫”再度列隊,弓手矛手整齊劃一,那叫一個威風凜凜。

    唰!

    全部站定之后,那氣場直接碾壓幾百號“黑蛟沙”出來壯膽的青壯。

    好些個人高馬大的“黑蛟沙”青年,直接嚇的轉身就跑,有幾個甚至直接當場就尿了。

    看這些家伙身上還帶著傷疤,一看就知道平日里屬于好勇斗狠的。偏偏見到了“大場面”,直接慫成了狗。

    李村長更是不屑地撇撇嘴,扯開嗓門吼道:“立正——”

    嘩!

    “白沙勇夫”立刻站得筆直,畢竟是練過的。李村長訓練“白沙勇夫”的方法很簡單,做不到就打,打到你會為止。

    你可以反抗,給你這個機會。但是機會給過“白沙勇夫”每一個人,他們都沒有抓住機會。

    最終……選擇了老老實實恰飯。

    畢竟,“首李”這個人雖然暴躁,也愛打人,可管飯啊,還有肉呢。

    “首李且慢,三黑來了,三黑來了!”

    遠處,五十八歲的細桑一路跑一路喊,之前還用著的竹杖,早就不知道扔到了哪里去。

    跟在他身后的,還有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紋身斷發滿身肥膘的家伙。

    看那身量,也不比李解小多少,李村長估摸著,這家伙最少也有一米八五的樣子,體重兩百斤朝上絕對富余。

    “瞧著牛高馬大的,怎么這么不給力?”

    本以為英雄之后應該還有點膽氣的,結果大失所望啊。

    三黑一臉衰樣,看到李解那三層甲之后,早就嚇得渾身發抖,當初也就是想著敲詐勒索,可誰能想到,“白沙村”怎么就出現這種比蛟龍還兇狠的妖怪?

    “你就是三黑?”

    李解不動聲色,語氣很平穩地問道。

    三黑一聽李解的口氣,大概覺得李解應該還挺好說話的,于是上前擠出一個笑臉:“三黑見過……”

    砰!

    不等三黑反應過來,李解上去就是一錘子,連慘叫聲都沒有,三黑當場去世。

    鯊魚禪師說

    凌晨沖榜,有夜貓子同學的,可以幫忙凌晨支持一下,多謝。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