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異變 > 會穿越的道觀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地涌夫人求親記
    不醒五靈輪就沒了。

    曹易心說。

    搞了半天,地涌夫人邀請他來,打的是五靈輪的主意。

    還以為是為了之前的事,扯一下托塔天王李靖和哪吒的大旗,求放過。

    “酒還有沒有了?”

    曹易作出一副還沒喝夠的酒鬼模樣。

    千日醉仙如此珍貴的東西,地涌夫人那肯再浪費在一個神級酒鬼的身上。

    當下一副我為你好的嘴臉:“妾身之前說過,千日醉仙喝多了是毒藥,道長雖然不凡,可這么喝下去,肯定出事,別喝了。”

    “如此美酒,喝死了也值了。”

    這么好的酒,曹易怎么會輕易放過。

    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他不但修煉出來了不少逆練補天之力,放一個大招都不成問題。

    元神也壯大了不少——千日醉仙,可以增強元神。

    值你媽個頭!這是我的酒。

    地涌夫人在心里狂罵。

    “把酒給我”

    曹易搖晃著身子朝一旁的侍女,招了招手。

    在侍女的驚呼聲中,葫蘆自動脫離侍女的懷抱,飛到了曹易手里。

    地涌夫人一把奪過葫蘆,強忍著翻臉的沖動,說:“道長,真的不能再喝了。”

    曹易身子一晃,再次趴在了桌面上。

    地涌夫人盯著曹易看了足足兩分多鐘,確定曹易這次真暈了,臉上閃過一抹狠厲。

    抬起手準備一掌拍碎曹易的元神。

    蹭!曹易又坐了起來。

    “啊”

    地涌夫人嚇得朝后一仰,差點沒坐在地上。

    “這酒的后勁真大”

    這不是假話,曹易是真的有點上頭了。

    “咳咳咳……”

    地涌夫人捂著胸口,一陣劇烈的咳嗽。

    她快被曹易嚇出毛病了。

    “夫人,你沒事吧?”

    曹易‘關心’的問。

    地涌夫人擺擺手,神色不自然的說:“沒事”

    “沒事的話,貧道告辭了。”

    曹易站起身。

    他今天喝多了有點上頭,不適宜大戰。

    改日再來,殺這個老鼠精。

    “等一下”

    地涌夫人抬了一下手,猶豫了幾秒鐘,說:“我這次請您了其實,其實”

    她欲言又止。

    “什么事?”

    曹易又坐了回去。

    “長話短說,我想和道長的一位隨從結秦晉之好。”

    地涌夫人說完,嬌羞的低下了頭。

    不過以曹易看,是裝出來的嬌羞。

    “道長意下如何?”

    地涌夫人小聲道。

    “不行”

    曹易果斷拒絕。

    雖然不知道這個老鼠精打的什么主意。

    但絕對不是好主意。

    身為主人,曹易絕對不會害自己的寵物。

    地涌夫人毫無惱意。

    “道長,不要忙著拒絕,看看我的聘禮再說。”

    她拍了拍手。

    結婚,女方還有聘禮?

    這老鼠精難道是阿三國來的。

    額,這老鼠精出生于靈山,好像就是那一片的。

    曹易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

    很快,一群五大三粗、涂脂抹粉的女仆,挑著紅綢子蓋著的大禮盒,從一個通道里走出來。

    接著,第二個通道同樣。

    第三個通道……第十個通道。

    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這挺大的一個空間,被小山一樣的大禮盒堆滿。

    地涌夫人一揮手。

    無數的紅綢子飛起,五光十色的靈石,純白色的仙石,各種天材地寶顯現了出來。

    “富婆啊”

    曹易腦海里閃過三個字。

    “妾身去換一件衣服”

    地涌夫人起身,朝亭子外走去。

    哮天剛好過來。

    這老小子一不小心用了行字秘。

    兩人距離太近。

    地涌夫人又毫無防備。

    一下子撞了一個滿懷。

    “啊”

    地涌夫人嬌呼了一聲,繞開哮天,低著頭快步進了一個通道。

    地涌夫人消失,現場一下子解放了。

    參王第一個開口道:“看來地涌夫人看上了哮天”

    “你胡說”

    哮天瞪眼。

    “不喜歡你怎么會和你撞了一個滿懷”

    參王撇嘴。

    他才不信以地涌夫人的修為,躲不開這條死狗。

    他一個閃現,來到哮天跟前,打量了一陣哮天說:“看不出來,你還挺有女人緣。”

    “她算什么女人”

    哮天一副看不起人的嘴臉。

    參王嘿嘿一笑,又跳到曹易面前,說:“道長,這么多聘禮,干脆讓這條狗把老鼠精娶了算了。”

    曹易瞥了一眼神情不善的嘯天,一臉認真的點頭:“這買賣看起來挺劃算的。”

    “道長同意了,聽到沒有,死狗?”

    參王扭頭,滿臉古怪的笑。

    “臭人參”

    哮天撲了上來。

    參王拔腿就跑。

    兩個家伙,一個追,一個跑,十分的歡快。

    良久,一陣香風從一個通道里飄出來。

    接著,就看到鳳冠霞帔的地涌夫人從里面出來。

    在她的身后還跟著一大波男仆、女仆。

    “放開我”

    不出意料被參王按在了地上的哮天,大叫。

    地涌夫人看向參王、哮天,低頭溫柔一笑。

    “夫人,這條狗你隨便擺布,必要的話,我可以幫你按住它的手。”

    參王樣子很賤。

    地涌夫人抬起頭,看了參王一眼,又飛快的低下了頭,聲音如同蚊蠅:“不是它”

    “不是它是誰?”

    參王愕然。

    緊接著,它結結巴巴的說:“是……是我”

    撲騰,哮天反過來把參王壓在了身上:“夫人,這條臭人參你隨便擺布,必要的話,我可以幫你按住他的手。”

    “人參?”

    地涌夫人抬起頭。

    認真的看了參王一陣,展顏道:“胡說,明明是金蟬子的轉世”

    一直當旁觀者的曹易恍然。

    地涌夫人把參王當成金蟬子了。

    “我不是金蟬子”

    參王大聲道。

    然后,一個老驢打滾把哮天頂翻。

    地涌夫人一個閃現來到參王面前,素手撫摸著參王的臉,說:“普天之下不會有第二個金蟬子”

    “我特么就是第二個”

    參王欲哭無淚。

    “我要和你做一對長長久久的夫妻,這次誰都不能把我們拆散。”

    地涌夫人臉貼在參王胸口,聲音溫柔之極。

    “鬼才和你這個老鼠精做長長久久的夫妻”

    參王一個瞬移閃到了曹易身旁。

    在這個地方,也就曹易能給他點安全感。

    “我在天庭得到了一個轉生的秘法,可以在保留法力的情況下,無論元神還是肉身徹底變成另一個人,這個秘法需要收集很多靈魂力量,我快成功了。”

    地涌夫人急切的說道。

    好像一個偏執的瘋子。

    “原來你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擺脫老鼠的身份”

    曹易恍然。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