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異變 > 會穿越的道觀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鳩摩空墜落仙靈島
    耶律質古一次性對著鳩摩空打了近百拳,不知為何元神攻擊力度降低了一大截,不然肯定能把鳩摩空打死。

    “別……別打了”

    鳩摩空艱難吐出幾個字。

    被打成這樣,還能說話,可見他的實力有多恐怖。

    回答他的是上千拳,不滅金身也罩不住了,鳩摩空全身的骨頭被打斷,僧袍上到處都是血,樣子慘到了極點。

    “打……打你”

    鳩摩空不知哪來的力量,慢騰騰的抬起手,在耶律質古冰冷的臉上軟綿綿的打了一掌。

    不知道是看不下去了,還是結束了和耶律質古體內靈魂寶樹的對峙,舍利子突然釋放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帶著被打殘了的鳩摩空撕開空間,消失不見。

    失去了攻擊目標的耶律質古立在原地呆滯了一陣,轉身,一步一步,回到藤椅上躺下,以有規律的節奏,搖晃了起來,一縷縷腐朽的氣息從她身上飄出,和剛才沒有什么區別。

    地面上,鳩摩空留下的血,被聚靈陣吸收一空,只留下一片腳印。

    不知過了多久,天上光芒一閃,下一秒落在院子里。

    曹易帶著受傷的酒劍仙回來了,看到院子里的雜亂腳印,疑惑道:“發生了什么事?”

    躺在藤椅上的耶律質古只是輕輕搖晃身體,沒有任何回應。

    “你是耶律質古,還是靈魂寶樹?”

    曹易有點搞不清楚耶律質古現在的狀態。

    耶律質古依舊沒有回應。

    這時,一道淡青色的光芒從遠處而來,快如閃電,落在墻頭上,化為一道嬌小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參王。

    它什么都沒說,直接傳過來一道神念。

    下一秒,曹易看到了鳩摩空被耶律質古狂虐的一幕。

    和自己打得旗鼓相當的鳩摩空,居然在耶律質古面前不堪一擊。

    曹易看耶律質古的目光充滿了驚訝。

    “怎么回事?”

    一旁的酒劍仙詢問。

    曹易將神念轉給他。

    然后,酒劍仙直接呆滯了。

    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尸妖,居然差點把鳩摩空打死。

    如果不是神念不容作假,他絕不相信是真的。

    曹易走到耶律質古面前,老是說,剛才耶律質古沒回應他,讓他有點擔心。

    站了一陣,不見耶律質古作出反應,曹易放下心來,探出一根手指朝著耶律質古的眉心探去。

    過程中,耶律質古依舊沒有反應,曹易的手指順利落在耶律質古眉心,一股冰涼的感覺從指尖傳來,和之前沒多大的不同。

    耶律質古識海中,靈魂寶樹已經生根發芽,根須延伸到耶律質古的身體之中,儼然一起,釋放出來的靈魂力量很純粹,一點也不強大,讓人很難相信,耶律質古就是憑這輕易虐打鳩摩空。

    忽然,一雙紫色的迷人眸子映入了曹易的眼簾。

    對視了一陣,曹易緩緩收回手。

    耶律質古的眼睛隨之合上,身子也恢復了輕微晃動。

    “這尸妖識海中的小樹,不簡單啊!”

    一旁的酒劍仙感慨。

    “進去吧”

    曹易領著酒劍仙進入神堂,開始新一輪療傷。

    時間飛快的過去。

    忽然一個沐浴在淡綠色光芒之中的紙鶴,從窗外飛進來,懸停在空中。

    曹易睜開眼睛。

    這東西,靠近五里的時候,他就感應到了,沒有理睬,沒想到這東西直接飛到了近前。

    “找我的”

    酒劍仙睜開眸子,抬手一吸,紙鶴落在他手里。

    化為一個聲音:“師弟,下個月修道大會,你務必回來,事關魔族。”

    酒劍仙聽到前半段話,沒有作出任何反應,聽到后半段,瞳孔一縮。

    “魔族?”

    曹易想起仙劍二游戲的設定和劇情。

    魔族,來自魔界。首領叫魔尊(非重樓),魔尊被蜀山仙劍派的天罡劍陣所困。

    魔界掌旗使孔璘試圖營救,結果被劍圣抓進鎖妖塔。

    鎖妖塔在仙劍一末期崩壞,大量妖魔逃出,孔璘便是其中一個。

    之后孔璘算計擔任蜀山掌門的李逍遙成功。

    仙劍二,基本上就是孔璘為代表的魔族,和以王小虎、李逍遙的女兒為代表的人間力量之間的斗爭,當然后面又跑出來一個妖僧千葉禪師,這是后話。

    “事關魔族,必須回去。”

    酒劍仙開口。

    “修道大會是什么?”

    相比魔族,曹易對修道大會更有興趣。

    酒劍仙用看瘋子一樣的目光看了曹易一眼后說:“你不知道修道大會?”

    曹易只是點頭,沒有多做解釋。

    “修道大會是修士盛會,每三十年舉行一次,剛開始是為了抵御魔族,后來魔族被大量鎮壓,便和一般的聚會沒什么區別了。”

    酒劍仙解釋。

    “原來如此”

    曹易點頭。

    ……

    仙靈島,靈月宮。

    姜氏躺在一個大床上,呼吸均勻。

    伺候在一旁的趙靈兒、李逍遙,神色都很輕松。

    不久前姥姥醒來一次,已經沒什么大礙了。

    “靈兒,我想”

    李逍遙欲言又止。

    “想什么?”

    趙靈兒漂亮的臉蛋上露出好奇之色。

    李逍遙扭捏了一陣,壓低聲音說:“我想和你那個”

    趙靈兒沒反應過來,“哪個?”

    李逍遙比劃了幾下。

    趙靈兒的臉刷的一下紅了,如同一塊紅布一樣。

    片刻之后,趙靈兒的閨房里。

    小李逍遙進入一個樹木茂密,流水潺潺的峽谷之中,耳畔不斷傳來水浪翻騰的聲音。小李逍遙一路往前,水浪越來越大,不得不退回,反反復復多次之后,繼續往前,卻被兩座險峰擋住去路,李逍遙直接攀援而上……

    半個時辰后,李逍遙、趙靈兒攜手前往水潭沐浴。

    又過了半個時辰,李逍遙、趙靈兒從水潭里出來,快抵達水月宮的時候,遠遠的看到一個僧人盤膝坐在地上,頭頂頂著一個發光的石頭。

    “一個和尚?”

    李逍遙下意識將趙靈兒護在身后。

    坐在地上的和尚,或者說是鳩摩空睜開眼睛,臉上露出溫和而慈悲的微笑,“小僧鳩摩空,來自天竺,被惡人偷襲,逃到此島,冒昧之處,兩位勿怪。”

    經歷過三個拜月教徒的事后,李逍遙對陌生人都很警惕。

    “不管你是誰,立刻離開。”

    說完,直接施展了御劍術。

    一聲轟響,一柄三尺青鋒從水月宮中飛出,橫在雙方之間。

    “御劍術”

    鳩摩空眉頭輕皺。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