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LCK之職業女選手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毒奶
    聽完秦昭雪跟azing的對話,顯然所有人都愣了。

    尤其是聽到秦昭雪那圣潔的聲線,不著不急的說話語氣,更讓人覺得,她心里面胸有成竹。

    這一刻,世界都把目光聚焦于秦昭雪。

    感覺,對秦昭雪的評價是時候要提升一下了。

    在本次世界賽之前,鑒于北美中單的實力,所以在本次世界賽最受期待的二十名職業選手中,秦昭雪僅僅只排到了第十。

    這是一個很尷尬的位置,你說受期待,也很受期待,但是,你說很受期待,似乎也不盡然。

    就處于一個不上不下的尷尬位置。

    畢竟這排名,除了前三名,其他就只是“上榜”。

    現在……

    所有人都是時候開始要刷新自己對秦昭雪的認識了。

    尤其是在聽了她的那句輕飄飄的,想拿人頭么?以后。

    這感覺,就跟怎么說呢。

    只要對方回答想,她隨時都能幫助對方拿到人頭一樣。

    ……

    skt戰隊休息室。

    只能說,haru酸了。

    這就是努那的打法啊!

    高興的是,努那好像一點都沒變。

    傷心的是,物是人非。

    她給喂人頭的那個人,再也不是他了。

    有種被人ntr了的感覺。

    很不爽。

    想打人有沒有。

    khan隨后就表示,“呀姜珉丞,你掐我干嘛?”

    然后haru回道:“掐一下怎么了。”

    ……

    比賽還在繼續。

    雖然此時此刻,100t已經有著至少兩千經濟的領先。

    但是,因為這種領先是存在隱患的。

    所以,100t仍然不能大意。

    這個隱患要怎么說。

    那就是人頭都給到了azing的頭上了。

    而且……

    剛剛dazing的身上,而qzx因為前期裝備出裝順序的問題,所以現在她其實并沒有很高的戰斗力。這一波就看azing會不會拉跨了,據我所知,這名打野應該是不是很會使用巖雀的那種。”

    記得:“他更加擅長的是一些開團型的肉打野,像巖雀這種法系脆皮打野,的確不是他所擅長的。似乎剛好跟我們lpl的樂言相反,我們lpl樂言拿到豬妹都不敢開人,而他是每每都能開到人。”

    cat:“我覺得azing這名選手的特點就是打比賽靠意識,他也是老將了,在操作上肯定比不上一些年輕人,所以只能靠意識,而像豬妹這種,意識大于操作的英雄,就很適合他。”

    管澤元:“所以azing接下來的表現,將有可能影響接下來的整局比賽。他會拉跨嗎?”

    cat:“你怎么能這么說呢,你不能默認人家就拉跨了呀。”

    的確!

    現在100t給人最明顯的一個感覺就是,相比起世界賽的其他打野,azing并不算十分出彩。

    甚至,就連這一把azing拿出巖雀的時候,北美lcs的觀眾,都要覺得驚訝。

    反觀100t的其他路。

    darshan雖然一直是抗壓,但也時有精彩的表現,雖然也還是比不上世界賽的一流上單,但基本上抗住應該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作為北美lcs賽區的一號種子,100t現在最讓人擔心的,就是azing的英雄池,擔心他的英雄池在世界賽上會不會被針對,也得虧抽簽抽到了d組,canyon的打野水平,因為在lck一直被clid壓,所以讓人印象深刻的也不多,而ig的樂言,就更是不多說了,最近,讓ning上場的呼聲已經越來越高。

    ……

    而或許是身在局中。

    lcs解說,卻肯定不會像管澤元這么想。

    而且,即便知道azing有可能會拉跨,但自然也不可能會在這時候說出喪氣的話。

    推特直播上。

    lcs解說絲毫沒有提及到,這一波100t其實不好打。

    相反,他們似乎還沉浸在之前azing拿到三殺的美好氛圍中。

    然后……

    管澤元所說的拉跨,在接下來,也是發生了。

    ……

    因為dazing一開始并沒有留意到這一點。

    當azing走到大龍圈的背后,準備給大龍圈一個視野的時候。

    頭上狼頭忽然出現,azing就感覺自己有可能要完了。

    他的反應很快,直接按出了閃現,但是,因為當時他也正在插眼,所以,他這是一個撞墻的閃現。

    因為鼠標當時正在插眼,所以,閃現的方向自然也是撞向了峽谷先鋒背后的墻。

    這就有點尷尬了。

    雖然azing的意識很強、反應也足夠快了,一厘米躲過了canyon酒桶的大肚皮,但是,canyon還有大招。

    這個大招,在配合上之后牛頭跟小法的控制以及傷害。

    azing一瞬間就沒了。

    ……

    管澤元:“我就說!”

    cat:“可以!”

    記得:“管澤元的毒奶又成功了。”

    管澤元:“我這不是毒奶,是事實好吧!”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