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異變 > 會穿越的道觀 > 第一百二十章 曹操進山
    回到道觀之中。

    曹易從紫金紅葫蘆里取出靈芝,從容的打量起來。

    外表火紅色如同火焰,個頭不大,半個巴掌的樣子,看起來像缺了一部分的袖珍小傘。

    輕吸一下,濃郁的木性靈氣爭著搶著往鼻孔里鉆,木性靈氣特有的生機勃勃氣息,瞬間彌漫全身。

    “不愧是有年頭的靈芝!”

    曹易運轉金液還丹法,吸收起來。

    約莫二十分鐘后。

    似乎感應到了靈芝的存在,房間里的哮天,或者說是蛋,傳出一陣混亂的波動。

    不打算涸澤而漁的曹易停止吸收,墻角一片有些潮濕的地方,將靈芝種下。

    然后,來到房間里,將少許木性靈氣渡給蛋。

    蛋立刻傳出歡快的波動。

    不一會兒,木性靈氣沒了。

    蛋一陣顫動。

    “今天就這些”

    曹易丟下一句話,離開房間,順手關上了木門。

    接下來的十來日,曹易的身影,或現于綠浪滔天的林海之中,或附于刀削斧劈的懸崖峭壁之上,或徘徊于千姿百態的山石之間,或漫步于引人入勝的溶洞之內。

    遇到過毒蛇、猛虎、野狼、野豬,救過獵人、牧童、樵夫。

    收獲嘛,只是一般般,很多有靈性的植物,不是年份不夠,就是被野獸飛禽禍害了。

    ……

    今天,是個大晴天。

    天像一張藍紙,幾片白云像被陽光曬化了似的,隨風緩緩浮游著。

    山下,一道道長長的土路兩側的野草,被曬得無精打采,紛紛彎曲下來。

    如無意外,今天又是一個炎熱、單調的上午。

    忽然,數百騎兵出現在土路的盡頭,不久隨著密集的馬蹄聲,蔓延了過來。

    在數百騎兵的中間,有一輛半開著的馬車,以常速行來,馬蹄嘚嘚敲擊著地面,濺起陣陣沙土。

    “停”

    一個威嚴的聲音,從馬車上傳來。

    “丞相有令,停”

    馬車旁,一個孔武有力、臉色微黑的中年男子,抬起粗糙的大手,吼了一聲。

    數百騎兵,紛紛勒馬。

    五十來歲、兩鬢有少許斑白、額頭有少許汗珠的曹操從沒有車窗探出頭,朝綠意盎然的山上看了看,問:“仲康,是這嘛?”

    中年男子,也就是許褚,一雙虎目在山林之上掃了一圈,猛地拱手道:“回丞相,就在這一帶”

    曹操起身,準備下馬車。

    許褚立刻道:“山路難行,還是某代丞相進山。”

    “傳聞此人性情古怪,架子極大,老夫不親至,恐難以請動他。”

    曹操拉開薄薄的簾幕,下了馬車。

    許褚跟著下馬。

    數百騎兵,整齊的下馬,表明,這是一支訓練有素的騎兵。

    “留下一百人看著馬匹”

    曹操丟下一句話,便朝著上山的小路邁步走去。

    許褚和兵卒們自然不會真的讓曹操走在前面,大半聚在曹操周圍保護,少部分去前面探路。

    小半個時辰后。

    一片樹林里,一道道陽光從層層疊疊的枝葉間透射下來,地上印滿大大小小的粼粼光斑。

    曹操一行,正在乘涼,今日,天實在太熱了。

    忽然,一陣笛聲傳來,調子十分的歡快。

    “過去看看”

    曹操起身,走了過去。

    許褚和兵卒們紛紛起身。

    一行人走了沒多遠,就找到了吹笛子的人。

    是個不足十歲左右的牧童,正在一棵不知有多少年頭的大松樹下乘涼。

    一旁,一頭體格壯碩的黃牛,正在低頭吃草,粗大的尾巴偶爾搖晃一下,驅趕蠅子。

    曹操走上前,問:“童子可知,此地有一位隱士?”

    牧童見一下來了這么多人,本能的有點緊張,一時說不出話來。

    許褚正要呵斥。

    曹操輕飄飄的掃了他一眼,后者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曹操看著牧童,和顏悅色道:“我等不是惡人,我等是朝廷的使者,特地來此尋找一位姓曹的隱士。”

    牧童聽到隱士兩個字,臉上多了一絲恍然:“你們要找的可是一位總是穿著藍色袍子的先生?”

    “正是,可知他住在哪里?”

    曹操更加和顏悅色。

    牧童聞言,回頭看著密密麻麻的山林,撓頭道:“不知道,只是偶爾見他在山上采藥。”

    曹操扭頭看了看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山林,眉頭蹙了一下,又問:“可知先生經常在哪里采藥?”

    牧童似乎被這個問題難住了,想了半天,一臉苦惱的搖頭:“就在這個山里,云霧繚繞的地方。”

    曹操眉頭鎖在一起,山再大,總能找到,可他能等,已經重病的小兒子倉舒等不起啊。

    就在這時,各種野獸的叫聲傳來,有狼的,有虎的,有豹子的,有野豬的……

    “戒備”

    許褚一聲令下。

    數百兵卒,立刻舉起手弩,嚴陣以待。

    不一會兒,驚人的一幕發生了,幾十頭野獸從樹叢之中躍出來,如同瘋了一樣朝這個方向沖來。

    如此大規模的野獸同時出現,勇猛如許褚也變了顏色,立刻將曹操護在身后。

    不一會兒,幾十頭野獸沖到近前,見這么多人擋住前面,當即就撲了上來。

    就在這時,一陣隱隱約約的簫聲從天際飄來。

    幾十頭野獸一下次陷入了混亂之中。

    “放”

    許褚揮手。

    幾百支弩箭從幾百名兵卒手里發出,嗖嗖聲不絕。

    轉眼間,很多野獸中箭,紛紛倒地。

    不遠處,一頭受傷的斑斕猛虎,嘶吼著沖了過來。

    許褚持刀迎了上去。

    斑斕猛虎兇猛,受傷的更是兇猛異常,險些傷到許褚。

    交手幾個回合后,一聲悶響,許褚手里的刀刺進了斑斕猛虎的身體之中。

    鮮紅的血液,很快染紅了一片皮毛,斑斕猛虎掙扎了幾下,就不動了。

    ……

    好幾里之外,曹易拿著一支龜裂的長簫,來到一個被野獸吃的正剩下一堆骨頭的樵夫身邊。

    誦了一遍度人經后,把人草草埋了,便走了。

    回到道觀,曹易沒有回神堂,直接坐在石凳上修煉金液還丹法。一縷縷的靈氣,從庭院一側的一片靈草上飄過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不知功法的緣故,還是有了突破,曹易進入一種空明的狀態,與外界斷絕了聯系。

    一道道木性靈氣組成的無色氣體彌漫在曹易周身一米之內,形成了一個無形的屏障。

    常言說,天有不測風云,雨突然就下了,淅淅瀝瀝,如牛毛,如花針,如柔柔的發絲……雨霧彌漫,雨珠兒串成一道道珠簾,如煙如云地籠罩了一切。

    半個時辰后,一陣密集的腳步聲出現在道觀之外。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