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明王首輔 > 第1067章 五王朝拜
    不得不說,上早朝實在是件十分苦逼的事,住得遠的大臣凌晨三點就得起床準備了,徐晉所居住的小時坊雖然離皇城近,但最遲也得凌四點左右起床,這個時侯天都還沒亮呢,夏天天氣熱時還好些,倘若是寒冷的冬季,那滋味可真夠酸爽的。

    眼下是八月底,仲秋之末,早上的氣溫還不算太低,里面打底的衣物穿厚一些,清晨干冷的空氣撲面而來,反而覺得十分清爽。

    徐晉擺脫了那位企圖出風頭的蔡御史,順步來到午門左側的左掖門附近。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午門的城樓又叫五鳳樓,表面看去只有三個門,但實際是五個門,也就是所謂的“暗三暗五”,中間的午門是御道,只有皇帝能走,左中兩個闕門是供當值侍衛使用的,而東西兩側還各有一個暗門,稱為左掖門和右掖門。上朝的時候,文臣從左掖門入,王公武將從右掖門入。

    對于徐晉來說,他是既是科班文官出身,又是靖國公爺,所以他老人家就隨意了,相從左掖門入就從左掖門入,想走右掖門也可走右掖門,即使最厲害的言官噴子都找不到理由來噴他。

    當然,徐晉一向給自己的定位都是文官,所以他走左掖門。

    早上五點左右,東邊的天空露了魚肚白,城樓上三通鼓響過,文武兩班大臣各自在門前列好隊,待鳴鐘后,分別從左掖門和右掖門進入,于金水橋前按品秩高低整好隊,然后浩浩蕩蕩地通過金水橋,來到了奉天門前的丹墀下。

    徐晉雖然位列國公,但卻是科班出身,乃正兒八經的文臣,自然是站在文臣的隊列里。然而如此一來,安排徐晉的站位次序便有些棘手了。

    首先,這是文官隊列,自然是要按文官的職位高低來安排站位了,然而,徐晉頂著一個尊崇的國公頭銜卻無實職,原兵部尚書的位置又被伍文定占了。

    那怎么辦?靖國公爺是站在六部一眾大佬的前面,還是后面?

    六部的前面是內閣四老,徐晉并不是閣臣,若站在六部之前似乎并不妥,但站在六部之后同樣也不妥,因為徐晉之前便是尚書級別的存在,更何況現在還頂著正一品的太保頭銜,雖然是虛職,但真要論品秩的話,比首輔金獻民還要高。

    那幾名負責整隊的鴻臚寺官員糾結了一會,終于靈光一閃,把徐晉單獨出來自成一隊,與六部的隊伍相并列。人家六部的六條縱隊依次是尚書、左侍郎、右侍郎、各司郎中,而徐晉的后面卻是空空如也,成了獨樹一幟的光桿司令,委實令人則目。

    幸好,徐大總督什么風浪沒見過,雖然當了光桿司令,依舊處之泰然。

    約莫早上七時許,鐘鼓司奏響鼓樂,嘉靖在奉天門前的金臺上升座,百官朝拜過后,早朝正式開始。

    只見御座上的嘉靖身穿五爪金龍袍,頭戴翼善冠,看上去有些疲倦,顯然晚上休息得不是很好,而事實上,他幾乎整晚沒睡,有心事的人容易失眠!

    “諸位卿家平身!”嘉靖略抬了抬手沉聲道,目光很自然便落在文臣隊伍中的徐晉身上。

    這時,徐晉正好站起來,目光恰與嘉靖相接,后者的眼神頓時游移開去。

    徐晉微不可察地皺了皺劍眉,雖然只是細微的表情動作,但是他還是敏感地察覺到嘉靖的異常,當然了,徐晉并不是能掐會算的神仙,自然猜不到已經有人給他挖了一個陰損無比的坑,就等著他一頭扎進去送死呢!

    此時,司禮監掌印太監畢春捧著拂塵神氣地上前一步,高聲宣道:“宣——繼宮德康、武田玄信、毛利元就、伊達宗正、織田秀吉上前覲見!”

    徐晉這次出兵東瀛,不僅平定了王直父子的叛亂,還把倭國的天皇給廢了,甚至把倭國五王帶回大明覲見天子,接受大明天子的冊封,這對大明來說無疑是一件極為長臉的事。

    所以今日早朝,禮部特意安排了倭國五王參拜大明天子,而且還特意把各國使臣都請來觀看,以此來宣揚大明的國威,震懾一眾屬國的同時,正好順便挽回昨天由于公主婚禮取消所丟的面子。

    嘉靖頓時精神一振,下意識地挺直了腰桿,大馬金刀地等著倭國五王上前來朝拜。

    很快,織信美子、伊達宗正、武田玄信、毛利元就,還有小屁孩繼宮德康便被帶到御座前的丹墀下。

    此時織信美子等人都換上了大明的制式官服,畢恭比恭地匍匐在地,按照昨天下午預演過的程序朝拜大明天子。

    織信美子等人三拜九叩完畢,嘉靖便開始了一番威嚴的訓話,內容的大意就是爾等蠻夷小國的君主竟敢自稱天皇?以后不能叫再天皇了,改稱為日本王吧,而且必須老老實實地給大明當小弟,聽話便給棗子,不聽話就吃拳頭,膽敢與大明為敵,就捶爛你丫的!

    嘉靖這份“演講稿”正是出自翰林學士夏言之手,辭藻華麗,氣勢逼人,讀起來朗朗上口,而且鏗鏘有力,不僅嘉靖讀得舒爽,大臣聽得也舒爽,只有那些屬國的使臣噤若寒蟬。

    這也難怪,倭國遠在東洋,一向不服大明,不僅不服,甚至還派倭寇常年搶掠大明沿海,從明初到現在,一百五十多年都沒消停過!

    而現在呢,倭國不僅割地賠款給大明,甚至連天皇都被人家抓到大明京城當眾給廢掉,這種震懾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試想一下,當初米國佬打伊拉克,把人家的總統都抓起來判了絞刑,夸張吧,估計當時世界各國的元首,有相當一部份都會寢食不安。

    沒辦法,要知道當時的伊拉克號稱全球軍力第四,結果連一個月都不用就被滅了,最后總統都無處可逃,各國元首能不害怕,能不忌憚嗎?當時的山姆大叔實在太強大了,說打誰就打誰,說抓誰就抓誰,管你是元首,還是平民。

    同理,此時大明把倭國天皇給抓來大明廢了,其震懾效果有過之而無不及!

    嘉靖威風凜凜地訓完話,端的是神清氣爽!

    大棒揍完后,是該給胡蘿卜的時候了,嘉靖接著便宣布冊封繼宮德康為日本王、武田玄信為東王、毛利元就為西王、伊達宗正為北王、織田秀吉為南王。

    當一系列復雜的冊封儀式完成,已經是上午九點多了,從凌晨三點到上午九點,差不多七個小時,大部份人都站得腿痛腳麻,徐晉自然也不例外。

    幸好,總算嘉靖體恤大臣,冊封儀式后便立即宣布退朝,官員各自回去休息喝杯茶,待午朝時再繼續議事。
533彩票app