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游戲競技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69. 宋玨的決意
    “驚世堂?”蘇安然點了點頭,“聽說過。……據說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勢力,能夠加入其中的都是各門各派里最天才的弟子,這個新興勢力在玄界擁有極為強大的影響力。”

    “擁有強大的影響力是事實,但并不見得就是各門各派里最為天才的弟子。”宋玨搖了搖頭。

    “哦?”蘇安然臉上露出好奇之色。

    這一次,倒不是他偽裝的,而是事實上,他對于驚世堂的這個勢力,的確是相當的好奇。畢竟他所知道的驚世堂,都是從青龍、白虎那邊聽來的消息,以修行者對入世者的敵意,這里面肯定帶有非常強烈的主觀想法,這并不能讓蘇安然真正的了解驚世堂這個組織。

    宋玨看了一眼蘇安然,然后才緩緩說道:“驚世堂于玄界的正常傳聞,的確如你所說的那樣,但是實際上卻并非如此。”

    “你怎么知……”蘇安然非常配合的開始接話,甚至就連表情動作都相當到位,“難道你……”

    “是的,我就是驚世堂的成員。”宋玨點了點頭,然后繼續說道,“驚世堂實際上并非外界所想象的那樣,全都是由天才組成的組織。……實際上,驚世堂大體可以分為五個……或者說六個層次吧。”

    “最底下,也是人數最為龐大的,被稱為外圍圈,這個層次的人實際上都是由內圍圈的成員發展出來的棋子,屬于消耗品,隨時都可以被舍棄的成員。當然,如果某些人的確表現得非常優秀,獲得了內圍圈成員的青睞,那么他們就可以通過舉薦的方式而獲得一次考核機會,只要考核通過了就可以進入內圍圈。”

    “不過就算是外圍圈的棋子,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加入的,他們是內圍圈的成員發展出來的,自然也需要上報給幽堂,獲得了幽堂的認可后,才能算是真正成為驚世堂的外圍成員。”

    “幽堂?”

    “位于驚世堂六個層次里的最高層,被我們稱之為決事層,或者說議事圈,他們是決定整個驚世堂所有事務的真正大人物。分別由驚世堂的首領、兩位副首領,以及五大堂主一共八人組成。”宋玨開口解釋道,“其中幽堂,負責的就是對玄界修士的考察及引薦等相關事務的工作。內圍圈成員想要發展棋子和炮灰,就必須上報給幽堂,獲得幽堂的許可后才能算是發展成功;除此之外,由幽堂親自邀請的修士一旦加入,身份則是內圍圈成員。”

    “另外,被冥堂邀請加入的修士,也是如此。不過一般被冥堂邀請的修士,都是屬于高階內圍圈成員……內圍圈分為低階和高階,這也是我為什么會說驚世堂一共分為六個層次的原因。”

    如同金字塔一般,位于頂點的是議事圈。與之相反的則是位于最底層的外圍圈,然后再往上就是低階內圍圈和高階內圍圈。

    蘇安然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那么還有兩個層次呢?”

    “驚世堂五大堂之一的御堂,取得是御下之道的意思,他們負責驚世堂所有成員的考核評估以及任務發放等關于人事調動方面的事務。”宋玨回答道,“從高階內圍圈再晉升上去,則是執行圈,執行圈再晉升上去則是核心圈。……從執行圈開始,則算是真正的進入驚世堂的高層序列,已經擁有了指揮行動的權力;而核心圈,說白了就相當于宗門長老一樣的身份,他們都是五大堂主的候選人。”

    外圍圈、低階內圍圈、高階內圍圈、執行圈、核心圈、議事圈,六個層次構成了整個驚世堂的完整權力排序。

    “那你是……”

    “我是內圍圈的高階成員。”宋玨沉聲說道,“我是由冥堂直接邀請的,所以從加入驚世堂開始就是高階內圍成員,擁有一定限度的指揮權和自由行動權。……這一次我和穆清風前往黃泉死海秘境,就是為了完成一項任務考核。如果這項考核成功了的話,那么我們就可以晉升到執行圈。但是很可惜……”

    “任務失敗了。”蘇安然嘆了口氣,替宋玨把話補充完整。

    “呵,這個任務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宋玨發出一聲不屑的冷笑,“驚世堂不過是在利用我,想要借機殺死我而已。”

    “看起來,內部矛盾不小。”蘇安然笑了一聲。

    宋玨望了一眼蘇安然,然后才輕輕的嘆了口氣:“五大堂,御堂、幽堂、冥堂、血堂、暗堂,不僅彼此之間互相勾心斗角,甚至就連各堂內部也是一片派系林立,彼此關系都極為復雜和混亂。……我雖是冥堂邀請加入的,但是后來我選擇加入的是血堂其中的一個派系。”

    “血堂?”

