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異變 > 會穿越的道觀 > 第一百零八章 公子胡亥
    李斯聞言不再言語。

    作為一個可以在強勢君主嬴政身前混得風生水起的臣子,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有原則的人。

    “下去準備”

    嬴政一句話打發走了李斯。

    寬敞的房間里,只剩下曹易,嬴政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房間里一片死寂。

    曹易能感受到嬴政的心跳加快了一點,似乎在做什么重要的決定。

    過了足足百息,嬴政才開口說:“若是胡亥事后不死,道長替朕送他一程。”

    曹易不想摻和嬴政的家事:“這種事交給一個衛士就行了。”

    嬴政返回案幾前,用帛書寫了一道圣旨,遞過來說:“煩勞道長把這道圣旨交給胡亥。”

    曹易接過,告辭離開。

    接下來的幾天,雖然,道教典籍傳授、配制火藥、課業一堆事,曹易卻一點也不忙。

    火藥,由六個門徒負責,嬴政又從薛郡調來一批工匠幫忙。

    道教典籍傳授,由另外六個門徒傳授給其他人,核心思想,曹易已經告訴他們了,細節上的事,修行在個人。

    諸子百家課業更簡單,彼岸花在手,選擇性的讓他們看了課業知識,剩下的自己慢慢摸索。

    空下來的曹易,修煉,看看典籍,喝喝茶,騎騎馬,日子過得很悠哉。

    外面卻是風起云涌,即將抵達曲阜的公子胡亥,中途接到圣旨,帶著三百人去泰山附近的岱澤替皇帝祈福的消息,被人無意中泄露了出去。

    得到消息的各國反叛勢力,本著殺不死老的,也要把老的氣半死的打算,向泰山一帶涌去。

    兩天后。

    一輛外表十分氣派的馬車,在十來個兵卒的護衛下,來到泰山附近的岱澤之畔。

    馬車之內,李斯拿著圣旨,臉都是黑的。

    曹易笑道:“丞相這是怎么了?”

    李斯把圣旨放下,氣憤道:“怎么了,這種逼皇子自殺的圣旨,做大臣的,有多遠,躲多遠,道長你倒好,非要讓斯來。以后,陛下一看到斯,就想到死去的胡亥公子,豈有斯的好。”

    曹易拿起圣旨放回袖子里,說:“貧道現在進岱澤見胡亥公子,丞相去不去?”

    李斯頭扭向一邊,他是不會去的。

    “真不去?”

    “不去”

    “死都不去?”

    “呃?死都不去”

    曹易不再勉強,下車的時候,朝一側的樹林里不經意的看了一眼。

    若無其事的沿著臨時搭建的木橋,上了停在岸邊的一艘船上,等十來個兵卒上了其他的船,對船夫說:“開船”

    船行了不足三丈,身后傳來呼嘯的聲音。

    扭頭看去,馬車上面插滿了弓箭,看起來觸目驚心。

    馬車車門從里面被推開,高山冠上插著兩根箭的李斯慌慌張張的爬出來,嘴里不停的大呼:“道長,道長……”

    與此同時,很多人奔跑的聲音從樹林里傳來。

    曹易詫異道:“丞相不是說死都不去嘛?”

    李斯扭頭見很多拿著鐵劍的賊人朝這個方向沖來,嚇壞了。跌跌撞撞的跑到木橋上,連連大呼:“去,去,斯去……”

    曹易見船上一捆麻繩,拿起來,弄了一個扣,抓住一端,隨手一擲,另一端落在木橋上這個時候,賊人已經不遠了。

    李斯抓起繩子,套在身上,連連跺腳:“快拉,快拉……”

    好不容易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他可不想稀里糊涂的死在這里。

    船上,曹易隨手一拉,便把李斯從木橋上凌空拉到船上。

    李斯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曹易出現在自己面前。

    “道長”

    “進去”

    曹易拉著李斯進船艙。

    控制著水,來了一個無風浪起,幾艘本來豎著的船,全都變成了橫著的。

    同一時間,一陣箭雨再次襲來,全都射在船上。

    曹易再次控制著水,制造無風浪起,船轉眼行了好幾丈遠。

    由于剛才其他船只上的兵卒、船夫都提前躲到船艙里,這一番箭雨之下,一個人都沒死。

    曹易第三次施展無風浪起,幾艘船駛出了弓箭的射程。

    船夫們出去劃船,朝岱澤中心駛去。

    ……

    岸邊,幾百個賊人后面,走出來一個又黑又高的中年人,神色陰沉。

    一個頭目模樣的人,迎上去說:“主人,剛才無風浪起,定是那傳說中的亂國妖人所為。”

    中年人臉上露出冷笑:“有人對付他”

    頭目模樣的人又道:“適才游騎來報,三十里之內,沒有秦軍的存在。”

    中年人臉上冷笑更盛:“不管有沒有秦軍,一個時辰之內,殺不了胡亥,就撤離這里。”

    頭目想了想,問:“要不要告知韓國人、燕國人、趙國人、魏國人?”

    “不必”

    中年人一口否決。

    ……

    岱澤水面清澈,碧綠。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一陣春風吹過,一大片荷葉層層疊疊,像翠綠的傘。

    曹易從船艙里出來,站在船尾,欣賞起了眼前迷人的景色。

    身后傳來一陣腳步聲,李斯出來了,臉色還沒緩過來。

    曹易笑道:“丞相,好些了嘛?”

    李斯看向一邊,不搭理曹易。他可是堂堂丞相,剛才實在太丟人了。

    突然,一陣呱呱聲從李斯的肚子里發出。

    “忘了,丞相來的時候沒吃早飯”

    曹易從紫金紅葫蘆里,取出離開尋龍訣世界采購的,一直沒用過的,酒精燈,鍋,以及一些食材。

    弄好,再放上兩個小折椅。

    自己坐在了一邊。

    李斯學著曹易坐下,用驚奇的目光看著酒精燈。

    十來分鐘的樣子,鍋里的食材可以吃了。

    曹易拿出筷子,吃起了起來。

    李斯拿起筷子有點不習慣,這東西在他這個時代,是分菜用的,夾起一根菜,剛放到嘴里。前方傳來,喊殺的聲音。

    李斯經歷了剛才的事,有點神經過敏,立刻彈起來,看到遠處小島附近,圍了很多竹筏,一個個拿著鐵劍、削尖青竹的賊人,正在攻島,驚道:“胡亥公子危在旦夕”

    “那我們就不用過去了”

    曹易頭也不抬的說。

    “這如何使得”

    李斯皺眉。

    曹易沒理李斯,他這次來,目的是那個擁有疑似徐福卷軸的人。

    一刻鐘之后,也就是十五分鐘,李斯突然道:“看,是胡亥公子”
533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