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非人聯盟 > 第一百六十章 靠近
    凌晨四點,應該是整個城市最為安靜,卻又透露著一絲絲悸動的時間段。

    入睡的人們,還在被窩中陷入美夢中,而一些為了生計和工作的人們,已然開始起床準備著新的一天的日常。

    古時這個時間段也被稱為寅時,是夜與日的交替之際,新的一天新的陽光,即將到來的之時的過度。

    魔都這個華夏最為繁華的城市之一,在靜與動只見輾轉以及轉變,一切是那么的自然,一切也是那么的習以為常。

    “叮咚!”

    亮著昏暗的燈光的空間內,響起了一聲手機的特有的提示聲,然后震動聲接連不斷。

    平躺在床上的姜明自然而然的坐了起來,關掉床頭還在震動的手機,揉了揉散亂的頭發,讓自己的精神能夠清醒一點。

    深深吸了口氣,凝神閉目的他,手中突然出現一只老式手機,而后點擊了幾下手機,一段聲音從外放的喇叭中響起。

    “阿明,第一局上面的人來了。”

    “我打聽了下,具體的不清楚,只知道是總部派來的,貌似也是叫永寂的隊伍。”

    “差不多今天凌晨時分就要轉移了。”

    “現在魔都第一局內部非常緊張,戒備很森嚴,貌似應該是已經在轉移石頭了。”

    “阿明!”

    “阿明!阿明!”

    “你在不在啊,有沒有聽到啊?”

    姜明聽著手機中播放的錄音,看著上面錄音的時間,這些話語都是在凌晨十二點到一點鐘記錄的,顯然是鄧朝在魔都第一局給他打聽情況,然后偷偷摸摸錄音發過來的。

    鄧朝和姜明都嘗試過,在擁有團隊物品欄的前提下,在魔都第一局使用手機直接溝通,畢竟只要將手機放入物品欄,沒有人會有任何證據表明鄧朝的嫌疑,以及讓姜明暴露身份,但是在嘗試過后,這個計劃無疾而終了。

    因為魔都第一局內,存在這隔絕電子設備的東西,鄧朝明明看著第一局的行動人員,拿出他們制式的手機儼然可以使用,但是自己的手機卻如何也撥打不出電話,甚至連一點信號網絡都沒有。

    更別說第一局內到處遍布的監控,讓他無比小心,舉步維艱,除了他觀察過的幾個廁所內部沒有監控,可以讓他偷偷錄音外,別的區域都有監控的存在。

    所以,這兩天鄧朝在第一局內都是這樣偷偷給與姜明專遞消息,而姜明白天總是每過一會打開腦中的團隊物品欄查看那臺手機,而在夜晚來臨時,也會調好腦中,過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就起身查看,以防備錯過鄧朝的傳訊。

    只不過接連兩天的不間斷作業,也讓本就神經高度緊張的他,在此時的凌晨出現了松懈疲憊,導致一時間錯過鬧鐘,直至此刻才被喚醒了過來。

    點擊錄音姜明繼續聽了下去。

    “阿明啊,你不是睡著了吧?!”

    “我靠,你哥我三天沒回家,耗在這里,幫你打聽消息,都已經精疲力盡油盡燈枯了,你倒是給我掉鏈子了!”

    “我沒和你開玩笑,貌似真的要轉移了!”

    “整個第一局整體戒嚴,而且我看到行動隊的人都往地下車庫趕去。”

    這是2點到3點的訊息。

    “阿明,你朝哥仁至義盡了,我都沒皮沒臉的想要混下去了,但是被人揪出來了。”

    “不讓我下去,說閑雜人等不能進入。”

    “不過我打聽到了,永寂的人貌似都要走了,應該是帶著石頭走的。”

    “你到底聽沒聽見!”

    “你t是回句話啊!”

    這是不到4點發的消息,而顯然鄧朝在手機那頭已經快暴走了。

    而最后的一條不是錄音,而是一條便簽,上面寫著這樣十幾個字。

    “我混上了第一局的護送隊,聽到后,跟上我的坐標。”

    姜明視線緊緊盯著這幾個字,而后一把站起,向著秘密基地的深處走去。

    ....

    ....

    黑暗的車廂中,車窗外的路燈燈光掃過車廂,讓車廂內暴露在光與暗的交界中。

    而鄧朝就在這個車廂中,帶著一種壓抑而又緊張的情緒,視線看向窗外,看向路邊漆黑一片的城市邊緣。

    車內坐著四個人,除開正在駕駛座開車的司機,以及前排副駕駛的一個人,鄧朝只認識坐在自己邊上的第一局行動隊的隊長李春。

    這個一手打著石膏,一手叼著煙頭,在這樣密閉空間內,還抽著煙的中年男人。

    鄧朝打開自己的車窗,隨著冷風吹進,也讓壓抑的氣氛隨著嗆人的煙味飄散了出去,只是心頭的那份緊張和擔憂,依舊揮散不去。

    “阿明這死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樣了,聽到我的消息,不知道有沒有在趕來的路上。”

    “到時候正要對上了,我到底是袖手旁觀,還是幫阿明啊!”

    “唉!”

    鄧朝止不住的煩惱,他不愿意插手這樣的事情,一邊是兄弟一邊是zf部門,更別說還是再現實社會中,自己的身份早就被人清楚明白的掌握住了。

    他現在無比想要拿出物品欄中的手機,看看姜明是否回復了自己,但是很顯然這不太可能,因為邊上坐著的男人,讓他無比忌憚。

    夜風吹的讓他有些冷靜了下來,轉頭看向默默抽煙的李春,鄧朝開口問道:“李隊,我們這是去哪?”

    李春繼續抽著煙沒有搭理他,“我們是不是在護送那些叫永寂的人?”

    “我看那么大的貨車車廂,是不是在運送什么不得了的東西?”

    李春這時候轉過臉,雙眼打量了下鄧朝,而后吐出煙霧終于回了一句:“別問了,不該知道的連我都不能多問,等到了機場,我們就可以回去了。”

    “要不是確點人手,真的不需要你跟上,而且真遇到什么事情,有永寂他們的人會看著辦,我們只是負責引導就好。”

    李春說完,向著窗外丟掉煙頭,也就閉上眼不在說什么,而鄧朝抿著嘴,也止住了話頭。

    按照他的想法,本來是想要套套李春的話,問問這個所謂叫做永寂的隊伍,里面成員的構成以及他們的實力,這樣可以大致了解一些姜明需要面對的力量,比較他非常擔心一個人,力有不逮。

    吐出一口濁氣,鄧朝無聊間打開了腦中的地圖,一瞬間,他整個人渾身一抖。

    因為,一個紅點正在快速向著自己移動,標注鄧朝自己的紅點速度不快,但是表示姜明的那顆紅點,速度飛快,兩個紅點的距離在越來越近。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