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異變 > 會穿越的道觀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是神
    “難怪金沙這么自信,接近五米高的嘯天,在它面前只不過是一個小不點而已!”

    抬頭望著巨無霸一樣的怪物,曹易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

    “吼”

    怪物發出一聲極度難聽的嘶吼后,低頭張開血盆大口,朝巨坑里噴出一大片綠色的粘稠液體。

    曹易立刻腳踩赤霄劍飛馳了出去。

    身后隨即傳來物體被強力腐蝕時的奇怪聲音,以及濃烈的惡臭味。

    不用看也能想象到,巨坑底部被怪物噴出的綠色粘稠液體腐蝕的不成樣子了。

    怪獸不知視力驚人,還是擁有類似紅外熱成像的天賦,立刻就發現了剛剛抵達半空之中的曹易,張嘴又是一噴。

    曹易再次避開的同時,將赤霄劍拋射了出去。

    一道紅光掠空,緊接著怪物用爪子捂住左眼,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慘叫。

    見怪物不過如此,又見不知多少叛軍士兵從遠處趕來,曹易萌生了一個新的計劃。

    停止戰斗,一閃回到了永生之門坯胎空間里。

    無處不在的輻射立刻侵蝕了上來,曹易再次一個念頭,進入了紫金紅葫蘆空間里。

    擁有幾千萬教眾的金沙正靜靜地躺在冰涼的地面上,衣服腹部的血跡,是剛才用赤霄劍串他的時候,留下的。

    曹易一掠,來到近前,低頭看了一陣金沙。

    抬手將之前轉移到角落里的靈魂寶樹招來。

    靈魂寶樹還是那么美,百十條紫色的枝條垂下,不斷散發著朦朧的光輝。

    既濃郁又純凈的靈魂力量撲面而來。

    曹易盤膝坐下,吸收了一陣。

    開始實施計劃。

    第一步,直接用神魂出竅之法,奪舍。

    曹易閉目,花了十幾分鐘的時間,讓自己從肉體到精神徹底放松下來。

    運轉神魂出竅之法,神魂成功離開身體。

    望了地面上,自己的肉身和一旁躺著的金沙一陣,神魂一頭扎進了金沙的身體里。

    緊接著,被一股力量彈了出來。

    “再來”

    曹易再次扎進金沙的身體。

    再次被彈了出來。

    來回多次,神魂削弱不少,變得有點稀薄。

    一旁的靈魂寶樹散發下柔和的光輝,神魂以較快的速度恢復了凝實。

    “進去”

    曹易集中精神,再次扎進去。

    這次!

    成功了。

    視線立刻一片黑暗,沒有一絲動靜,也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仿佛一個亡者的世界。

    “你是誰?怎么會在我的身體里。”

    很快,金沙疑惑、驚訝的聲音響起。

    “我們剛剛見過面”

    曹易淡然回答。

    “是你,你會法術!你想干什么?”

    金沙的聲音變得有點驚慌。

    “你的信徒多達幾千萬,直接殺了你,后果很嚴重。奪舍了你,則不會。”

    曹易沒有藏著掖著。

    “奪舍!”

    金沙吃了一驚。

    作為一個在正常的華夏社會生活過的華夏人,奪舍這個詞他一點也不陌生。

    “如果沒有什么遺言的話,貧道動手了!”

    對這個身世可憐但作惡多端的邪教頭子,曹易沒什么憐憫之心。

    “哼!臭道士,你以為你吃定我了,我是神,我是光明神教教主,我是唯一真神,我不怕你!去死吧!”

    金沙直接撞了過來。

    曹易紋絲不動。

    緊接著碰撞發生!

    兩者的差距,就好像一塊堅硬的石頭和一個脆弱的雞蛋一樣,金沙的神魂當場破碎,變成光欲飄蕩在空中。

    被光雨洗禮的曹易看到了無數的畫面。

    嬰孩時期的金沙,穿著開襠褲,又白又嫩。

    童年時期的金沙,十分的皮,經常做出讓大人發笑的事。

    少年的金沙,性格有點內向,因為長得帥氣,經常被姐姐阿姨們調戲。

    青年的金沙,文質彬彬,除了性格有點柔弱,是個好青年。

    家境不錯,加上沒有壓力的圖書管理員工作,活得很滋潤。

    然后,流浪地球時代來了,親人死光。

    一個純良、柔弱的青年,如同變成了一個毒蛇,惡魔。

    在壯大宗教的過程中,無數人慘死在他手里,尤其是有圣母、人道主義傾向的人,他都折磨一番,才弄死。

    “那個無憂無慮的年輕人是我嘛?我為什么會變成一個雙手沾滿鮮血的惡魔?”

    “我做錯了嘛?不,我沒錯,錯的是那幫混蛋!是這個時代。”

    ……

    光雨之中,金沙的聲音充滿了憤懣。

    最后,歸于虛無。

    ……

    巨坑附近的廣袤冰原上。

    導彈亂飛,遍地都是爆炸,到處都是哀嚎聲。

    剛才被曹易打瞎了一只眼的怪物,仗著巨大的身體和強悍的防御,在數萬叛軍之中肆虐。

    “真神,您在哪里?快救救您的子民吧?”

    “真神,救我”

    ……

    被洗腦的叛軍,把希望都寄托在金沙的身上。

    卻不知他們的真神,已經死了。

    就在怪物又弄死了一批叛軍、毀壞了一些運載車、輪式裝甲車的時候。

    附體金沙的曹易,出現在空中,渾身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如同一個太陽。

    “真神來救我們了”

    “真神現露神跡了”

    “真神,殺了怪物”

    ……

    叛軍們吶喊,神情狂亂,如同一個個瘋子。

    俯視著地上的人,曹易心中嘆息。

    根據金沙的記憶,幾千萬人至少有大半都是這個德性。

    幾千萬人不可能全殺了,也不符合在叛軍之中建立道教的任務。

    打掉金沙的光環,不切實際,金沙傳教十幾年,早已深入人心。

    安全的辦法,只有一個,以金沙的名義,廢掉這個邪惡的宗教,以道教取代,更新教義,讓叛軍與聯合政府地下城的人和平相處。

    叛軍對聯合政府的人更多的是嫉妒,九曲黃河陣布成,到時叛軍比聯合政府的人生存的還好,嫉妒的土壤就不復存在了。

    “吼!”

    一聲震天的嘶吼聲傳來。

    曹易收回思緒,移目望去。

    被一枚導彈打中的怪物,正處于發狂狀態。

    “你的眼睛是我弄瞎的”

    曹易傳過去一個神念。

    怪物一頓,發出出現以來最大的吼聲,瘋了一樣朝著這個方向奔來,沿途不知多少穿著外骨骼的叛軍士兵被它踩死。多少堅固無比的車輛被它撞壞。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