    “血堂,主要負責的是征戰殺伐以及各種暗殺,簡單來說就是一個經常需要見血的堂口。”宋玨說道,“暗堂則是專門負責玄界情報的收集工作。……五大堂口里,血堂的派系是最多的,內部也是最為混亂的。”

    驚世堂五個堂口,御堂負責人事調動的工作、暗堂負責情報工作、血堂負責相關的戰斗工作、幽堂和冥堂表面看起來似乎有職能上的重疊,不過蘇安然明白這兩個堂口所負責的具體事項必然不同。

    “那你告訴我這些的意思是……”蘇安然對于驚世堂,從宋玨這里得知了不少,算是有了一個全面的認知了解,所以他決定開始掌握話語主導權了。

    “我想邀請你加入驚世堂。”

    “邀請我加入?”蘇安然眨了眨眼,內心卻是已經開始笑起來了。

    他之前做了那么多鋪墊,就是為了通過宋玨加入驚世堂,這一步在蘇安然制訂的計劃里,尤為關鍵。所以此時看到宋玨正按照自己的劇本開始行動,蘇安然的內心自然還是有些成就感的。

    “可你不是說,只有幽堂和冥堂才能夠邀請別人加入嗎?”

    “是的,但是我擁有舉薦權。”宋玨開口說道,“以蘇師弟你的身份和實力,只要我舉薦的話,你必然可以通過!但是普通的舉薦并無太大的意義,因此我準備向冥堂舉薦蘇師弟,讓你可以在加入驚世堂的時候立即就成為一名內圍圈的高階成員。……只要蘇師弟你答應,我立即就可以操作此事。”

    “這……”蘇安然的臉上露出有些為難之色,“可驚世堂內部如此混亂,我覺得……不太適合我。”

    “蘇師弟你不是說,你對拔刀術和太刀相當感興趣嗎?”宋玨直接拋出自己的底牌,“我的確有辦法帶你一起前往,但是這必須得你加入驚世堂之后才能帶你去。”

    蘇安然臉色一板,顯得有些憤怒:“你在威脅我?”

    “不。”宋玨搖頭,“我并沒有威脅你,而是在向你闡述一個事實。……我不知道蘇師弟你是否有聽說過……關于小世界的說法,但是我唯一可以告訴你的是,太刀和拔刀術的來歷并不是在我們玄界,而是在一個小世界里。你可以理解為是一個特殊的殘界,驚世堂掌控了這方面的進入方式,所以如果我要帶你前往的話,就必須得讓你加入驚世堂。”

    蘇安然自然知道宋玨這話是什么意思。

    她并不知道自己能夠隨意的進出萬界,而“萬界輪回”又不是能夠在玄界提起的內容,所以蘇安然覺得還真的是有些難為宋玨了,也不知道她是打了多久的腹稿,才能夠在不涉及到“萬界輪回”的相關內容的情況下,把這事給說清楚。

    不過蘇安然知道,這個時候,自然不能太急切的答應。

    所以他故意皺起眉頭,露出一副正在沉思的模樣。

    “當然,我也是有私心的。”看到蘇安然皺眉,宋玨再度說道。

    “哦?”蘇安然抬起頭,望著宋玨。

    “我這次被當成棄子舍棄了,所以我想要復仇。……但是光憑我一個人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我需要你幫我。”宋玨沉聲說道,“我唯一能夠開出來的條件,就只有關于太刀和拔刀術的情報。當然如果蘇師弟你有其他什么需求,而我又能做到的,我也絕不會推辭。……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蘇師弟你能幫我報仇。”

    “唉。”蘇安然沉吟片刻,然后嘆了口氣,“那你有什么目標了嗎?”

    “有!”聽到蘇安然這話,宋玨就立即點頭,“有三個人!一個御堂的,一個是冥堂的,還有一個……”說到最后一個的時候,宋玨的臉上有些復雜,不過也僅僅只是一瞬間而已:“是我派系的領導者。如果沒有他的點頭,我是不可能接受御堂這次發過來的委托任務。”

    蘇安然心中驚呆了。

    他沒想到,居然真的能夠讓宋玨找出三個替死鬼,這個女人到底是經歷了什么才有如此強烈的被害妄想癥啊?

    只不過這些話,蘇安然當然不會蠢到明說出來。

    “我明白了。”蘇安然點了點頭,“我可以幫你。但是……前提是你跟我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

    “自然。”宋玨笑了一下,然后拿出一塊傳音符給蘇安然,“這是我的傳音符,之后有什么事我們就靠這個聯系吧。我會先把你的事情上報到驚世堂,不過要讓你正式加入驚世堂肯定沒那么快,所以一旦有了消息,我會立即通知你的。”

    蘇安然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對了,那穆清風穆師兄呢?”

    “別提他了。”宋玨微微搖頭,“我和他已經決裂了,這也是我下定決心來找你的原因。”

    蘇安然望向宋玨的目光,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他當然知道宋玨和穆清風已經決裂了,剛才兩人在密林里的對峙,他又不是沒看到。

    只不過此時,按照他的身份,他的確得開口詢問一番,這才符合他的人設。

    “別想多了,我和他之前只是……搭檔,如今我們決裂了,就等于我徹底失去一位搭檔,所以你加入驚世堂的話,若無意外我們很快也會成為同一組的搭檔。”宋玨急忙解釋道,“具體的情況,等你加入驚世堂,我帶你去一次有太刀和拔刀術的小世界后,你就會明白了。”

    蘇安然點了點頭,沒再詢問什么。

    宋玨所說的意思,他自然知道。

    所謂的搭檔,就是指的輪回小隊成員。只是蘇安然倒是很好奇,就他目前進入萬界輪回基本都是靠偷渡的方式,他真的能夠和宋玨組成小隊成員嗎?對于這個問題的答案,蘇安然的內心此時倒是變得好奇起來了。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